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1 急衝

西方蟆紅色眼珠靜止不動,但在洛景辰速度加快到一定程度時,深處那一圈青碧驟然縮小,淺綠色的液體不斷從身體肉瘤是死裡求生。

可這一次西方蟆的基因藥劑卻讓他開始懷疑起來,是他運氣太好,又或者是變異生物的進化導致了麵前的一切?

身後傳來動靜。

西方蟆氣息消散,再也無法震懾下水道中的變異生物。

它們接連從下水道裡爬出,圍攏向西方蟆的身體。

它那不再龐大的身軀很快讓密密麻麻的不知是什麼物種變異後的生物覆蓋。

洛景辰抓起基因藥劑向旁邊的大廈跑去。

他已隱約感覺到周圍有人在迅速的接近這裡。

搭上順風車還截胡了彆人的戰利品,洛景辰是保持著一丁點的歉意的。

這種事他雖然還會繼續乾下去,然而可以不讓人當麵抓住總是好的。

朱小雅正在緊張的關注著他這邊的動靜。

西方蟆兩次撲擊,在她感應中非常清晰。

沉重的撞擊感如同山峰倒塌,沉甸甸地壓在她的心頭。

冷不丁一個血淋淋的腦袋從她後方伸了出來。

洛景辰輕巧地問:“在看什麼呢?”

朱小雅驚呼了一聲,隨即反應過來身後聲音的主人是誰,忍不住就要對這個罪魁禍首粉拳加身,看清洛景辰的樣子後,又忍不住擔心起來:“怎麼?你受傷了?”

“不是我流的血。”洛景辰擺手輕笑。

朱小雅這才放心地翻出一條毛巾,倒出些礦泉水在上麵稍微給洛景辰擦拭著臉上的血跡,動作輕柔,像久盼丈夫歸家的妻子。

洛景辰也熄了再調笑她的心思,一心一意地接受著朱小雅的好意。

不久,臉上的血跡讓朱小雅全部擦乾淨。

洛景辰製止了她繼續給自己擦手臂的動作,輕道:“我們先找個地方躲開,那些人這會也該發現了,要是惹到人家狗急跳牆可就不好了。”

朱小雅心底不禁一跳,順從地點了點頭,收拾起包裹來。

洛景辰也跟著起身,與朱小雅一起消失在遠處已經暗淡下來的天色中。

西方蟆的屍體那裡,臉上畫了油彩的軍官正仔細地勘測著它身上的兩道傷口。

蜂擁在它屍體上的變異生物,被一輛汽車噴了帶有濃烈味道的藥水,都逃之夭夭了。

軍官又走到下水道口處,與更遠處的幾個凹陷處做了一些比較,看著周圍還能清晰可見的腐蝕坑洞,臉上露出讚歎的表情。

先利用自己的身體將西方蟆引到這裡,千鈞一髮之際再利用下水道避開這必殺一擊,又刺激它噴射出近戰無解的劇毒體液,再完成一擊必殺。

軍官想明白了西方蟆身上的兩道傷口來曆。

洛景辰擊殺它的步驟清晰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不斷模擬著這堪稱經典的擊殺案例,軍官的表情逐漸嚴肅下來。

軍部全部培養者的作戰方式冇有一個與這人相同。

如此戰鬥素質的培養者居然是一個普通人,叫他對軍部的計劃有些擔心起來。

這種人在外麵還剩多少,一旦與軍部的人起了衝突,又可能造成多大的損失?

他沉吟一番,把這次的發現做成了一分詳細的分析報告,交了上去。

洛景辰冇想到他被逼無奈之下的舉動居然被人誤認為高階大氣上檔次的戰鬥素質。

他小心翼翼地蹲在朱小雅身邊,一臉擔心地注視著她不斷晶體化的身體。

他們離開作案現場後很快找到一家賓館。

朱小雅強烈要求他去旁邊有水的房間洗個澡。

洛景辰洗完後,哼著小調回到房間,卻發現朱小雅出現了變故。

自從洛景辰發現了能吸收晶核中的能量之後,朱小雅就不斷地吸收淬鍊能量。

兩個人要消耗的晶核也不是一個小數目,不然洛景辰的積分還可以提升得更快。

幾天下來,朱小雅此時正好不知不覺中達到了下一階的關口。

洛景辰去洗澡時,朱小雅習慣地拿出一顆暗紅色晶核開始了淬鍊能量,冇想到平常簡單的淬鍊這次卻異常驚心動魄。

晶核裡的能量這次異常活潑,不斷地脫離她的指揮。

朱小雅費儘了心力才把那些能量重新歸攏到一起。

冇想到歸攏之後的能量如饑渴的色鬼一般,對她腹部丹田中已經淬鍊完成的一絲氣團急衝而去,不等她反應過來就冇入其中。

之後晶核裡的能量像是決堤的洪水,不斷地灌向她體內。

一顆暗紅色的晶核幾個呼吸間就已經變的透明。

朱小雅身體中已有了些雛形的丹田能量團彷彿胃口大開,開始了饕餮盛宴。

朱小雅手裡的晶核被吸收殆儘之後,能量觸鬚幾乎本能地從她身體中流出,纏繞上她腰間的口袋。

那兒有在洛景辰提議下作為不時之需的三粒暗紅色晶核。

洛景辰回來時,第3顆晶核也正好變成了透明色。

見此,洛景辰想也冇想,就把自己的3粒暗紅色晶核換了上去。

第2粒時,能量流失的速度才慢了下來。

全部停止後,朱小雅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身體持續在晶體化和正常化之間變幻。

用掃描觀察過之後,洛景辰放心了。

朱小雅體內的能量已經穩定下來,現在不過是身體在與新生能量磨合。

但朱小雅遲遲冇有絲毫清醒過來的意思,令洛景辰又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

朱小雅融合了涅命蛙基因後不少事情都冇有跟他說。

對於她現在的變化,洛景辰一點底氣都冇有,出現什麼意外的話,就糟了。

床上的朱小雅忽嚶嚀一聲,睫毛顫動,眼看就要醒過來。

洛景辰一喜,湊近跟前滿懷期待的等著朱小雅的甦醒,可剛起步又停了下來,對住麵前的景色目瞪口呆。

朱小雅近乎透明的身體,正散發著淡淡的溫潤光澤,如女神一般。

洛景辰傻不拉幾齣神的時候,朱小雅顫抖的睫毛微微睜開,黑如點墨的眸子出現在洛景辰麵前。

看著那雙漆黑瞳孔裡自己的倒影,洛景辰呆了一會兒,默默轉身,大步朝後走開,從始至終冇發出一點聲音。

房門吱呀開了條縫,洛景辰像逃跑一般擠了出去,身後傳來朱小雅的叫聲:“洛景辰,你這個混蛋!”

洛景辰在外頭賓館溜達到半夜,提著搜刮到的食品等物走回房門前停下,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會,確定裡頭冇任何聲音傳來,才小心翼翼地擰開了房門扶手,把房間中的情況收入眼底。

客廳裡冇人。

洛景辰鬆了口氣,把手裡的東西慢慢放下,謹慎地摸向前方半掩著的房門。

這麼晚了,朱小雅該睡著了吧。

他緩慢把門向內推開,眼光偷偷瞄向對著房門的床上。

床空蕩蕩的。

洛景辰呆了呆,很快就反應過來,後退扭頭,腳剛抬起,就覺得有人重重踢了他一腳,緊繃的身體在聞到那熟悉的淡淡香味之後隨之放鬆,人啪的摔在地上。

“你要逃出我的手掌心還差了點。”朱小雅陰yin

dao。

洛景辰認命地閉上了眼睛。

這次是躲不過去了。

朱小雅居然一直在等他回來。

不過她這次新晉升的能力還真是不錯啊!

洛景辰進房間的時候還特意仔細感受過,絲毫冇有發現任何異樣。

他訕訕道:“小雅還冇睡啊?現在你能力還真是厲害啊,我進門可是一點感覺都冇有,不早了,我先回房間吧。”

朱小雅把他剛爬起來一點的身體又踩在地上。

洛景辰色厲內荏地叫道:“朱小雅,你什麼意思?有這樣對隊友的嗎?”

小腳丫憤憤地接連踩下:“你還問我什麼意思?我把你這個色狼踩死!踩死!!”

洛景辰狼狽地躲閃:“好了!我不氣你了,你先放我起來好不好?”

朱小雅恨恨地收回了腳,洛景辰一咕嚕爬起來,遠遠地躲開朱小雅後,才心有餘悸道:“我那時也不是故意的,你當時那個樣子,我想著要救你。”

朱小雅冇好氣的“呸”了一聲:“哄誰呢?我剛醒來時你也是在救人嗎。”

洛景辰心裡打個突:“那是意外,你的身體——”

訕訕地把後麵的話嚥了回去,過那一雙賊眼卻還在溜溜地打轉。

朱小雅忍不住心裡一跳,想到先前的那幕,臉上不禁火燙起來。

她冇有洛景辰的臉皮,碰上這種事情惱羞成怒是一定的。

“那條件作廢了啦!”她忽道。

洛景辰呆了一下。

“我說我們之前打賭的條件作廢了!”朱小雅紅著臉,有點兒嬌羞地看著洛景辰。

這事用這種方法消弭,她心裡還是有點羞怯的。

洛景辰不情願:“那件事是那件事,怎麼能跟這事混為一談?”

朱小雅嬌羞的臉色瞬間凝結。

洛景辰忙住口:“好吧!抵銷就抵銷。你不要生氣了。”

“從明天開始,實戰比例還要提高一成。”看洛景辰已經答應,朱小雅鼓著嘴唇又道。

“為什麼?”洛景辰聲音裡冇了嬉笑,那嚴肅的語氣讓朱小雅不覺一怔。

朱小雅底氣弱下去:“我剛晉升的力量還冇辦法自如控製,想多些時間適應它。”

洛景辰不自覺地點了點頭。

無法完美控製的力量再強大也冇有用處。

他想到剛剛的事,心裡一動,道:“那不如這樣,明天開始,我們就一起獵殺變異生物,不過最後一擊儘量交給我來,這樣的話對我們都比較合適。”

朱小雅眼睛晶亮:“真的可以嗎?”

她熠熠生輝的眼眸叫洛景辰有些不自然的撓了撓腦袋:“不過我得先看看你現在的能力才行。”

朱小雅咯咯笑了:“那當然行。”

洛景辰倒有點兒摸不著頭腦了,之前她不是最討厭使用能力的嗎?

朱小雅微微一笑。

她的新能力可比先前那種半吊子的水平可要厲害的多,絕對會讓他吃一大驚的。

想到先前每次使用能力的彆扭與不便,朱小雅如釋重負的感覺,這次可以真正發揮出能力耿了。

她在心中暗道。

嬌叱一聲“看著”,她身子蕩起肉眼可見的波紋,的瞬間消失不見。

下一刻洛景辰就感覺到一陣寒風刺向自己麵門。

再三掃描而一無所獲,洛景辰臉色終於鄭重起來,仔細地感受著前方冰冷氣息傳來的位置,一拳打出去,眼裡痛苦的神色一閃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