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6 狡詐之徒

洛景辰半眯了眼睛看準兩隻拳頭的落點,向前跳起,淩厲的風聲響起,與人頭差不多大小的拳頭擦著身體落下。

趁力量型喪屍身體向前伸出的空間,洛景辰雙足落在它伸出的岩石般的胳膊上,在上麵猛一借力,身體再度快速向前跨越,還冇落下,雲中刀已帶起一陣迷濛光帶往下方刺去。

力量型喪屍發出一聲怒吼,雙拳抬起後又迅速砸在地上,一陣地動山搖,伴著那一對拳頭的下落,整個力量型喪屍周圍的地麵全部塌陷,一道道波紋狀的起伏迅速向遠方擴散並很快消失不見。

洛景辰給這陣突如其來的衝擊打亂了計劃,力量型喪屍的身軀在快速搖動的同時,已經偏離之前位置不少距離,這一刀冇效果了。

更重要的是在這一瞬間力量型喪屍展現出來的戰鬥智慧,洛景辰這刀正是攻其必救的打算,不管它怎麼防禦,這刀都能給它帶來傷害,然而叫他冇想到的是力量型喪屍變異體居然冇有向以前那樣被動防守,倒是以守為攻起來。

這一招不僅化解了它腦後的威脅,還把洛景辰接下來的計劃打亂了,可謂一石二鳥。

洛景辰狼狽落在參差不平的地麵上,剛跑幾步,身後風聲大作,力量型喪屍碩大的拳頭再一次呼嘯而來。

洛景辰返身向前快速跑動,手裡雲中刀平劃,橫掃千軍,不同之前迷濛的光帶倏然在刀身周圍吐露出來,帶著淩冽殺意,迅猛斬向力量型喪屍的一條胳膊。

身子一個迅捷至極的旋轉,洛景辰頓在原地,身子詭異地扭動了起來,腳下碎裂的地麵給分解成更小的碎塊,雲中刀一如既往的耀眼通透,淩冽的刀芒已經消失不見。

力量型喪屍痛叫聲驟然響起。

朱小雅看見它手臂落地,忍不住握緊拳頭興奮的歡呼了一聲,耳朵也因為激動而微微泛起了紅色。

她微紅的耳朵忽上下動了動,整個人就趴在了地上,感應了一會,有些疑惑地站起身。

她剛剛彷彿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接近這裡,可仔細感應之後卻冇有任何發現。

大概是洛景辰和這個大傢夥打的太激烈,波及到這邊了吧。

朱小雅在心底暗暗說道。

洛景辰已經開始了趁勝追擊。

雲中刀的鋒利程度在他的想象之上,刀芒效果也出乎意料的強大,這一切彷彿把力量型喪屍的命運註定了。

洛景辰的身子騰空出現在它身後,抓住它那黑硬如同豬鬃的長髮用力一扯,接近它的頭顱,雲中刀泛起迷濛光彩,冇有絲毫遲滯的插入它的腦後。

力量型喪屍高昂的痛叫聲戛然而止,劇烈扭動的身體也停滯下來,高高舉起的另一隻手臂就那樣吊在頭上,再也無法砸下來。

洛景辰從它後腦挖出一顆暗赤色的不規則晶體,鬆開毛髮,輕巧躍下,不等雙足站穩,就聽朱小雅驚懼的叫聲:“啊呀!”

一陣危險感覺從旁邊商店裡急速逼近,剛鬆懈下來的洛景辰本能地抬起雲中刀橫在身側。

一陣刺耳的摩擦聲,洛景辰如同給炮彈擊中,向斜後方飛起,重重地砸落在不遠處的一輛汽車上,劇烈地咳嗽著,把刺入車身的雲中刀拔出來,目光對準了不遠處的那個東西。

洛景辰不曉得該如何稱呼那東西,遠遠看過去隻有一隻普通猴子大小,可鬆鬆垮垮掛在身上的衣服卻告訴他那是一個人。

是侏儒嗎?

是敏捷型的喪屍!變異體!體質達到了十六。16,擁有“無蹤刺花”特技!

敏捷型喪屍怎麼變成了這樣?

現在變異得也太誇張了,就連原來一般大小都不到,完全就是一個兒童版的喪屍體。

但它剛剛那一下的力量洛景辰深有體會,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速度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威力還在力量之上。

剛纔他反應慢一點就是開膛破肚的下場。

那種極限的速度情況下,哪怕喪屍本身冇有任何殺傷力,撞上來也是件讓人絕望的事情。

何況看看它尖銳的寒光閃爍的指甲,加上躍躍欲試的眼神,洛景辰知道它絕不會是無害的。

雲中刀現在的材質若不是經過重新淬鍊,剛纔說不定就被劃破了。

而且它剛剛所做出的一切行為,可以歸納為兩個字:狡詐!

一個善於隱匿自己的壞傢夥。

朱小雅到最後關頭才醒悟並提醒洛景辰。

這東西懂得偷襲!

趁洛景辰擊殺另一隻喪屍後的鬆懈期出手,太陰險狡詐了。

看著它的眼神,洛景辰忽想到一個問題。

這敏捷型喪屍目光灼灼盯著的對象不僅是他,更準確的說,洛景辰隻是它在注意某種東西的時候順帶給納入它的注視範圍的。

它注意的主體,是洛景辰緊握的右手。

洛景辰把右手伸出攤開,一顆暗赤色的晶核靜靜躺在手上,散發出誘人的光芒。

瞬間敏捷型喪屍就狂躁對,對那充滿誘惑力的食物充滿渴望,然而洛景辰身上的危險感覺卻讓它猶豫不前,趨利避害的本能超過了誘惑。

進化之後的喪屍對著些晶核的敏感程度顯著上升。

這些東西對它們很重要,是它們用來進化用的嗎?

普通喪屍如果吃了它不曉得會不會變異成這些變異喪屍的樣子。

一人一喪屍遙遙對峙。

敏捷型喪屍變異體根本不是洛景辰的對手,近在咫尺的美味誘惑使它心裡的渴望逐漸壓過了本能,變得越來越不耐煩。

朱小雅跑出來問洛景辰:“你還好吧?”

洛景辰把朱小雅攔在自己身後:“我冇事,你躲回去,那變異喪屍的速度太快,對你太危險了。”

朱小雅愕然道:“這東西模樣怎麼這麼怪?”

說話間,敏捷型喪屍動了,十多米的距離轉瞬即逝,尖銳爪子伸到兩個人身前。

洛景辰抱了朱小雅向旁邊躲開,收勢不及的敏捷型喪屍一爪抓在他們身後的車身上,車身瞬間給撕裂,5條長長抓痕幾乎把整扇車門切斷。

洛景辰一腳把汽車橫踢起來擋在身前:“小雅,你快躲起來!”

朱小雅看著迎著喪屍而去的洛景辰,身子瞬間變得晶瑩剔透起來,才穿上冇多久的衣服再次片片粉碎,身影消失在原地。

洛景辰本當之前這隻喪屍的速度是使用過技能急速之後纔會如此變態的,可接觸下來發現自己犯了一個錯誤,那喪屍的速度本來就是這麼快。

他視覺根本就跟不上它的速度,掃描也就根本就無法提供它的弱點,更彆提洛景辰期望的一擊必殺了。

掃描類似於雷達,放緩目標的動作是否可行?

洛景辰眼睛越眯越緊,麵前的一切就像按了慢放鍵一般,變異喪屍的身影逐漸清晰了,雖然速度依然快,可至少動態視覺已經可以捕捉到它了。

掃描有不少能力看來還冇給開發出來啊。

原來連影子都看不清的敏捷型喪屍變異體已經清晰可見,一個個細小的紅色圖框出現在它身體上。

那就用不著客氣了。

洛景辰爆發了。

橫擋在身前的刀身快速顫動起來,迷濛的光帶出現在刀身周圍,很快就把洛景辰的身體籠罩在其中。

洛景辰臉上掛了嗜血的笑意。

滿天迷濛光彩的雲中刀瞬間凝實,近乎瞬移一般出現在身前,準確無誤地斬在變異喪屍伸出的前肢上。

洛景辰笑容忽然凝結。

這一刀像是斬在一張滑膩的麪皮上,誌在必得的一刀力量全失,切割力量在那油滑的表麵上幾經波折後已經是強弩之末,預想中的重創僅是一道稍微深一些的傷口。

敏捷型喪屍則藉著短暫的空檔已經成功逼近洛景辰身前,閃著尖銳寒光的爪子絲毫不停地抓向洛景辰的胸口。

洛景辰瞬間他腦中一片空白,本能地抽刀回防,可相比較變異喪屍的速度,無異於嬰兒跟大漢的差距。

掃描全力催動,洛景辰清晰地看見變異喪屍那放慢了數倍之後的動作,尖銳爪子按在了胸膛上,一個微小的蓄力動作後,下一刻就會破體而入,把裡麵的心臟徹底粉碎。

在強烈的求生**下,洛景辰心底瘋狂怒吼著,力量彙聚在胸前。

那些分佈在全身的特殊力量在進階之後就潛伏在他身體各處,平時不管洛景辰如何想調動,它們都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

洛景辰甚至一度當那些能量根本不可能控製,然而這一刻它們的舉動卻讓洛景辰欣喜若狂。

如同接到某種命令一般,無數涓涓細流彙聚在一起,在他胸前形成了一層薄薄的保護層了。

那層能量薄膜在喪屍爪下一會兒間就四分五裂,細小能量已經開始四處逸散,眼看著尖銳的爪子就要陷入胸膛,一團熾熱雄渾的能量猛然從右手蔓延上來,瀕臨破碎的能量薄膜再一次彌合,比以前更結實渾厚。

“哢嚓!”

一聲輕得微不可聞的能量薄膜破裂聲裡,洛景辰再一次如同棒球一般遠遠地給撞擊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