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98 照片門

晴遠的話語以及令她的態度,觸動著崔娜絲的內心。

她也不再磨蹭,直接將剛纔與洛景辰所發生的事情言簡意賅地道了出來。

說完,崔娜絲感覺整個人身心舒服了不少。

“洛景辰膽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這大晚上的還敢帶女人回來!難道,他還把這裡當成了他的家?”頓時,晴遠就有些不快了,表情上也露出了幾分猙獰的冷色。

“那女人不會是李大小姐吧?”晴遠可曉得,洛景辰與李筱仙兩人關係非同一般,故此美眸轉遛了好幾下問道。

“不是!”崔娜絲牙齒微微一咬道。

“那是誰?”晴遠眼中火紅冒起。

“最近我們暖市不是開了家不夜城嗎?那女人不夜城的老闆娘黃麗麗!”崔娜絲心中有些難受不舒服,但臉蛋上卻是儘量保持平靜道。

“黃麗麗?你冇看錯?”晴遠語氣驚訝道。

“我怎麼可能會看錯!在華夏,她可算得上是位娛樂大亨呢!旗下的entertainment

place遍佈全國!每年產值不知道比我那摩羅城多了多少倍!”崔娜絲撅了撅嘴,頗為不甘的說道。

“她怎麼會與洛景辰扯上關係?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那妖女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啊!”晴遠神色古怪地說道。

“晴晴,你認識她?”崔娜絲脫口問道。

“認識!何止是認識!她也是京城人士!也來自哪些京城大家族!但娜絲你就放心好了,那妖女眼界高得很呢!洛景辰?他怎麼看得上眼!”晴遠淡淡一笑道,但對於她所說的話,她自己也冇有多少把握。

畢竟,洛景辰這傢夥就像是一團謎一樣。

對女人來說,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無與倫比魅力。

“哦!”崔娜絲輕輕迴應了一聲,情緒上依舊是有些落寞。

“小妮子,怎麼這麼關心起洛景辰的私生活來?莫非,你還真看上了洛景辰不成?”晴遠突兀般地將那一雙宛若星辰般的眼睛,緊緊鎖定在了崔娜絲身上,直言不諱地一字一語說道。

唰!

瞬息,彷彿萬年不化的冰山大美女崔娜絲臉紅了。

“被我說中了吧!呦!還真是看不出來,我家這一塊冰山,會有今天!!”晴遠緊接著一邊又尤為感慨道。

“晴晴,不要再提那傢夥了!私生活都不檢點!看著都煩人!”崔娜絲避重就輕地說道。

晴遠內心仍然好奇,好奇黃麗麗與洛景辰的真正關係是什麼!!

朋友?

戀人?

還是……

咚!咚!

次日,清晨時間,夕陽剛升起不久,時間也就早晨五六點左右。

但就是這樣的時間段,洛景辰的房門傳來了一道又一道的敲門聲。

“他孃的,大清早的這麼敲門,還讓不讓人活了?”躺在床上的洛景辰,緩緩睜開那睡意朦朧的雙眸,臉上表情尤為抱怨道。

雖說是抱怨,但他還是刻不容緩地起床開門。

“呃!親愛的,大清早有事?”見了來者是崔娜絲後,洛景辰立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態度端正誠懇道。

“那女人呢?”崔娜絲對昨晚那時,還是有些吃味的,所以她還是忍不住問道。

“親愛的,那女人早就閃人了!”洛景辰連忙說道。

“她離開不離開,與我有什麼關係?”崔娜絲心裡還是有些高興的,但一張冷臉,卻是麵帶冰霜地說道。

聽了崔娜絲這話,洛景辰當真是有種吃癟的感覺,心裡更是暗暗嘀咕道,親愛的既然麗麗與你沒關係,為何你大清早就來問我麗麗呢!

哎!

女人呀!

果然就是口是心非!

洛景辰心裡吐糟連連,但卻也冇膽子表現出現。

若他一說出來,這位冷美人,下一刻絕對會瞬間化身為母老虎。

那樣的場麵,真是他所不樂意瞧見的。

“洛景辰,都幾點了,你還冇有睡醒嗎?我剛纔都敲了好幾次門了!”接著,崔娜絲明眸微微一凝,沉吟一聲道。

這位自己這位親愛的感情是來興師問罪的呀!

“冇,我當然睡醒了,我們這就去習武!修行,一天也不能夠落下!”洛景辰說道。

“你睡醒了?那我怎還聞到了一股口臭!難不成,某人早上起床連刷牙都冇有嗎?”崔娜絲那小巧可愛的鼻子微微顫了一兩下,一張臉蛋若有所思地說道。

洛景辰那叫一個尷尬,尷尬地他臉上都流淌出了極其不自然的表情來。

他還真冇有刷牙,更冇有洗臉。

洛景辰直奔洗浴室而去。

瞧見洛景辰那忙不迭的姿態,崔娜絲臉蛋上綻放出瞭如若花開般的笑容。

不多時,彆墅草坪上,洛景辰正在細心又頗有耐心地教導起崔娜絲習武。

短短個把月,洛景辰甚為感慨!

崔娜絲的進步無與倫比的驚人!

隻可惜,她習武時間太晚,否則洛景辰敢斷定,這妮子早就已經成為王者級修行人了。

“洛景辰,王者級修行人與超越鬥士修行人,兩者間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大的差距啊?”崔娜絲閃動著寶石般的美眸,好奇地問道。

洛景辰還真冇有想到,崔娜絲會問這一個問題來。

“怎麼了,洛難道我問了一個弱智問題?”崔娜絲的察言觀色功夫,絕對超越了尋常人不知道多少倍呢!而洛景辰臉龐上細微的變化,自然是逃不過她的觀察,這使得這位冷美人,言語帶著絲絲刺骨寒意,冷聲道。

“怎麼可能是弱智問題!”見狀,洛景辰一臉正色地趕緊解釋道,“王者級和超越鬥士,你可彆看僅僅隻差了一個封號!但也就是這一個封號!導致兩者間的實力懸殊地就猶如天差地彆一樣!可以這麼說吧!一名超越鬥士滅殺十個、百個王者級修行人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那麼你說差距大不大呢!”

這差距何止是大,完全就是天與地的差距!

“你騙我,這分明就是弱智問題!”崔娜絲撅了撅嘴,臉蛋上泛起幾分淡淡黯淡神彩,聲音低沉道。

“你真漂亮!”崔娜絲這一刻宛若小家碧玉小女人的姿態,使得洛景辰都看呆了,發自內心地冒出了一句話。

“一口一個老婆的叫,你卻還好意思帶黃麗麗那女人來這兒,你分明不將我放在眼裡!”洛景辰這一說,崔娜絲居然擺出冷美人的姿態,冷冷道。

親愛的現在是在為我吃醋嗎?

洛景辰暗自得意洋洋,但神色卻不動聲色道:“那敢啊!親愛的我冤枉啊!是那女人自己找上門來的……”

崔娜絲態度強硬,帶著懷疑的口氣打斷洛景辰的話:“真的?是她自己找上門來的?難不成,你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的事情?”

“你覺得呢?我這一個純潔的人,怎麼會……”洛景辰又開始了滿嘴胡言亂語。

“你的話我不可能相信!不!你的話那怕是一個標點符號我都不會相信!”崔娜絲瞧洛景辰那德性那表現,語氣再度強硬打斷洛景辰的話,毫不客氣地說道。

洛景辰不由地露出了幾分黯淡樣,說真話也冇人信,究竟是啥世道啊!

是那女人自己找上門來的,我說錯了嗎?

這會兒,洛景辰擺出委屈的表情,那委屈模樣就像是一位委屈的小媳婦一樣。

“一個大男人的,你能不能正經點!”崔娜絲實在是太太看不過洛景辰那委屈德性了,語氣也頗有幾分恨鐵不成鋼樣道。

“寶寶心裡委屈啊!”洛景辰模仿起小孩子說話的語氣,奶聲奶氣道。

聽了洛景辰這話,諒崔娜絲反應異於常人,也幾近崩潰。

“你這傢夥就不能正經一些嗎?彆在扯這些題外話了,繼續來習武!”崔娜絲一臉正色,目光裡儘是充斥著一種對武道的追求、武道的嚮往。

越是接觸,武道世界,崔娜絲就越是後悔。

後悔,與武道世界,相見恨晚啊!

隨後的習武時間裡,洛景辰也態度端正的教導起了崔娜絲習武。

然而,一位不速之客,卻是忽然來到了崔娜絲的白色彆墅。

對這不速之客,洛景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了。

“你來乾什麼?”瞧著,佇立於白色彆墅門口的黃麗麗,洛景辰臉頰抽搐了一下,語氣冇好聲地問道。

“怎麼,不歡迎我嗎?某人昨晚好像還口口聲聲地說我是她老婆呢!”一襲白色翠邊短裙的黃麗麗,美眸裡洋溢著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情道。

黃麗麗這話,洛景辰心裡那叫一個納悶。

他大體上也曉得了,自己這位麗麗老婆簡直就是位妖女,她一來準冇好事發生。

咳咳!

“有事咱們晚點說!”洛景辰的喉嚨輕輕咳嗽了幾聲,便果斷地下起了逐客令。

冇辦法,若等等這位妖女與崔娜絲再度碰麵,絕對會來個火星撞地球。

而且,這屋裡可不僅僅有崔娜絲,還有晴遠晴妞呢!

這三個女人若是聚集在一起,絕對會搞出一場大戲。

那樣的場麵,絕對不是洛景辰所願意瞧見的。

可惜,洛景辰的話語,黃麗麗又怎麼可能聽得進去呢!

逐客令!

從來都是她下給彆人的,那有彆人下給她的道理!

更何況,這下逐客令的傢夥還是一位男人!

噠!噠!

既然,洛景辰不讓黃麗麗進門去,那麼她就扭動起嬌軀,邁起步伐,二話不說直接越過洛景辰的身子,進入白色彆墅。

呃!

洛景辰傻眼了,傻地表情上都呈現出了呆滯的狀態。

他還真冇有想到自己這位麗麗老婆,這臉皮跟他有的一拚啊!

不都說,女人的臉皮很薄嗎?怎麼到黃麗麗這兒就不動了?

洛景心情就有些煩躁了。

黃麗麗來了,那麼接下來應該如何應對?

走一步算一步?

洛景辰跟上了黃麗麗的腳步。

“晴晴!”黃麗麗剛前腳踏入彆墅,就擺出輕車熟路的模樣,進入彆墅客廳,對著坐於客廳沙發上正在看報紙的晴遠,打起招呼來。

“黃麗麗!”晴遠的臉蛋上出現了吃驚的模樣,因為這大早上的剛就餐完畢,顯然冇有想到自己這一位“老朋友”會找上門來。

同一刻,正在準備去上門,身穿一襲黑色職業套裙的崔娜絲也突然間注意到了黃麗麗,但一張臉蛋冇多大變化,隻是呢,心裡麵,依舊是忍不住罵了一句狐狸精。

不多時後,洛景辰就充當起了崔娜絲的司機。他如今是樂意之極。

是的,他想逃離這是非之地!

黃麗麗,這簡直是一個妖女!

若不趕緊撤離,指不定她還會搞出什麼新花樣新把戲來呢!

“你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大晚上的卻出現在一個大男人的房間裡,你不覺得不好嗎?”將手中的暖市早報緩緩放於大理石的玻璃桌麵上,晴遠神色微微一凝,言語儘是諷刺意味。

“我做事就是這風格!”黃麗麗伸了伸懶腰,將那妙曼的嬌軀一展無疑,旋即便身子輕輕一動,毫不客氣的就躺在了客廳的沙發上,那舉止舉動,就仿若將這白色彆墅當成了自己的家一樣。

“你與洛景辰那傢夥什麼時候認識的?什麼關係?”晴遠一臉不動神色,但眼眸裡卻是閃爍過了一抹好奇的神色。

“昨天!能是什麼關係,我是他的老婆!”黃麗麗輕輕托了托精緻的下巴,語氣嬌滴滴的說道。

昨天?

認識!

這晴遠倒是冇有多大驚訝。

他的老婆是什麼鬼?

“黃麗麗,你能不能彆胡言亂語!正經點會死?”對黃麗麗的話語,晴遠應該是不相信的,昨天認識,今天一下子成為洛景辰的老婆,這是在忽悠她,還是把她當成了三歲小孩子啊!

“我怎麼敢騙晴晴呢!寶寶可不是騙子!洛景辰真的是我老公呢!”黃麗麗一臉淡定的說道,隻是心裡補充了一句,這老公,似乎還是未來的老公。

黃麗麗說這話實際上,還是開玩笑成分居多。

要成為老公,那還得合乎她的眼光呢!

現在在黃麗麗眼裡,洛景辰這廝當她的備胎都不夠條件。

晴遠輕輕迴應了一聲,顯然在這個話題上她不想在與這妖女糾纏下去了:“為什麼來暖市?”

“想念晴晴你!我們可是好姐妹呀!”

在晴遠與黃麗麗交談的過程,正在駕駛黑色商務豪車的洛景辰,卻是有些不好過了。

崔娜絲拋出了一個問題來:黃麗麗那女人與他是什麼關係?

麗麗是我的未來老婆。

這話能夠說出口嗎?

自己這位親愛的絕對會將自己轟下車去。

洛景辰迅速而又果斷的搪塞道:“能是什麼關係?也就是普通的朋友關係罷了!當然,她也是一名修行人。”

據洛景辰的探知,黃麗麗真是一名修行人,實力似乎還挺不錯的樣子。

至於黃麗麗的修行人實力有多強,他就不曉得了。

冇交過手,又那會知道對方的實力有多強啊!

洛景辰相信這世道上隱藏自身武道實力的手段很多,非常之多。

真是普通朋友關係?

是與不是,又與我如何!

崔娜絲暗自一陣碎罵,但卻是輕輕一動紅唇道:“哦!原來她也是修行人啊!實力怎麼樣?”

“我不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她比你強!”洛景辰回答道,“親愛的你彆生氣!現在她是比你強,但未來那可就不一定嘍!”

“真的嗎?”

“我騙你乾什麼!”

“你就是一個大騙子!”

聽了崔娜絲這絲毫冇有半點客氣的說法,洛景辰不由地尷尬了,而一尷尬他就習慣性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來。

“親愛的,我打算辭職…”這一刻,洛景辰聲音有些沉重的說道。

可話都還冇有吃完,就被崔娜絲那冷若冰山的聲音打斷:“什麼?你要辭職?是不是要跟黃麗麗那狐狸精廝混在一起?嗬嗬!男人真是花心!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

瞬間,洛景辰臉色一愣,他還真冇有想到,他就說了這幾個字,居然會引起崔娜絲情緒上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

這我有嗎?

之後的幾日,洛景辰正式踏上去往京城的道路上。

他本想低調的買張趕往京城的火車票,可崔娜絲卻覺得飛機速度快!而且安全!

暖市的天聖國際機場。

洛景辰在崔娜絲的送行下,準備辦理相關手續進入機場候機室。

“親愛的,你先回去吧!你可是個大忙人!送到這裡我已經很滿足了!”洛景辰對著坐於黑色商務豪車內的崔娜絲,一臉淺笑道。

“彆忘記回來!而且你可千萬不要再沾花惹草了,凡事也不要太沖動…”崔娜絲像一位妻子般對著洛景辰不斷叮囑。

洛景辰點了點頭,在崔娜絲的目送下,進入了候機室。

崔娜絲的眼眸裡卻微微閃過了滴滴淚光,不過對於這一切,洛景辰渾然不知。

半個鐘頭後,洛景辰排隊登機了。

“環境果然不錯!不愧是頭等艙!”洛景辰冇多久就找到了一處靠窗的位置,一邊還唸唸有詞道。

“天聖國際機場,從暖市出發前往京城的航班即將準備出發,請乘客們繫好安全帶……”頭等艙內響起了空姐那甜美的聲音。

洛景辰果斷地繫上了安全帶,可臉龐上卻是露出了一種吃驚的表情,源於,他旁邊坐著一位女人。

黃麗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