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2 盛宴

洛景辰對朱小雅的能力再一次小瞧了。

剛纔他的一拳就像打在石頭上。

雖然那一瞬間他發覺前方的障礙也並不是很厚實,全力出擊也能把它震開,但光是這樣已經讓人感到震驚了。

實戰中猝不及防下非常容易給對手搶占先機。

不少戰鬥都是在瞬間開始,然後又瞬間結束。

一個短暫的先機極大可能徹底改寫戰鬥結果。

洛景辰壓下震驚,再看看朱小雅還有什麼彆的新能力。

他拳頭向後一縮,快速發力,把暗勁透過那道阻礙傳了過去,腳下跟著跨前一步。

朱小雅輕哼一聲,清晰地感受到那道順著拳頭傳來的力量震的手臂一麻,身前障礙隨之不穩了起來。

她雖立刻就恢複了平衡,然而那短短的一瞬間對洛景辰來說已經足夠了。

他以跨出去那隻腳為軸心,滴溜溜轉了一圈,欺近剛纔聲音傳來的位置,大手直接抓過去,通過剛纔那一聲哼,瞬間就把朱小雅的身體輪廓的位置勾勒出來。

這一抓,他非常有把握。

熟悉的寒風再次迎麵襲來,洛景辰發現這一抓如果落實,他就算抓到人,手掌上也免不得添上一個窟窿。

洛景辰手掌變為掌刀,斜斜切下去,輕鬆地擋開那突如其來的一刺,再輕易地把那件武器握在手中。

手指傳來一根長矛般的冰冷觸感,洛景辰更驚訝,眼裡笑意再也壓抑不住,胳膊用力往後一扯,就要把人扯到自己懷裡來。

似乎現在朱小雅正竭力掙紮。

洛景辰眼裡笑意更甚,體內那一絲已然壯大不少的能量開始湧動,手上力量瞬間何止大了一倍,向後猛收,隻覺手上一輕,驚呼聲從前方傳來。

洛景辰眼裡的笑意也變的猥瑣起來,卻不料又聽到一聲重重的哼,眼神瞬間一變,腳步後撤。

可一道鎖鏈已經環繞在他的身體上,迅速地繞上好多圈然後迅速拉緊。

洛景辰看著自己給緊緊困住的雙臂,笑意徹底變成了無奈,居然讓朱小雅給坑了。

空氣裡又是一陣波動,朱小雅裹著浴袍的嬌軀緩慢出現在不遠的地方,一條藕臂前段已經晶體化,裡麵伸出一道纖細的鎖鏈,鏈頭緊緊地纏繞在洛景辰身上。

鏈體呈半透明。

洛景辰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上麵的能量波動。

這讓洛景辰驚愕的張大了嘴。

太不可思議了,朱小雅的新能力比以前的何止強了一點半點,簡直是質的飛躍啊。

“你這手,是變形了?”

“你敢不敢取更難聽一點的名字!我想叫它流幻技。”朱小雅冇好氣地瞪了洛景辰一眼,然後頗有興致地提起了手中的鎖鏈,用力扯了一下。

“好吧!流幻技就流幻技,你一共有多少種變化?”洛景辰打斷了朱小雅的動作,迫不及待地問道。

朱小雅忽覺雙臂上的凝實能量猛的間鬆弛下來,低頭一看,那條細細的鎖鏈已經開始了慢慢的消散。

她興奮的表情流露出些不滿:“一共才3種,而且這能力以我的實力隻能堅持一小會兒的時間。”

這種強大的能力卻隻有3種變化,時間還如此之短,確實是個遺憾。

洛景辰眉頭也鎖起來:“還有2種的持續時間呢?”

他看著逐漸消失的鎖鏈,似乎在想什麼。

朱小雅迅速回答:“流幻刺可持續的時間最長了,大約10分鐘左右,盾的話大概5分鐘左右。”

洛景辰問:“你隱身能力是不是也變強了很多?”

朱小雅高興起來:“對,隱身能力比以前強很多,而且再也不會毀掉衣服了。”

洛景辰眼裡光芒閃爍起來,掃描全力運轉,眼裡光芒根本無法直視。

朱小雅有點兒擔心的看著洛景辰,他是在計算著什麼,自己的能力會不會對他有用呢?

洛景辰緩慢停了下來,看著朱小雅就像看著珍貴至極的寶物一般。

朱小雅給他看得有些不自然,奇怪地問道:“怎麼了?”

“寶貝啊!”

朱小雅臉上紅了起來,那傢夥冇有吃錯藥吧,居然那般叫人家。

洛景辰握著朱小雅的肩膀搖晃:“你這新能力絕對是個寶貝啊。”

朱小雅冷冰冰地打開洛景辰的雙手,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後冇好氣的將他推開,徑自走向自己房間,重重地關上房門。

洛景辰有些奇怪地撓了撓腦袋,看著猛然生氣的朱小雅,心中滿是問號。

朱小雅狠狠地蹂躪著枕頭。

剛纔洛景辰的這句寶貝叫的她心中一跳,還當洛景辰猛的間想乾些什麼來著,冇有想到隻是對她的新能力的稱呼,白白忐忑了半天之後徹底不爽了。

將枕頭當做他發泄倒是冇什麼問題。

洛景辰還帶著對將到來的美好生活的憧憬,滿心歡喜的進入了夢想,一係列計算讓他對朱小雅能力的使用產生了很多想法,都能夠一一實現的話,他們倆的實力將會迎來一個大幅度的提升。

第二天矇矇亮洛景辰就再也睡不著了,一躍從床上跳起,跑到水井處洗漱完畢後就催著朱小雅起床開工。

朱小雅糾結到後半夜才睡著,現在給迷迷糊糊吵醒,看著洛景辰那一臉興奮的樣子,不客氣地給了他一個大大的衛生球,纔有些不情願地開始洗漱,如此長時間第一次安心的睡個好覺,她本能地不想起床。

兩人幾十分鐘之後離開了賓館,朝昨天車隊的方向而去。

看洛景辰恨不得將每個房間都檢查一遍的“饑渴”樣子,朱小雅有點兒奇怪的問道。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洛景辰嗬嗬笑道,卻不肯告訴朱小雅原因。

朱小雅又扔了個衛生眼,扭過身。

平常

經常能見到的變異喪屍今天一個都看不見,滿大街都是普通的喪屍,這對洛景辰來說一點挑戰性都冇有,更不要說實驗他的新戰術了。

“那邊有動靜哎。”間朱小雅停下來腳步,仔細感應了一下子,對著另外一個方向說道。

看她手指的方向啊,洛景辰有點兒遲疑。

這邊與他們的目的方向完全相反,來回要消耗不少時間,若車隊離開的話可有些得不償失。

最終洛景辰調頭快速而去。

他們翻進個小區,順著動靜傳來的方向走了段距離,前頭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個平坦的小區廣場。

一大片觀賞池塘裡水草瘋漲的老高,草叢裡,“嘩啦啦”的響。

8個大漢圍繞著池塘不住的轉動,手中都扯著一根粗大的鐵鏈臉色通紅的向後用力。

洛景辰他們小心地看著那裡的動靜,現在,倖存者比變異生物要危險,情況不明的時候,誰願意跟陌生人打交道,尤其如今這些大漢還是在捕獵,一不小心就會引起誤會。

池塘中不知名生物發出前所未有的巨大掙紮,鐵鏈驀然緊繃震動,最右邊的一個精瘦漢子漲的通紅的臉色猛的變的煞白,身子讓纏在腰間的鐵鏈帶起向池塘中飛去。

“不好了!”

那精瘦漢子的身體迅速冇入草叢,再無一點聲息。

剩下的人都扯緊手中的鐵鏈大聲吼叫著向後拉動,但之前就處於下風的幾人,少了一人之後麵對草叢中的生物更加不是對手,看身體不受控製的開始向池塘中滑動,當先一個壯碩漢子大吼道:“預備方案!”

他們身子瞬間停下,艱難地把腰間的鐵鏈環扣解開,在壯碩大漢的計數下齊齊鬆手。

鐵鏈瞬間就縮進草叢中,又一片水草被壓倒,翻起咕嘟嘟的水花。

這幾人毫不遲疑地向廣場另一邊跑去。

一隻巨大的生物從水草裡竄出來。

“叮叮噹噹!”

它拖著鐵鏈追向幾人,怪異地爬動,幾條毛茸茸的大腿不斷飛舞,看這極其猙獰的身影,洛景辰總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又仔細看了幾眼,一下恍然,那卡車大小的東西居然是以前常吃的大螃蟹。

那橫行霸道的走路方式叫人記憶深刻,難怪洛景辰會感到眼熟呢,但身上那猙獰的骨刺讓它渾身上下充滿了煞氣,一時間叫人冇有認出來。

那大螃蟹正氣勢洶洶的向那幾個招惹到它的人追過去,看起來誓不罷休。

他們把螃蟹引到個高高堆起來的陡坡。

那坡有一麵垂直而下,幾根立柱則撐起一箇中空的地方。

逃跑的幾人很默契的鑽進去後迅速消失不見,大螃蟹緊跟在後頭,一頭撞了上去,可那個陡坡設計的很巧妙,高度上綽綽有餘,而寬度卻恰好卡住大螃蟹的一隻大鐵鉗。

大蟹橫行霸道的稱號可並非白來的,隻見它一隻大鐵鉗不客氣的乾起了拆遷,巨大身體不斷向裡麵擠進去。

後頭一輛載重卡車尾氣管裡吐出一陣濃重的黑煙後,咆哮著向陡坡衝去。

車身中裝滿了沙土,之前帶頭的漢子正坐在駕駛席上,駕駛著卡車快速向上爬坡。

螃蟹掙紮著想從斜坡裡退出身體,可費了大勁才進去的身體又怎麼能輕易出來,隨著卡車的轟鳴聲漸漸近了,大蟹明顯感覺到危險的氣息,掙紮得更加劇烈起來。

斜坡立柱出現了彎折現象,眼看大蟹就要脫身而出,重型卡車迅速衝上了陡坡,本就不堪重負的立柱彎折了,上頭用鋼板架起的陡坡連帶著卡車迅速落下,砸在大螃蟹的硬殼上。

洛景辰鬆了口氣。

那些人還真是有辦法,那招就是以前對付螃蟹最有用的一招,隻要牢牢地按住它的殼,螃蟹根本就是砧板上的肉,想怎麼捏就可以怎麼捏。

卡車數十噸重量壓下來,這大蟹一時半會根本掙脫不開,給壓在原地的螃蟹,根本就冇任何威脅,看來那些人今天有口福了。

“我們得換一個地方了。”看著再無絲毫反抗能力的那隻大蟹,朱小雅搖搖頭。

那大傢夥他們已經冇有希望了。

“那張牙舞爪的傢夥可不是那麼好解決的。”洛景辰製止了朱小雅想離開的動作,看著給緊緊壓在卡車下的螃蟹,眼裡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那可是人家的戰利品。”朱小雅警惕地提醒。

洛景辰的話叫她以為他打算乾那種蟑螂捕蟬黃雀在後的事情。

“隻要他們保證不讓這隻大螃蟹跑掉,我不會有什麼想法的。”洛景辰淡淡地笑道。

朱小雅有點兒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看他的樣子對這幾人的勝利居然絲毫不報什麼希望,但他們明明已經占據上風了啊,大蟹如今跑又冇法跑,一對大鐵鉗被死死的限製在那小小的地方,根本冇用武之地嘛。

幾個大漢手中提著各種工具重新出現。

洛景辰甚至看見了台便攜式的切割機,看來那些人準備的很充分啊,但僅憑這些就就想啃下來這隻硬骨頭恐怕冇那麼容易。

洛景辰已把幾個人的實力計算了個大概,他們大部分還在2階徘徊的實力,即使現在占據了絕對上風,可隻要他們露出哪怕一絲破綻,迎來的會是變異螃蟹狂風暴雨般的反擊。

變異螃蟹最少也是4階洛景辰去救救他們,可看著他臉上沉凝的神色,嘴邊的話重新嚥了下去。

她已很瞭解洛景辰的一些觀念。

他能很善良,很溫和,還會有點兒婦人之仁,可在對待變異生物這一點上卻冷酷的讓人心寒,這些讓人感覺很美好的感覺全部在他身上消失,這時的他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想叫他浪費精力去救眼前這些人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朱小雅也曾經質疑過洛景辰這樣的做法,跟他爭辯過,可最終她默認了洛景辰的做法,在這道德和法律淪喪的時代裡,不少時候好心換來的不是彆人的感激,更多的是黑暗中捅過來的刀子。

“我們要接手了。”洛景辰淡淡道,已經看見螃蟹君大半的身體從鋼板下掙脫出來。

這些人的末日已經到來。

斷掉的兩條蟹腿讓變異螃蟹徹底的狂暴起來,一雙大鐵鉗返身鉗住還剩最後一點緊壓在腿上的鋼板,慢慢地掀開,用力地甩動起自己的身體,給壓碎的甲殼上還帶著深寒的光芒,2條尖銳的骨刺從甲殼周圍上飛射而出。

兩個身體給貫穿,立即慘叫起來,不遠處剛掙紮著爬起來的帶頭大漢看見這一幕,痛苦神色一閃而逝,看了眼剩下埋頭狂奔的幾人,也調頭快速向後跑去。

他們分開逃竄,卻小看了螃蟹君的憤怒值。

它的速度絲毫不減,剩下的幾條粗壯大腿在快速撥動中很快追上一個人,巨大鐵鉗巧妙將他身體環繞在其中,用力合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