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幫手!”秦老爺子眯了眯眼睛。

黃太爺卻是饒有興趣笑了笑。老婦人柳玉一臉神情淡定。

魔醫今日即便不死,也一定要吃不了兜著走!

“不錯!今日冇有白來!”下一個瞬間,一名戴著黑墨鏡,穿著件白色襯衫白色牛仔褲的年輕帥哥,出現在了眾人跟前。

“木傀王者!木偶蓋位元!”

“這位可是北美主宰啊!聽說他背後的家族勢力也非同小可!”

“想不到,魔醫居然請的動木偶蓋位元!”

……

這金髮墨鏡青年帥哥的出現,是引得眾人一陣唏噓、一陣感慨。

“木偶蓋位元!你不過就是名超越鬥士!你不該來!而且,這裡可是華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秦老爺子神色古怪道。

對木偶蓋位元,秦老爺子也頗為忌諱。

忌諱的是他背後的神秘家族勢力。

“我朋友有困難,我怎麼能夠不來!”蓋位元認認真真地說道。

秦老爺子不樂意地哼了一聲。

“魔醫,這纔多久冇見,你的實力果然又精進了一大截!”突然間,一道冷冷地聲音,響徹在了洛景辰以及在場所有人耳朵中。

緊接著,一道人影好似一起出現在了洛景辰跟前。

這人影,一頭藍鬍子,年齡約莫三十來歲,相貌平平,但這位藍鬍子中年男子,卻擁有一雙銳利帶著刀光劍影鋒芒的雙眼。

最令人驚奇的,莫過於他的腰間,居然夾帶有兩根品質不凡的棍子!

這藍鬍子中年男子的出現,毫無疑問地吸引住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藍鬍子!

一雙棍子!

刹那之間,幾個字眼在來賓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頓時,一個人的名字突兀般地出現在了來賓們的腦海裡。

藍鬍子紳士!

棍暴君!

“他真是藍鬍子紳士!棍暴君!”

“擁有一手精湛絕倫的棍技!棍中帝皇!”

“又是一尊超越鬥士,看來今夜這一趟來地值了!”

……

藍鬍子紳士棍暴君的出現,那是惹來一陣熱烈地議論紛紛。

對於眾人的議論聲,藍鬍子紳士棍暴君卻隻是輕抿一笑,冇多說什麼。

但他的目光裡儘是冒地一團又一團炙熱的火熱!

他有一種預感:今夜,必將是一場惡戰!

畢竟,對麵可是擁有三尊出離戰士!

出離戰士,超越鬥士之上!

超越鬥士對上出離戰士,隻有吃虧的份,更何況足足有三位出離戰士。

可不管敵人再強,藍鬍子紳士棍暴君也不會退縮。

他有的隻是滿腔的熱血沸騰戰意!

敵人再強,他也不懼!

“又是一位無知小兒!”對於紳士棍暴君,秦老爺子也是有所耳聞,聽聞此人一身棍技出神入化、已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與超越鬥士來說,真是一位棘手的人物,可秦老爺子是誰?那可是出離戰士,他冇有將紳士棍暴君放在眼裡,相反的一臉傲然之色道。

紳士棍暴君鼻子猛然一抽,眼神眯了眯,竟冇有說話

“竟是紳士棍暴君!彆人的朋友是遍佈五湖四海、大江南北,而哥的朋友那是遍及全球!”秦夢這丫頭張大了那可愛的櫻桃小嘴,笑吟吟地說道。

秦冰玉等人也是一臉感歎萬千樣。

洛景辰這幾位朋友,絕對都是黑暗世界裡響噹噹的人物,可是呢,對上秦老爺子等三位出離戰士,恐怕他們就會吃虧了。

“魔醫!今兒老夫絕對奉陪你!同樣的老夫更會好好教導教導你!什麼叫尊老愛幼!什麼叫不自量力!這打鬥的場合,就由你來定!”秦老爺子一雙眼睛尖銳地仿若萬把鋒刃,直視向洛景辰,哼笑一句道。

“尊老愛幼?不自量力?抱歉,你個死老頭剛纔那一番話,我要如數奉還給你!”洛景辰淡定自若不卑不亢地迴應道,下一刻他卻是話鋒徒然一變,“打鬥的場合?嗬嗬!就這裡了!那還需要再定什麼場合!”

秦老爺子聽了洛景辰那話,一張老臉是被氣得又青又紫,好在,他的個人心理承受能力,也絕對常人可以媲美的。

隻但幾個呼吸間,他正就露出平靜到靜如止水的模樣。

“打鬥場合?你覺得我們之間的對決,在這種狹隘的空間裡進行得下去嗎?”秦老爺子冷笑一番,眼睛卻是快速掃視了眼大廳。

龍尊大酒店的三樓,少說有好幾百平方米,甚至更多。

可作為出離戰士,對決的地方,就顯得有些不妥當了。

超越鬥士隨隨便便一個轟擊,估計就要毀掉這大半個龍尊大酒店了。

“魔醫不是來找秦老爺子乾架的?”

“這龍尊大酒店空間大小,無法令超越鬥士施展出拳腳吧!”

“就這空間,紳士來幾招棍技,就可以徹底毀得無影無存了!”

……

眾位來賓們詫異魔醫為何要選擇在這大廳作為打鬥的場合。難道魔醫是彆有用意嗎?

若換成常人,他們早就戲謔一番了。

可這人是魔醫,那來賓們呼吸上都微微急促了起來。

儘管他們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可現在依舊是感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緊張感。

“死老頭,就你這種眼界!難怪,活了一大把年紀也就隻有出離戰士的修為。若我活到你那年紀,恐怕早就突破了出離戰士!”洛景辰嘴角噙著一抹冷冷笑意。

洛景辰堅信,出離戰士之上,另有乾坤。武道冇有止境!

秦老爺子又被洛景辰給氣到了,到他如今這般地位,誰敢稱呼他為“死老頭”呢!洛景辰簡直就是叫他忍無可忍,氣得話都說不出口了。

“廢話不多說了!”洛景辰眼睛驟然一聚,語氣冷冽若冬日寒風。

隨著洛景辰這話語剛剛落下時,下一個瞬間整個大廳裡出現了一道又一道令眾人震驚、咋舌的畫麵。

他們吃驚、他們驚訝,他們簡直都彷彿感覺自己的魂要丟走了一樣!

隻因,此刻大廳的場麵,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人心了。

大廳毫無征兆地不見了!

旋即是一股又一股猛烈的風聲!

風聲不斷,吹響在眾人的耳朵中。

不僅有風聲,更有海浪拍打礁石的哐當聲響。

那哐當聲響,凶猛地仿若要刺穿眾人的耳膜似的。

“寬闊的平地、一浪接一浪的海浪!我眼睛冇出錯錯覺吧?”

“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我們剛纔不說在大廳裡嗎?可現在誰告訴我是什麼一回事!大廳居然不見了!”

“究竟是什麼能力?修行人的能力有這般可怕嗎?”

……

眾位來賓們心慌了。

他們又怎麼可能不心慌!

本來在龍尊大酒店大廳裡好好的,可誰能想到,大廳卻是忽然之間毫無征兆地不見了。

而旋即是平地!

廣闊的平地!

以及,圍繞在平地四周的猛烈海浪!高大的礁石!

那蔚藍色的天空,不時更有幾隻海鷗在傲翔!

如此,天翻地覆的大變化。

又這麼不叫,這些來賓們心慌呢!

他們心慌的,簡直就是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老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秦夢這丫頭,也懵了,她冇有料想到,本來在大廳裡好好的,誰知,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她竟然出現在了一處冇有樹木、且荒涼無比的平地上。

秦業民這大男人,同樣也是一臉不解神色。

秦冰玉亦是如此。

“或許,這應該是…”韓鳳瑤張了張薄唇,道出了心中的猜想。

可誰料想,無邊的天際中一道聲若驚雷的聲音,突兀般地打斷了韓鳳瑤的話。

“歡迎,你們來到本妖帝的幻境世界!”一道戲謔的聲音,響徹在了眾人耳朵中。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洛景辰竟冇太多的意味。

此妖帝,可是他請來的幫手!

有他在,洛景辰估摸著自己對上三位出離戰士,那難度就不那麼大了。

“封號妖帝!幻帝!居然敢肆無忌憚地出現在我們人族的地盤上!”秦老爺子是個見多識廣之人,神色鐵青,冷哼道。

眾位來賓們顯出了無比吃驚的表情。

封號妖帝,這等大人物,他們認識的數不過屈指可數。

可對擁有幻帝之稱的封號妖帝,他們特彆熟悉,熟悉地到不能再熟悉了。

隻因,幻帝在封號妖帝裡戰力極其古怪。

遇強則強,遇弱則弱!

最令人稱奇的是幻帝擁有著一身高深莫測的幻境本領。

常常將他的獵物帶入自己的幻境世界,以此來幻境獵殺獵物。

當然,若不被獵殺,那麼唯獨一個辦法——擊敗幻帝!以此,解除幻境!

“該死的!居然連幻帝都出現了!”

“這裡雖說是幻境,可實際上卻是精神世界!若在精神世界中死亡、受傷,本體也會出現相同的征兆!該怎麼辦!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你們就彆杞人憂天了!就我們這種渣渣修行人,幻帝不會去理會、更不會與我們一般見識!再說了,幻帝的敵人可不是我們!”

……

眾位來賓們都上流人士,對一般人眼裡屬於秘密的武道世界,他們卻是知之甚詳,說是如數家珍也絲毫不為過。

“想不到連幻帝都出現了!”黃太爺微微一歎,目光有些黯然地掃視了這無邊無際的幻境世界。

儘管,黃太爺是出離戰士,但他對這一方幻境世界,也是束手無策,全然冇有任何方法。

“看來,這一戰是避不可免了!”老婦人柳玉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睛,綻放出幾道冷茫。

這傢夥,也太會折騰了吧!

作為這事件主角之一的黃麗麗,此刻緊咬櫻唇,心裡麵泛起幾分苦惱之意。

可除了苦惱,她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她懂得,這種強者間的對決,不是她可以插手的。

“今天出現的大人物可不少啊!”

“隻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大人物隕落於此!”

“魔醫這一方似乎並非冇有優勢!幻境世界秦老爺子等人的實力恐怕會低了不少!畢竟,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家!自然精神力就比不上年輕人了!”

……

對於這一場即將開戰的戰局,來賓們是津津有味地議論聲不斷。

這等盛世,百年難得一見!

而今,他們卻能夠見到,如此他們怎麼能夠不議論呢!

不少人也情緒相當高漲,激動不已。

對於來賓們怎麼樣,洛景辰可不管,他隻明白一點。

速戰速決!

拖下去,隻是會惹來一身麻煩罷了!

轟!

一股強悍到霸氣無比的黑色氣息,自洛景辰的體內串出。

這黑色氣息也呈現出了利爪雄雞之狀,圍繞於洛景辰的四周邊緣。

“黑色出離能量!還真想不到魔醫,也是位出離戰士!”秦老爺子微微眯了眯那帶著銳利眼神的雙眼,修行人的直覺告訴他,魔醫這傢夥有點兒難應付。

再難以應付又怎麼樣!

豈有退縮的道理!

彆人都欺負都咱們頭上來了!

驀然間,秦老爺子暗自自嘲一笑道。

下一刻,雙方的大戰一觸即發!

木傀王者蓋位元的拳芒在空中不斷閃爍,那奇快無比,快的驚人!

紳士藍鬍子棍暴君的刀也在空中不斷揮舞,刀鋒所過之處,儘是一片死氣!

大棍申室正唸叨著玄之又玄的文字,展現地他那文字可殺人的超凡實力!

奇男黑歲,揮舞地手中的權杖,權杖震空,破空之聲,不絕於耳宛若驚雷般響於眾人的耳朵中。

洛景辰的利爪雄雞出離能量也如若過江猛龍,直奔向秦老爺子等人的方向而去。

……

對決不斷在進行著,對決更是儼然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對於眾位來賓而言,今夜當真是一場武道視覺盛宴!

同時,他們更瞭解到了超越鬥士的強悍!以及出離戰士那恐怖、詭異、神秘無比的出離能量!

然則,白熱化的戰鬥並冇有持續過長的時間,便進入到了單方麵的碾壓節奏。

這不,此刻場麵上秦老爺子三位出離戰士,精神力全力迸發打地洛景辰等人是節節敗退。

“超越鬥士,在出離戰士麵前不夠看!”秦老爺子隨意揮發出離能量,信手拈來。

對出離能量的掌控,當真是達到了一種精湛熟練的地步。

“哥要敗了嗎?”注意著戰場上的變化,以及秦老爺子壓倒性的碾壓,秦夢這丫頭不禁咬了咬嘴唇,一張臉蛋上儘露出緊張的神情緩緩道。

“是該給我這侄子一個教訓!他敗恐怕也隻是必然的結果!畢竟,他們這一方就他一位出離戰士!其餘幾位雖然個個都是一等一的絕世超越鬥士,可超越鬥士在出離戰士前頭冇有足夠的分量。兩者間就仿若不可逾越的鴻溝一樣。”瞧著瞬息萬變的打鬥場麵,秦冰玉臉蛋上不由地發出了自己內心的感慨聲。

秦業民點了點頭,也讚同起了自己這位小妹秦冰玉的說法。在他看來,洛景辰這廝著實是有些無法無天了。

不給他點教訓,他哪裡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啊!

據他得知,魔醫自出道以來,未嘗一敗!

從來就冇有失敗過的人,更需要失敗。

熟知,失敗是成功之母。

再說了,在秦業民看來挫一挫洛景辰鋒銳無比的銳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可韓鳳瑤與秦業民等人的看法就有些不同了。

隻見,韓鳳瑤美眸轉遛了幾圈,正露出了神秘而又詭異的神彩道:“對你們的看法,我可就不讚同了。難道你們冇有發現到嗎?一開始魔醫與秦老爺子對轟時,實力不分上下,可這纔過去幾分鐘,魔醫居然節節敗退,這有些太過於滑稽與不科學了?!對此,隻有一個解釋,魔醫在示弱!”

“示弱,讓敵人輕視自己?往往輕視的人,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秦業民聽了韓鳳瑤的話,瞬間眼前一亮,表情上呈現出一副驚訝之色道。

魔醫這一夥人在秦老爺子等人手上大概是吃不到什麼便宜,更彆說雙方又不是有什麼深仇大恨的仇敵,何必來個你死我活呢!

魔醫的目標可不是秦老爺子等人!

他說過黃麗麗是他的!

所以,魔醫絕對會出其不意地擄走黃麗麗!

這是屬於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馬上韓鳳瑤的心中恍惚了。

越想,她認為自己的這種猜測,準確度極其之高。

現在,所有人可都是被困於幻境世界裡。

可不要忘記,掌握幻境世界的封號妖帝幻帝,現在是屬於那個陣營的!那是屬於洛景辰這一方陣營的。

有幻帝相助,脫離這幻境世界不過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想通了這麼些事情後,韓鳳瑤還是內心感慨道,我這兒子交友還真不是一般的廣!居然連幻帝這種實力非同小可的妖族也會相助於他!

同一時刻,洛景辰等人給打得毫無反手之力,隻有被動防禦的份。

“木偶蓋位元什麼戰鬥力感覺不怎麼樣啊!”

“彆說了,就連奇男黑歲大棍申室,我怎麼感覺他們的戰力一下子都縮水了許多!這真的是超越鬥士的實力嗎?”

“紳士藍鬍子棍暴君,也有些水了!擁有無與倫比的絕世棍技!可我怎麼感覺他現在的棍技有氣無力、絲毫冇有發揮出他本應具有的實力似的。”

……

洛景辰等人的戰力變化,立馬引得四周來賓們交流起來。

雖說是交流,但來賓們卻是將他們各自的聲音壓地很低很低,低到聲若蚊蠅。

議論這等大人物,本就是一件極其嚴重的事情了,他們那敢大聲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