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97 甦醒癡纏

手機螢幕亮了。

短短幾秒時間,就成功開機。

“用我做壁紙乾什麼!!”手機一開,黃麗麗這大美人一張絕色容顏上,就露出了幾分不快,旋即卻也嘀咕了句,“恩!這黑裙黑上衣的款式果然有品味!不僅是衣服有品味!人也長得特彆特彆美!不錯!不錯!”

洛景辰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什麼時候麗麗老婆這般自戀了?

而另外一邊的黃麗麗,卻把洛景辰當成了空氣。

這不,她二話不說地打開了手頭上手機裡的視頻。

視頻不多,也就十來個!

黃麗麗直接果斷地點擊了視頻,進行觀看。

視頻的內容,也不是多麼複雜。

隻但是一男一女在遊山玩水。

男的無疑就是洛景辰了,而女的正是黃麗麗。

“這真的是我?!”黃麗麗內心那叫一個五味雜全,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好了。

對黃麗麗複雜洛景辰倒是可以領會一二。

畢竟,他曾經可是到過未來廿年後的人呢!

“麗麗老婆,快點給我按摩!不按摩那就來暖床!”洛景辰依舊是我行我素地故意似的說道。

聽了洛景辰這話,就算黃麗麗心境再多麼平穩,也出現了微微的起伏不安。

這臭男人與自己不過就是見了一兩次麵,就一口一個老婆的叫,這叫她如何能忍!她簡直忍不了!

可就算現在不能忍,她也得忍下來。

她太好奇了,好奇那些照片、那些視頻到底來自那兒。

分明,照片視頻裡的那一個人是她,可那些事情她冇有經曆過呀!

古怪,太古怪了!

“我現在隻想知道這些照片視頻是什麼一回事!!回答我!”黃麗麗態度強硬了好幾分,一張俊俏美麗的臉蛋也漸漸露出了幾分沉色。

洛景辰暗暗一笑道,麗麗老婆!哼哼!你也有今天!

“怎麼回事?如你所見!”洛景辰淡淡地回答道,完全是個副死豬不怕開水燙樣。

“你!”黃麗麗那叫一個氣,氣得腰肢顫個不停,她還就不信了,自己整治不了一個男人。

咚!咚!

可就在黃麗麗還想說些什麼時,洛景辰的房門被敲響了。

我去!

這種關鍵時刻,居然還來人了!

哎!煩人啊!

洛景辰暗罵了一句,便朝向黃麗麗遞了個眼神。

那眼神的含義,無疑就是叫她迴避一下。

不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黃麗麗點了點頭,下一刻便消失在洛景辰的房間內。

如此,洛景辰二話不說地起身開門去。

但廝竟冇注意到,黃麗麗消失的前一秒鐘,那是嘴角微微勾勒起淺淺的弧度,眼眸裡更是閃過了一絲狡黠神情。

哢嚓!

門口了!

下一刻,映入洛景辰眼簾的是崔娜絲一張絕色的麵孔。

可這一張麵孔,原先的表情是一副淡定樣,可就在下一個瞬間就成冷若冰霜樣。

洛景辰彷彿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淩厲寒風,正在向他襲來。

“親愛的,大晚上的有什麼事情嗎?”洛景辰倒也冇有多麼在意崔娜絲臉部神情的變化,在他眼裡,自己這位親愛的完全是個塊冰山,擺出冰山似的表情,不足為奇,他一臉好奇,轉遛了幾下眼球問道。

“你可真有能耐!居然還帶女人回家過夜!”本來,崔娜絲是想請教洛景辰一些關於武道上的問題,可誰曾想,門才一打開,她敏銳眼睛就注意到了一個人。確切來說,是一位身穿黑裙的,正坐於洛景辰床邊上。

“怎會?”對崔娜絲的話,洛景辰想都冇想的回答道。

“嗬嗬!”崔娜絲留下了兩個字後,便轉身走人了,可臨走前卻是眼神頗有深意的撇了眼洛景辰身後。

恍然間,洛景辰那是醒悟過來了。

他被坑了!

黃麗麗這女人,冇有離去!

這不,洛景辰下一刻就注意到了這位麗麗老婆,正坐於他的床頭邊,美眸含笑地凝望著他。

坑!

坑慘了!

洛景辰暗歎,寶寶心裡苦啊,但寶寶不說!

“呦!一口一個老婆的叫得可真親熱啊!”如果一開始,黃麗麗對洛景辰這傢夥的印象是普通,那麼現在就是極差,非常差勁。

“你怎還冇走?”洛景辰撇了撇嘴,冇好聲地說道。

“走了,豈不是錯過了剛纔那一場好戲了!”黃麗麗美眸厭惡般地望了眼洛景辰,冷冷說道。

奶奶的,在親愛的那裡吃大虧了,又在麗麗老婆這裡也大虧。

看來,未來要三妻四妾,啥的!

任重而道遠啊!

“好吧!麗麗老婆,讓你看笑話了!”洛景辰這廝淡定自若地回答道。

“彆用麗麗老婆這四個字稱呼我!你知不知道這樣讓我很噁心!”黃麗麗現在是對洛景辰的感官越來越差了,說起話來也毫不客氣。

聽了黃麗麗這話,洛景辰一陣汗顏:“麗麗老婆,這稱呼不好嗎?畢竟,我們可是同床共枕過!正所謂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不信也冇辦法!有圖有真相!”洛景辰耍起了他那厚臉皮的無賴性格。

聽了洛景辰這些話,若不是黃麗麗定力過人,絕對會被氣炸的。

但雖說是如此,她還是被洛景辰死個不氣。

“我服了你了!回答我剛纔那問題!我可不想在這裡過多的逗留了!逗留的越久,我隻會越感到噁心!”黃麗麗也不想去與洛景辰糾纏那些有多麼的了,開門見山直言不諱說道。

洛景辰也不是傻瓜,他也已經感受到了。

黃麗麗現在對他的印象非常差!非常差!

印象再差!

他也要挽救回來!

“告訴你一個秘密,要聽嗎?”洛景辰這廝忽然間,神秘兮兮說道。

洛景辰這般舉動,卻也是不經意間地勾動起了黃麗麗內心的好奇心。

“什麼秘密?”黃麗麗美眸眨了眨,幾乎是憑藉本能地問道。

“這真是秘密!可我怕你聽了會生氣!有關於你的秘密!”洛景辰聲音低沉,語氣嘶啞道,“若你答應我聽了不生氣,那麼我便告訴麗麗老婆你這秘密!”

秘密?

還是關於我的秘密?

這臭男人葫蘆裡麵賣的是什麼藥?

黃麗麗暗忖。

同時,她的好奇心也給勾起了。

“好!我保證不生氣,我倒要瞧一瞧你能說出我什麼秘密來?”黃麗麗隨意道。

大有一副,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慼慼的風範。

“那我可說了哦!”洛景辰眼前一亮,再三確認道。

黃麗麗不耐煩地應了句:“有話快說!彆墨跡了!”

“你的背後有一隻血色蝴蝶紋身!事實上,我感覺這血色蝴蝶紋身還是挺不錯的好看!而且栩栩如生!隻是,不知道紋身紋的那人是男是女。若是男的,我當真想把他給千刀萬剮,畢竟你可是我的老婆,我老婆的身體,哪能便宜其他男人!”洛景辰懷著一副大男子主義,一板一眼地說道。

這廝,冇有注意到,在他說話的期間,黃麗麗臉蛋神色很難看。

難看的可怕!

難看的就像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夜!

待洛景辰回過神來時,臉色也頗為尷尬,自己似乎說過頭了。

“你從那裡知道這些的?”黃麗麗神色陰沉的嚇人。

洛景辰也不是一般人,他滿臉正色地回答道:“那些視頻啊!照片啊!可是我們兩個人共同的回憶!你莫非還以為是假的不成?實話實說,你身體裡的每一處我早就看精光了!”

洛景辰說這話,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失憶了?

不!

我冇有失憶!

而且,就算退一步講,我失憶了一段記憶。

可也不可能拍那些照片視頻吧!

更不可能看上這一位臭男人!

我的眼光幾時變得這般差勁了?

起初,黃麗麗還真有懷疑自己失憶的錯覺,不過一下子她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你能不能彆胡扯了!我要聽真話!真話!”黃麗麗本來態度還算強硬,可現在語氣上卻是有些懇求了。

她雖然開辦了男女玩樂的地方,可本質上卻是一個保守的人。

可現在呢!

她居然跟一個陌生到十足的男人睡在同一張床上,還玩起自拍來!

她簡直不敢相信!

如果,這是老天爺對我開的玩笑,那麼這玩笑是不是太過於殘酷了?

黃麗麗那懇求的態度,令得洛景辰心裡微微有些不舒服,暗罵起自己玩過頭了。

“好吧!既然你要聽真話,那麼我就說真話!真話就是那些照片視頻對現在的你來說都是假的。”洛景辰還真是說起了真話了。

他說的也確確實實是真話。

那些照片視頻什麼的,都是未來纔會發生的事情!

而當下呢!

冇有發生!

而最重要的卻也是,未來充滿變數!

洛景辰現在都不敢肯定,黃麗麗為什麼成為自己的未來老婆。

他隱隱感覺,未來已經因他而變了!

“這就是真話?”黃麗麗可以百分之百的確認今天是他第一次認識洛景辰這傢夥,可麵對那如同鐵一般證據的視頻照片,她卻始終一臉不解道。

看來,還需要如實稟告啊!

哎!

真麻煩!

自作孽不可活!

找自己,就不拿出這些照片視頻了!

洛景辰心中隱隱約約有些後悔了,要不是那一時的衝動,現在又怎麼會平白無故地釀出了這麼多麻煩來。

事已至此,洛景辰把他那未來記憶,大致上說了一遍。

黃麗麗美眸越瞪越大,一張誘人的小嘴唇也呈現出合不攏嘴的模樣來。

洛景辰的說法太科幻了!

但似乎也隻有這一個說法,這是最最為合理的解釋。

“未來的我,該不會是眼瞎了吧!會看上你這樣一個臭男人?”良久後,黃麗麗冒出了一句讓洛景辰自尊心極為受挫的話。

“麗麗老婆,我有這麼不堪嗎?”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尷尬地說道。

“我剛剛嘴上留情了!哼!一看你是一個色狼胚子!花心!而且,人長得不帥不說,穿起衣服也毫無品味!滿嘴胡說八道,臉皮厚地我竟無言以對……”黃麗麗毫不客氣地說出了一大堆對洛景辰不滿的話來。

“…”洛景辰啞口無言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了。

“怎麼了?無話可說了?”黃麗麗美眸上閃爍過戲謔眼睛,但實際上她的內心早已經是幾乎要六神無主了。

無疑,洛景辰剛纔那一番關於穿梭未來的話語,正在不斷衝擊著她的大腦!

太玄妙了!

真的有穿梭時空這事?

黃麗麗內心雖說還有幾分懷疑,可麵對洛景辰那鐵證如山的證據,她根本不會拿什麼去懷疑。

而且,洛景辰不僅是道出了她那血色蝴蝶紋身這一秘密**也道出了她的上古媚體!

這些秘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洛景辰這臭男人不應該知道。

可現在,倒好,不應該知道的人,卻是都知道了。

黃麗麗調整起自己的呼吸,儘量保持自己的心緒平靜。

洛景辰所帶來的一切,對於黃麗麗而言,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人心了!

她現在隻想靜一靜!

“麗麗老婆,快點暖床!現在我隻想睡你!”見狀,洛景辰嬉皮笑臉好似故意一樣,道。

“睡我?你給老孃洗洗睡睡去!”黃麗麗冇好聲冇好氣地對洛景辰冷哼道,“老孃可是有未婚夫的人!”

“麗麗老婆,你的未婚夫是誰啊?”躺在床上的洛景辰,幽幽問了句。

顯然,這廝還是有點吃味的,畢竟,在他眼裡,黃麗麗給他認定為了是他的未來老婆。

可現在有人在挖他的牆角,他如何能忍!

冇當場爆發就已經不錯嘍!

“我未婚夫是誰?跟你有半毛錢關係嗎?”黃麗麗現在火氣不小,說起話來直嗆嗆的。

“那會冇有關係,你可是我的未來老婆!現在都有人在正大光明的挖小爺牆角了,這我如何能忍!”洛景辰想都冇想地就回答道。

哼!

黃麗麗重重哼了一聲,顯然不願在這話題上過多交流。

既然,不願過去是議論這話題,那麼洛景辰也不會在繼續討論下去了。

“夜深了,老婆該上床睡覺了!”躺在床上的洛景辰,眼眸早已閉上,不時還打了幾個哈欠,語氣緩緩說道。

聽了洛景辰這話,黃麗麗當真是想一巴掌直接拍死這傢夥得了。

誰叫,這傢夥實在是太口無遮掩。

說自己是她老婆也就罷了!

還張口閉口都是些什麼給他暖床!陪他睡覺的話!

若不是黃麗麗性情非同常人,指不定早就當場走人了。

“好!睡覺!我也有些困了!”黃麗麗捋了捋額前的絲絲黑色秀髮,一張絕美的臉蛋上泛起了幾分睡意,說話的同時,正一步一步爬上洛景辰的大床。

這是什麼情況?

麗麗老婆真要給我暖床?

不!

這妖女一定是不懷好意!

如此情景,根本冇有使洛景辰放鬆鬆懈下來,反倒是令這廝的警惕心瞬間拔高了好幾分。

嗖!

下一刻,洛景辰身影猛地一閃,從床邊移向了房間的牆壁旁,神色忍不住顫了顫道:“麗麗老婆,你到底要乾什麼?”

剛纔!

就在剛纔!

洛景辰正當是捏了一把冷汗!

黃麗麗這女人,居然明眸直勾勾地鎖定了她的胯下。

洛景辰可不會天真的想到,黃麗麗要與他發生什麼超友誼的關係。

而假如不是要發生超友誼的關係,那便隻有唯一一種可能了。

黃麗麗這妖女,要閹了他,讓他做不成男人!!

若是,其他女人,洛景辰倒不會這般懷疑,可這女人是黃麗麗。

這就不同了,這女人是個妖女!

不謹慎應對怎麼能行!

正如同,洛景辰所言,黃麗麗腦海中瞬間動了一個閹了洛景辰的念頭,但這念頭也僅僅隻是在一個瞬間就消散地無影無蹤了。

“怎麼,不是要我幫你暖床嗎?”黃麗麗笑靨如花道。

暖床?

虧你說得出來!

你特麼分明是要閹了我!

洛景辰暗暗吐糟,但臉上卻強忍保持鎮靜道:“暖床不用了!我剛剛就開開玩笑而已!恩!該睡覺了!你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吧!”

確實,剛纔那些話,洛景辰開玩笑的成分居多。

麵對洛景辰的逐客令,黃麗麗笑了笑並冇多說什麼。

“老公,那有機會下次再見!”

她僅僅留下一句話後,就飄飄然地離去了。

那一聲老公,叫的洛景辰渾身有種說不出的舒服勁兒,使得這廝暗歎一聲,麗麗老婆真他孃的是個妖精啊!

同一時刻裡,崔娜絲房間中。

“娜絲,是什麼一回事?怎麼你一去找一趟洛景辰回來,整個人麵色的都不對勁呢?難道,是洛景辰那傢夥洛景辰你了?”身穿一襲紅色睡意的晴遠,眨了眨美眸對臉蛋有些不對勁的崔娜絲說道。

“晴晴,你這些問題能不能不要問了,都問了不下十幾遍了。”崔娜絲聲音有些低沉,又有股淡淡失落感道。

“不問!能行嗎?不都是為你好!而且不問,可以!但你又不讓我去找洛景辰!”晴遠微微嗔了嗔,旋即又道,“娜絲,你到底有冇有把我當成閨蜜,你剛剛到底與洛景辰發生了什麼事情?說來我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