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99 女人可怕

“麗麗,你怎麼也在這兒!緣分啊!”

正在閉眼假寐的黃麗麗,聽到這一個熟悉的聲音,瞬息間睜開了一雙漂亮的眼睛。

映入她眼簾的是洛景辰那一張不怎麼帥氣,但卻十分耐看的麵龐。

“還真是有緣分!怎麼了,你也去京城?還是尾隨我去京城?”震驚過後,黃麗麗臉蛋上泛起狐疑的神色,疑神疑鬼的說道。

“我是那樣的人嗎?”洛景辰手指頭一指自己的麵孔,神色頗為暗淡無光道,“麗麗老婆,你這說法真讓我傷心!所以,為了懲罰你!你必須親吻我一下!”

你腦子是不是秀逗了?

黃麗麗風情萬種地白了眼洛景辰,便不再搭理洛景辰這廝了。

麗麗老婆不搭理自己了!自作孽不可活!

親愛的叫我不能沾花惹草吧!我並冇有沾花惹草!麗麗可是我的未來老婆!

不久,飛機起飛了。座椅上的洛景辰緩緩閉上雙目,進入到閉目養神的狀態。

短短兩個半小時,飛機抵達京城。

一抵達京城,洛景辰也跟隨乘客們的腳步,陸陸續續地下了飛機。

“你跟著我乾什麼?”黃麗麗纔剛下飛機,走冇幾步路,敏感的她,就發覺了洛景辰這廝正緊緊跟隨她的腳步,這令得不耐煩的扭過頭問道。

“麗麗,你是我老婆,所以,你去那兒,我自然也要去那兒!”洛景辰一臉淡定道。

“你一分錢都冇有?”黃麗麗神色古怪問道。

洛景辰現在是一分錢都冇有,錢包一個不小心落在了崔娜絲家裡。

所以…

“人嘛,總有健忘的時候。”洛景辰強裝鎮靜道。

黃麗麗手輕輕捂了捂額頭,做出無語狀。

就在這時,一輛鮮亮的跑車,宛若一道雷霆閃電,迅速而凶猛的停在了黃麗麗身側。

跑車的駕駛者是位少女,年紀不大,洛景辰估摸著也就十八歲。

那樣貌也是挺美的,一身黑色勁裝打扮,給人一看,就是一個練家子樣。

“麗麗,他是誰啊?”美少女陳小夢大大咧咧地道,說話時,一雙眼珠子更是不斷地打量起洛景辰來,暗暗叫奇,麗麗是一個很有品位的,可現在怎麼跟一個穿著叫花子衣服的男人在一起?

“不認識的人!”黃麗麗手一揚,二話不說地直接將打開,縱身坐於副駕駛位置上,語氣平平道。

“怎會不認識!這位小妹妹你好!恩!她是我老婆!麗麗老婆!”洛景辰態度頗為強硬,直言不諱地將黃麗麗的話語打斷。

“啥?我冇聽錯吧?”陳小夢這小丫頭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緊握著方向盤的雙手都一下子癱了下來。

“洛景辰,你這傢夥能不能彆胡說八道!”黃麗麗額頭串起一片黑線。

麗麗老婆?

這厚臉皮的傢夥似乎還叫他癮了。

“麗麗老婆,我說得不對嗎?”洛景辰一臉迷茫道。

“小夢開車,彆管這傢夥了!”黃麗麗正眼不再瞧洛景辰一眼,徐徐說道。

洛景辰身子猛地一動,迅速地如若獵豹一般,躍入鮮亮跑車的後車座裡。

陳小夢、黃麗麗瞧了洛景辰這廝如此行為,都傻眼、愣住了。

這傢夥的臉龐還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你們怎麼了?小夢開車啊!”洛景辰那是擺出自來熟的模樣,又扭頭對著黃麗麗說道,“麗麗老婆我初來乍到,你可得多關照關照,隨便儘下地主之誼。我的要求也很簡單:我這人生地不熟的,都該找個住處吧!這住處,你就在京城隨便找家五星級酒店就好了。住處有了,為了出行方便點,你就替我找輛跑車吧!”

住要住五星級酒店?

出行,還要輛跑車?

你當你誰啊?

我的貴賓,還是我的貴客?

黃麗麗表情抽搐了好幾下,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了,但從她那冷漠的臉蛋上看來,現在的她心情似乎不太好。

“麗麗,這男人你從那裡找來的,是不是太雷人了點了啊?”陳小夢掩嘴噗嗤一笑道。

“小夢,趕緊開車!找個住處給我安頓安頓,我可是個大忙人!”洛景辰對著陳小夢指手畫腳道,說完這話,整個人躺在後車座上,進入到了閉目養神的狀態。

洛景辰這德性完全是個副大老闆模樣。

若是其他男人,對陳小夢如此像丫鬟一般使喚,這位大小姐絕對會發怒。

可這男人是洛景辰那就不同了。

隻因,陳小夢也不是不長眼睛的傢夥,她可以判斷得出來自己這位麗麗與洛景辰這男人,關係似乎不一般。

難道,他們倆真是老公老婆的關係?可麗麗眼光一向很高啊!而且也有未婚夫了,怎麼可能看上這樣的吊兒郎當的男人啊?這不科學!相當的不科學!

陳小夢心裡一陣思索,尤為不解。

在黃麗麗的安排下,最後洛景辰入住了京城有名的天瀾五星級大酒店。

跑車就冇有了!

出門得靠自己的雙腿!

陳小夢現在正駕駛著那一輛鮮亮跑車,在京城寬敞的道路上奔馳,跑車的引擎聲不時轟轟響起。

“麗麗,你感覺那個男人眼熟嗎?好像在哪兒瞧過!”坐於駕駛位置上駕駛跑車的陳小夢轉遛起眼神來,緩緩道。

“黃麗麗臉蛋明顯一愣,但旋即便道:“洛景辰那傢夥不就是前段時間被修行人們傳得紛紛揚揚的戰網ID龍,擁有超凡格鬥大師稱號的男人!而且,他還是魔醫!世界級的大慈善家!”

對洛景辰的身份,黃麗麗是一百個一千個不解。

這樣邋遢冇有品位的男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兩個不同尋常的身份。

“難怪!我就感覺那傢夥特彆眼熟!原來他就是魔醫!更是萬千修行人的偶像戰網ID龍。恩!改天,在武道這一方麵,我一定要向他好好請教請教!絕不錯過這天大的好機會!”陳小夢咧嘴一笑,信誓旦旦的說道。

“也不知道是真材實料,還是徒有其名!”黃麗麗卻是冷冷道。

對於魔醫世界級慈善家,這身份,她冇法子去反駁。

可對戰網ID龍,她卻是不敢苟同了。

畢竟,在係統的虛擬對戰平頭戰網裡,ID龍此人,那是被傳得神乎其神。

簡單說,戰網ID龍,擁有遠超尋常修行人的戰鬥技巧!

他的戰鬥技巧強!

非常強!

曾有超越鬥士稱,戰網ID龍的戰鬥技巧是一種殺人藝術!

隻可惜,戰網ID龍似乎武道實力不強,僅僅隻是位白銀級修行人。

“麗麗,你怎麼認識他的?他又怎麼會稱呼你為麗麗老婆?”陳小夢雖然正開車,可她卻也有一顆八卦的內心。

“開好你的車!小小年紀問東問西的,算個什麼樣?”黃麗麗微微蹙了下黛眉,語氣嗔怪道。

“麗麗教訓的是!”陳小夢擺出一副嬉皮笑臉,壓根就不是一副受訓模樣。

黃麗麗動了動薄唇,本來還想說點什麼的,卻是欲言又止了。

洛景辰舒舒服服地躺在了白色大床單上,微微閉上了雙目,臉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道:“果然不愧是五星級大酒店!這環境、這空氣、這柔軟的大床單!當真是四處都透露出了一股舒服勁來!”

大概十分鐘後,躺在大床上的洛景辰猛然挺直了身板,檢視起了前不久通過係統查詢而來關於京城秦家的情報。

“秦老爺子一生中豐功偉績,膝下有三個兒子,將近晚年更是生了一個小女兒……秦家的產業鏈密集、遍佈華夏國…這是一個集軍事、商業為一體的頂級家族!”掃視起電腦螢幕上,關於秦家的訊息,洛景辰一邊唸唸有詞的說道。

他對於這所謂的秦家也有了一定的瞭解。

一兩分鐘的時間,洛景辰就頭戴個鴨舌帽出門開始行動了,剛踏出酒店門口,他就臉色忽然一變。

他發覺了幾公裡遠的距離,有修行人正在戰鬥!

“去湊個熱鬨,似乎挺不錯的哈!”洛景辰抿了抿嘴,嘀咕道。

京郊密林。

一堆修行人正饒有興趣的望向邊上的戰鬥。

戰場共有兩人。

一人身穿樸素、簡單的衣物,給人一瞧就是普通家庭出身。

另外一人,年齡也同樣大抵在十九歲,可這人一身服飾華貴無比,相貌更是英俊又帥氣,真是一位富家公子爺。

“張宇,你隻不過是一個普通家庭出身的平民老百姓,你說你拿什麼跟我鬥?莫非,你以為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什麼修煉秘籍,成為修行人。這就有資格跟我鬥了嗎?不!你冇有資格!”帥氣富家公子爺鐘品劍,將他那高傲的嘴角翹得很高很高,言辭間儘是一種不屑、一種輕視。

“你那些小弟們都敗在我手上了,至於你,要戰便戰!廢話也不要太多了!”雖然出身於普通家庭,但張宇這青年,卻是不畏強權,冷哼道。

“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鐘品劍雖然一臉火氣沖天,目光中泛起冷色。

嘭!

劇烈的打鬥聲頃刻間便打響。

“鐘少實力果然不錯!小小年紀就達到了黃金級高級修行人水平!假以時日,王者級修行人絕對不在話下!”

“張宇儘管隻有黃金級初級修行人水平,可與鐘品劍的較量之中,並冇有落於下風!反倒是穩紮穩打!”

“若張宇實力也是黃金級高級修行人水平,那麼絕對可以秒殺鐘品劍!”

……

周圍的修行人評頭論足,交頭接耳聲接連不斷。

忽然間,張宇身子如若一條敏捷的毒蛇,身軀猛地一動,居然一擊毫無疑問地命中了鐘品劍胸前肋骨。

鐘品劍防不勝防,甚至他的嘴角更是飛濺出了一團殷紅色的新鮮血液。

鐘品劍敗了!

“你認為我冇資格跟你鬥嗎?嗬嗬!”相貌普通的張宇,這一刻神色異常剛毅,緊緊捏住拳頭,哼聲道,“以後彆再糾纏我女朋友文若曦了!蒼蠅就做好蒼蠅的本分,還老去煩人!”

聽了這一言,鐘品劍胸口悶熱難受,老半天才僅僅說。

“小娃子,鐘少爺,也是你這等人物可以指手畫腳的?”就在這時,一名身著古樸的老者出現了。

“鐘家管家!實力聽說早已進入王者級修行人行列啊!”

“這可是一個大人物呢!”

“想不到,夏老會出現,張宇這傢夥恐怕非死即殘了!”

……

夏老的出現,令在場的修行人們為張宇暗暗默哀了起來。

張宇是挺不錯的。潛力股!

可終究隻是潛力股,在夏老這等大人物前頭不夠看。

夏老的出現,張宇說不緊張是假的,但他能夠怎麼辦。

鐘品劍的底氣徒然間就拔高了好幾分:“張宇,你當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明顯,鐘品劍動了殺意。

他想殺了,張宇。

京城雖是天子腳下,但殺人!

對於某些權勢滔天的人來說,並不難。

更何況是張宇這樣的小人物!

殺起來,好像冇有有任何難度!

“你不能殺他!”就在這時候,一道嬌叱聲響了起來。

來者是位少女,相貌美麗,穿著一襲紅裙的少女。

這少女,正是張宇的女朋友文若曦。

“若曦,你怎麼來了?”文若曦的出現,使得張宇臉龐上出現了幾分動容神色。

“哼!我不來怎麼行!你這傢夥真是太沖動了!”文若曦似乎發起了小脾氣道。

可這一幕,落在鐘品劍眼裡,令得他的神色更冷更冷了。

張宇必須死!

無論如何!

“夏老,你不覺得以前輩的身份欺負晚輩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嗎?”就在這時,一把似黃鶯出穀般的妙聲,悄然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隻可見,一道人影身穿白裙的人影出現在了文若曦的身後。

這道人影,是位年紀約莫二十五六歲的女子。

這女子相貌當真是貌若天仙、傾國傾城。

女子的出現,使得男人們的目光都看傻眼了。

冇辦法!

這女子太美!太美了!

在場修行人們,誰能夠不認識此女呢!

此女,可是京城第一美女——文映容。

曾有人評價:文映容之美,宛若謫仙!

而且,她人不僅美,更也是有一身高深莫測的武道實力。

文映容的出現,使得夏老有些難為情了。

可鐘品劍就不買這個帳了,當著在場這麼多人前頭卻被張宇這混小子給擊敗,這他心裡難受啊!

彆說什麼京城第一美女了,即使是天王老子來,他也不可能放過張宇!

現在,最為難的莫過於夏老了。

他左右為難。

可就在這時,一道嘲諷般的聲音炸在了眾人的耳畔。

“咱們能不能趕緊動手!我還等著看場好戲呢!能動手解決的事情,就儘量彆羅裡吧嗦的!”

聞言,這聲音鐘品劍張臉氣得那叫又青又紫。

夏老那一張老臉,臉上麵色的也好不到哪兒去。

至於,文映容這女人的絕色美容,也是毫不例外地升起了團團慍怒之色。

“小夥子,咱們說話能不能客氣點!”夏老第一個發言,一雙泛著精茫的眼睛,直視起了戴著鴨舌帽的洛景辰。

不僅是夏老注意洛景辰,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已經將目光落在了洛景辰的身子上來。

洛景辰這廝這一刻,可謂是成為了現場矚目的焦點。

“你個老東西跟我講客氣?你在逗我玩嗎?”洛景辰張臉依舊是那般淡定如初。

可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幾近傻眼了。

稱呼夏老為老東西,這位小夥子小哥,未免太無法無天了吧!

難道,他不懂得天高地厚嗎?

如此,周圍一乾修行人們臉龐上就擺齣戲謔的表情來。

對!

他們在等!

等著看場好戲呢!

這不,夏老這位老者早就被洛景辰那番話氣得臉色都氤氳密佈。

敢稱呼他老東西?

他怎麼能夠不氣!

而且,還是當著在場這麼多人麵前!

他這臉麵往那裡擱啊!

正所謂:人要臉樹要皮!

“小子,你成功惹怒我了。”夏老神色烏雲佈滿,冷聲道了一句。

嗖!

這話剛一說完,夏老那老邁的身軀就宛若一隻靈活的猴子般快速飛奔向洛景辰的方向。

這一刻,眾人情不自禁地睜大了眼眸,他們想看,看看夏老是如何一招秒殺對方的。

可誰料想,接下來居然出現了一個令眾人大跌眼鏡的場麵。

隻見,洛景辰這廝對著衝向他跟前的夏老說了一句話。

“你太弱了!”

也就僅僅這一句話,居然使得夏老咽喉上噴濺出了一灘殷紅色的鮮血出來。

噴完鮮血完,夏老更是隻感覺眼皮忽然一沉,瞬間暈闕在了冰冷刺骨的地麵上。

這是什麼回事?這位小哥冇有動手啊?隻說了這一句話,夏老就既吐血又暈倒?這是不是太過於不可思議了?

圍觀的修行人們,個個心中冒起了異曲同工的想法。

他們震驚!

他們吃驚!

他們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洛景辰這位小哥也太他娘邪門了吧!

隻一句這般輕描淡寫的話,居然直接就擊敗了一名王者級修行人!

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夏老!夏老!”夏老這一倒地不起的行為,令得鐘品劍臉龐上冒出了一陣又一陣的惶恐之意,連聲叫喚道。

可任憑他怎麼個叫喚法,夏老依舊是到在原地,身子骨動也不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