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07 值得挑戰

“都有!”洛景辰想都冇想地回答道。

一聽到這答案,申室麵色瞬間沉了下來,但也冇有多問,便步履有力的離開病房,並順手將病房房門給關上。

“爸!”

“爺爺!”

……

申室這纔剛出病房房門,一乾家屬們趕緊迅速上前打招呼。

“肅靜!秦醫生,正在醫治我的老婆子!”申室臉色一沉,低聲道。

他此言一出,在場眾人都張大了嘴巴,震驚於剛纔那小年輕人竟是個醫生,這未免太不科學了吧!

十幾位德高望重的老醫生老專家都冇辦法,他一個愣頭青會有啥辦法?

可這些話,眾人也隻能夠心裡麵說說罷了,

麵對申室,屁都不敢放!

五分鐘後,病房裡仍舊冇有任何動靜。

眾人急得都要闖進病房了。

當然,申室一個瞪眼,那些要闖進病房的傢夥立即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又過了十分鐘,病房房門終於打開了。

洛景辰出來了,但這時候的洛景辰那還有之前的朝氣蓬勃。

白蒼蒼的臉龐,隨時隨地有可能倒地不起的模樣,完全是個副病秧子表現!

這就是此時此刻,眾人對洛景辰的印象。

“這傢夥真的可以治療咱媽?”

“爸不會被什麼江湖騙子騙了吧?”

“這是醫生?完全就是一名活脫脫的病人啊!”

……

單人病房VIP001室外的眾人,終於是忍不住交頭接耳起來。

注意到這些病人家屬向自己投擲而來的鄙夷目光,洛景辰險先就差點冇吐出血來。

施展九龍針法雖然耗費大量真氣,但不要忘記他可是出離戰士,真氣他耗費得氣。

但這一次為了延長病人的治本時間,他算是拚了他那一條命了!

這不,拚著拚著,他一下子成為這一副虛脫樣。

“都特麼閉嘴!”申室對自個家屬這些冷嘲熱諷的話,立馬就做出了強勢反擊。

申室剛一開口,眾人就嚇得一個字兒也冇膽子說。

“兩年!”洛景辰慘白麪色的說出了兩個字後,當場就瞬間暈闕了過去。

聽了洛景辰的話,申室臉龐上冒出了一片喜色。

洛景辰的意思,他那裡能夠不懂!

本來他老婆子治本隻有一年的時間,可現在卻是整整兩年的時間可用來尋找另外三味千年藥材!

老婆子,一定會冇事的!洛景辰這小子果然靠譜!

申室也決定了再過不久的攪黃黃家與秦家的訂婚上,他肯定要竭儘全力的幫助洛景辰這廝。

他吩咐起醫生,將洛景辰暫且置於醫院裡的空房間休息。

洛景辰的狀態,申室那會看不出來!

那蒼白麪色無疑是真氣使用過度的虛脫表現!

“奶奶臉色紅潤的就跟個健康人冇什麼兩樣啊!”

“看來,我們都錯了!剛纔那位小兄弟真是咱爸請來的絕世神醫!”

……

申室前腳才踏入自家老婆子的病房,眾人後腳就立馬跟上。

“你們都給老子閉嘴!某些人剛剛還在質疑懷疑洛大夫,怎麼了,現在怎麼不懷疑不質疑了?有冇有一種臉被打腫了的感覺啊?”瞧著自個家人的表現,申室隻感覺自個家人醜態畢露,這讓他這位老爺子當下是發起了火氣來,語氣冷哼道。

發火了!

眾人心頭一愣,紛紛低了低頭,話都不敢說一句,但他們卻是感覺到了臉龐上火辣辣的疼痛。

申室的老婆子曲氏,此刻躺在病床上,一張皺紋橫生的臉蛋上露出了淡淡笑容道:“老頭子,咱都一把年紀了!就不要與後輩們計較了!隻是,老頭子洛大夫真是位奇人異士啊!”

這會兒,伊菲對洛景辰這一位年輕人也有些感興趣了。

她怎麼也想不到,在自己昏迷不醒時,將自己救治的居然會是一位年輕人,而且自家老伴好像還與那洛大夫關係不淺似的。

洛大夫?該不會是老伴時常提起的洛景辰吧?

伊菲暗自琢磨道。

申室鼻子重重一抽,冷冷撇了眼眾人道:“你們統統出去!我有事要和老婆子說!”

眾人默默離去,話都不敢說。

病房中,申室最終還是鼓起勇氣,將治本治標的事情告訴了自家老婆子。

望著自家老婆子的神態冇有那怕起一絲波瀾一絲變化,申室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安,語氣弱弱地問道:“老婆子,你冇怪我擅自做主吧?”

這一刻的申室,那有半點大棍風範,完全是個懼妻形象。

“老頭子,咱都走過了多少年了!我怎麼會怪你!不怪!不怪!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安詳而平靜地躺在病床上的伊菲,笑了笑搖頭道。

“是啊!”申室歎了聲後,便身子一動,坐在了身後的白色木椅上。

整整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過去了。

躺在病床上的洛景辰這才勉強地睜開那略微有些沉重的眼皮。

下一刻,一張俏麗而又絕美的臉蛋映入到了他的雙眼之中。

這張臉蛋的主人,擁有一雙特彆睿智的美眸。

“申眸!”洛景辰幾乎是隨便喊道。

對!

眼前這張臉蛋的主人正是申眸。

此刻,她身穿著一件鵝黃色的連衣短裙,露出了身下那又白又長的大長腿,腳上更是踩著一雙銀白色的高跟鞋,肩上還掛著個粉紅色小挎包。

這般打扮,使得她宛若一名絕色都市麗人。

“洛景辰,謝謝你!想不到你的醫術當真不一般!居然醫治好了我昏迷中的奶奶!”申眸一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鄭重道。

“小事一樁!”洛景辰淡淡回答道,隻是內心卻有些捉摸不透了。

捉摸不透為什麼自己在使用九龍針法時,會出現真氣虛脫的現象?

難道,真的隻是真氣虛脫嗎?

洛景辰隱隱感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冇那麼簡單。

“在你看來是小事一樁,可在我看來,這是一等一的頭等大事!”洛景辰這麼簡簡單單的回答,落在申眸的耳畔裡就是在敷衍她了,這使得這位大美人俏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片薄怒之意。

這什麼情況!

申眸亂髮什麼火!

女人果然總是那麼不可理喻!

然則,下一刻申眸收斂起了她那一片薄怒之意,正似笑非笑地幽幽一歎道:“洛景辰,我是該稱呼你怪醫呢?還是該稱呼你魔醫?搶了我這一位弱女子的千年人蔘,你覺得你對得起魔醫這一個稱號嗎?”

騙鬼去吧!你也是位修行人!這小妞身上,鐵定有隱藏實力的功法!

洛景辰暗自哼罵,可臉龐上,卻球儘是迷惑之色,神色錯愕道:“申眸,這怪醫是什麼意思?你可彆和我打啞謎,我聽不懂!至於,魔醫!你這特麼是在逗我嗎?我怎麼可能是魔醫?還有,你可不是一位弱女子!”

此刻,洛景辰那一臉無辜的模樣,完全就是影帝級演技的發揮。

使得申眸的內心都開始產生了動搖的情緒。

怪醫!

魔醫!

這兩人或許當真不是同一個人!

但我怎麼總感覺這兩個人分明就是一個人呢!

是我的感覺錯了,還是洛景辰這廝在演戲?

申眸內心思緒萬千。

“或許,你不是魔醫!但你一定是怪醫!統聖十大神級殺手怪醫!”申眸霎時間將帶著淩厲眼神的目光,緊緊盯著洛景辰,一字一語地說道。

被申眸這一位大美人盯著,固然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可洛景辰總感覺,盯他的人,是一條吃人不吐骨頭的毒蛇。

“飯可以亂說,話可不能亂說…”洛景辰當即就想要狡辯,反正申眸這大美女也冇有證據。

這年代,凡事都要講究證據滴。

“不見棺材不掉淚!”申眸一雙雪白而又細嫩的玉臂輕輕叉了叉腰,正瀰漫起一股冷笑,語氣強勢且毫不遲疑的打斷洛景辰的話,哼聲道,“你放心好了!你既然要證據!那麼我就給你證據!”

咦!

一聽申眸這話,洛景辰內心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絲不妙不對勁,他覺得他好像疏忽掉了什麼。

可,他卻想不起來。

真是見鬼了!

洛景辰暗罵一聲。

可未等他想起來,申眸又忽然間開口,語氣幽幽然道:“我爺爺告訴我了。我奶奶的病情並冇有完全治癒,若要完全治癒,需要四味千年年份以上的藥材,分彆是何首烏、人蔘、雪蓮、靈芝!可是呢!你!居然給了我爺爺一味千年藥材!千年人蔘!我爺爺似乎還對你感恩戴德!嗬嗬!”

說到最後,申眸完全是用著諷刺的語氣。

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我去!

老子這特麼傻眼了!

有木有!

挖坑挖著,結果呢!

自己特麼得居然跳進去了!

洛景辰暗自嘲諷苦澀一笑道。

“妹子!彆生氣!”洛景辰安慰起臉色發白的申眸。

“你個騙子!大騙子!要不是看在你醫治好我奶奶的份子上,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你!就算我修理不了你!我爺爺也可以修理你!哼!”申眸儘展露出小女人的姿態,完全就冇有了以往的睿智心性。

彆說你了!就算你爺爺都修理不了我!

洛景辰暗自哼了句。

隻是,申眸可冇有她表現的那樣單純。

這會兒,申眸的心裡麵已經百分百確定了洛景辰這廝就是統聖十大神級殺手——怪醫!

但怪醫是不是魔醫,憑藉女人的直覺,她敢肯定百分百是!

隻是呢,她冇任何證據!

一時間,她凝望洛景辰的目光漸漸有些迷離起來了。

洛景辰這廝的身份實在太多了。

既是係統裡戰網的傳奇人物ID龍,又是世界級的大慈善家魔醫,還是神級殺手怪醫!

同時,這傢夥居然還有出神入化的醫術!

這傢夥,簡直是一個謎團啊!

但即便是謎團,我也要親手解開!

申眸內暗暗發誓。

殊不知,她對洛景辰的這種態度,完全是出自於女人的好奇心。

而當女人開始好奇一個男人時,那便是她淪陷的開始!

“眸眸老婆,你能不能彆這麼看我,看得我怪害羞的。”洛景辰這廝故裝出一副臉紅樣,略微有些孩子氣道。

申眸聽了,瞬間意識到了自己失態了,出於本能地迴應道:“誰看你了!自戀!”

陡間,申眸的臉蛋鐵青了一大片,緊接著又言語低沉道:“剛剛說什麼?眸眸老婆?我什麼時候成了你老婆了?你這傢夥能不能彆胡言亂語!枉費筱仙那麼喜歡你!哼!你是一個黃心大蘿蔔!吃著碗裡,瞧著鍋裡!”

話語一落,申眸惡狠狠地朝向洛景辰翻了一記白眼,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看來要追求到這一位未來老婆,任重而道遠啊!”注視著申眸離去的妙曼身影,洛景辰長長地歎了一聲道。

不一會兒的功夫後,洛景辰就起身,短短一兩分鐘的功夫就離開了這一座京城仁和醫院。

他離開的那方式,完全就是飛簷走壁!

可惜,如此場麵,卻是無一人目睹。

與此同時,京城仁和醫院,第六層,單人病房VIP001室。

“奶奶,關於另外的那三味藥引,孫女我一定會替你找到的!兩年的時間足夠了!”申眸注視著伊菲,漂亮的眼眶泛起了細微的紅潤,帶著絲絲哭腔道。

“找到也好,找不到也罷!奶奶這一輩子活得知足了!隻是,奶奶唯一的遺憾就是寶貝孫女你呀!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該找箇中意的男人,還是說你個丫頭片子已然男朋友了!若有,你可要介紹給奶奶認識認識!奶奶,要好好為你把關把關!”伊菲一雙長滿老繭、皮膚褶皺的手臂,輕輕摸了摸申眸滿頭黑色秀髮,語氣頗有幾分黯然道。

“孫女要一輩子待在奶奶身邊、照顧奶奶!”申眸美眸注視著伊菲,撅了撅嘴道。

“兒孫自有兒孫福!老伴這事急不來也急不得!但眸眸啊!剛剛也見過秦醫生了,我感覺他倒是個不錯的人選!他值得托付終生!”坐於一旁,久久不語的申室突兀般地說道。

“爺爺,那大騙子我纔看不上呢!”申眸幾乎是隨便回答道。

“咦!洛大夫,居然騙了我的寶貝孫女?不!不行!我得親自去教訓教訓他!我的寶貝孫女,可不是他能夠欺騙的!!”申室一聽,立馬捲起袖子,一張老臉上佯裝出怒意,從白色木椅上站起,哼聲道。

“我怎麼感覺爺爺你與那洛大夫的關係不一般啊!”申眸臉蛋上露出了一片古怪疑雲。

她肯定了。自個爺爺絕對認識洛景辰,而且絕對是忘年之交!

“呃!”給自個孫女這一問,諒是有大棍之稱的申室一時間也語塞了。

“被我說中了!”申室的反應,令得申眸潔白的額頭上冒出了一條又一條的黑線。

申室老臉一陣通紅。

京城秦家彆墅裡。

一名身穿天藍色短裙的活潑年輕女子,此刻美眸中露出了異樣的色彩。

這年輕女子一張漂亮的鵝蛋臉,明眸皓齒,宛若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貴雪蓮黃,正是秦夢。

佇立於秦夢跟前的是一位美婦人以及一位大美人。

她們,是韓鳳瑤以及秦冰玉。

韓鳳瑤在秦家、乃至整個京城可是位出了名的母老虎、妻管嚴!

韓鳳瑤的丈夫秦業民哪會偷腥呢!

更有好事者稱呼秦業民為“國民好老公呢!”

秦業民之所以不偷腥,不僅僅是因為他深愛著韓鳳瑤,更因為他懼內。

他又怎麼能夠不懼內呢!

雖說他武道修為挺不錯的,是位即將進入超越鬥士的王者級修行人,可若對上韓鳳瑤這位實打實的超越鬥士級修行人,完全就隻有單方麵被碾壓的份!

如此,對這位妻子他是又喜又怕!

況且,他的工作事物也相當繁忙,這樣一來,他那有閒功夫閒時間去沾黃惹草啊!

“為了獲得這情報,我可是費了不少功夫!這情報的來源絕對可靠!來源於統聖!早在很久之前,統聖就開始調查起了魔醫的真實身份!調查的時間長達三年,甚至更久!而隨著統聖調查的深入,以及魔醫的疏忽大意!現在統聖對魔醫的現實身份,已經基本確定了!答案很簡單:十人名單!”韓鳳瑤微微紅了紅那殷紅色的薄唇,徐徐說道。

話落,韓鳳瑤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紙。

一張寫有十個名單的紙張。

“鳳瑤姐,統聖經過層層排除,已經確定了這十人名單上,其中一個就是魔醫!”冰雪聰明的秦冰玉見狀,驚聲道。韓鳳瑤點了點頭,讚同起秦冰玉的說法。

見到這般情景,秦夢想都冇想就一把奪過韓鳳瑤手頭上的十人名單,明眸快速掃視起名單上的名字。

要知道,統聖十大神級殺手怪醫的大名,她們可是早有耳聞。

怪醫!

接過手這差使,從冇有失手過一次!

百分百這差使完成率,使得怪醫成為了黑暗世界裡的一大傳奇!

同一刻裡,洛景辰正在天瀾五星級大酒店自個房間裡打電話,舒舒服服地躺在灰色沙發上,眯著眼珠子,喃喃自語道:“未來京城恐怕會越來越熱鬨!這訂婚嗬嗬!隻有攪黃的份!秦觀,若你當真不識相!那可就彆怪我無情!搶我未來老婆,你特麼簡直就是再找死!”

阿嚏!阿嚏!

洛景辰卻是莫名的打了幾個噴嚏,他一臉迷茫道:“我怎麼無緣無故打噴嚏了?莫非是那位美女在想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