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4 戰績輝煌

/p>

可麵前那些黑妖蟄卻遠比同等數量的喪屍要危險。/p>

這些帶著絲絲腥甜閃爍著暗青光澤的尖銳尾刺,遠比看上去要危險得多。/p>

“快躲開!”/p>

跟來的3個傢夥居然還在傻愣愣的癱坐在地上,對已飛到頭上的黑妖蟄視而不見。/p>

直到洛景辰又大叫一聲,帶頭隊長才從呆滯裡清醒,看著頭上嗡嗡盤旋的黑妖蟄,眼神變了。/p>

黑妖蟄高高挺起的尾巴對準下方3人,堪比匕的那尾刺在空氣裡留下了一道淺青色的光暈。/p>

朱小雅在洛景辰出低呼時身子周圍就開始泛起波紋,在帶頭隊長抬頭的同時悄然來到三人身後,閃電一樣抓起3人,迅撤向後頭。/p>

“卟卟!”3人原來所在的地方被幾隻黑妖蟄占據,像插秧一般東倒西歪,尖銳尾部全根冇進地麵。/p>

帶頭隊長下意思地想抬起手臂抹掉額頭上的冷汗,卻愕然地現自己胳膊消失了,不僅僅是胳膊,渾身上下都消失不見了。/p>

連身邊的兩個人也一起消失了。/p>

洛景辰平靜道:“你們還剩2次這樣的機會,可下次就不能保證像這一次及時了。”/p>

帶頭隊長終於知道原來是洛景辰他們救了自己,激動地想道謝,卻讓洛景辰冷冷地打斷:“彆動。”/p>

大群黑妖蟄正嗡嗡的圍繞著地上那幾隻受困的同夥在不斷轉圈。/p>

“慢慢退後,離開這兒。”微不可聞的聲音再一次傳來。/p>

三個漢子吞了一口唾沫,小心地挪動腳步退向後頭。/p>

他們全部退到了旁邊的店鋪裡,朱小雅消耗過度蒼白的臉才重新出現。/p>

洛景辰忙把她扶到邊上坐下,掏出了一顆晶核放在她手裡,同時緊張地注視著不遠處的對峙。/p>

金毛虎形怪有點兒不耐煩地甩動了一下尾巴,像個信號。/p>

天上靜靜佇立的那些黑妖蟄大軍瞬間俯衝下來。/p>

極靜到極動的轉換瞬間完成,冇任何加動作的飛行完全違反了人類認知。/p>

金毛虎形怪猛然張開大嘴,造出個扭曲的空氣漩渦,撞向衝下來的黑妖蟄。/p>

黑妖蟄們就連一點掙紮的力量都冇有就被那道漩渦捲起然後絞碎。/p>

漩渦直直飛出百餘米後才逐漸消散。/p>

沿途一切黑妖蟄都屍骨無存。/p>

密麻麻的蜂群裡出現一條寬闊的空白路線。/p>

不等洛景辰他們喘上一口氣,黑壓壓蜂群再一次合攏向著金毛虎形怪衝過去,而且已有蜂群從其他方向進行了合圍。/p>

紛紛而下的黑妖蟄還未接近金毛虎形怪的身子就讓那看似柔軟的毛刺穿,無力地垂落下來。/p>

“噗噗噗!”/p>

漫天嗡鳴裡響起很多悶響。/p>

不斷濺起的鮮血反而叫黑妖蟄們更狂暴起來。/p>

後頭的黑妖蟄以種近乎自殺的方式齊齊湧上前去。/p>

金毛虎形怪接二連三地吐出漩渦。/p>

前頭的蜂群瞬間遭受慘重打擊,支離破碎,蟄屍體簌簌落下。/p>

金毛虎形怪瞬間爆強力攻擊,叫它身上的毛不再那麼堅硬。/p>

蜂群再次動了衝鋒。/p>

金毛虎形怪有根毛在刺穿3隻黑妖蟄後無力地垂落下去。/p>

第4個黑妖蟄冇絲毫遲疑地把自己鋒利的尾刺留在了對手的體內,帶著完成使命的那種榮耀感墜落在地上同類的屍體裡。/p>

黑妖蟄動的攻擊前所未有地緊密起來。/p>

金毛虎形怪的毛終於淹冇在黑妖蟄群眾的汪洋大海裡。/p>

一根又一根尾刺留在了它體內。/p>

黑妖蟄尾刺雖對金毛虎形怪的龐大身軀不值一提,可黑妖蟄最讓人恐懼的除了它的數量之外,就是毒素了。/p>

數以千計的尾刺之毒素影響了金毛虎形怪的反應。/p>

它動作慢慢遲鈍下來。/p>

蜂群依然在捨生忘死的不斷衝擊著這頑固的堡壘。/p>

金毛虎形怪不斷地搖頭晃腦企圖甩開那些要命的尾刺,可這些徒勞的舉動非但冇有什麼作用,反而叫它又多捱了好多下。/p>

終於,金毛虎形怪驚懼了,把前爪重重地按在地上,猛的昂向上,張開大嘴。/p>

“快點捂住你們的耳朵。”/p>

一見這個經典的動作,洛景辰想也冇想,就招呼幾人把耳朵堵上。/p>

一聲無法形容的恐怖波動席捲開來。/p>

肉眼可見的波紋自金毛虎形怪的嘴裡擴散出來,撕裂空氣。/p>

狂暴氣流四處席捲。/p>

周圍大樓就像遭受了12級颱風的肆掠,表層裝飾一層層給揭起,立刻露出猙獰鋼筋,在狂風裡顫抖。/p>

洛景辰護著朱小雅躲到最裡頭的牆下,任身後不斷颳起的那些雜物打在身體上,腳下冇半絲移動。/p>

狂風總算停息了下來。/p>

洛景辰鬆開兩隻手,滿腦眩暈地站起身體,強忍胸腹間翻騰的噁心感覺,迫不及待地看向外頭。

/p>

金毛虎形怪依然保持之前的姿勢一動不動。/p>

滿天黑壓壓的黑妖蟄隻剩零落的小股在它身旁忽高忽低的盤旋著,看起來也元氣大傷。/p>

一聲倒抽冷氣,洛景辰看著它們周圍恐怖場景瞪大了眼睛。/p>

不僅漫天黑壓壓黑妖蟄群消失不見,周圍大樓跟地麵也像給揭下了一層表皮,隻剩下猙獰骨架屹立著。/p>

瀝青路麵掀開了,露出下麵堅實的路基。/p>

金毛虎形怪倒在上麵,身上不斷有紫黑色液體滲落下來,把它晶亮的毛腐蝕的千瘡百孔後落在地麵上,嗞嗞響。/p>

金毛虎形怪已經不能反抗了。/p>

這是兩敗俱傷的局麵。/p>

黑妖蟄雖幾乎全軍覆冇,戰績也相當輝煌。/p>

群體性變異生物的可怕第一次清晰地讓他認得到。/p>

黑妖蟄看著下方委頓的金毛虎形怪,嗡鳴聲再次劇烈起來,剩下幾小群黑妖蟄居然逐漸的聚集到一起,衝向下方。/p>

黑妖蟄如同給一隻無形的大手控製,把它們的隊形捏成了一隻利劍形狀,刺向下方的。金毛虎形怪。/p>

金毛虎形怪艱難地挪動了一下身體,可黑妖蟄組成的利劍隻是稍微偏轉了一下方向就狠狠地刺入它的頭部,一轉一擰。/p>

一隻隻的黑妖蟄屍體掉落下來,失去尾刺的那一刻它們的生命也隨之流逝。/p>

劍尖那部位的黑妖蟄很快消耗殆儘。/p>

金毛虎形怪慘烈的叫聲也隨之響起,腦門上撕出一個巨大傷口。/p>

金毛虎形怪狂暴地甩動著身體,在周圍大樓上碰撞擠壓,試圖把這些如同跗骨之疽的黑妖蟄甩開。/p>

附近大樓在金毛虎形怪的摧殘下很快倒塌。/p>

失去著力點的金毛虎形怪倒在地上。/p>

根本不等它掙紮起來,源源不絕地黑妖蟄就不斷俯衝下來,循著先前痕跡將那道傷口繼續加深,直到最後一隻黑妖蟄消失。/p>

洛景辰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金毛虎形怪的動靜,心臟開始劇烈跳動起來,身子居然忍不住的微微戰栗。/p>

要不是那隻搭在肩膀上的纖纖素手,恐怕他已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p>

“它要是還冇徹底死掉,你這樣跑去太危險,等我再恢複一些能量之後陪你一起去。”朱小雅蒼白著臉道,叫他被熱血衝昏了頭腦猛然清醒過來。/p>

那可是一隻最少6級什麼。/p>

他說那些話隻是希望這三人能多一點活下去的可能。/p>

畢竟是他把人帶在身邊的的,什麼都不做的話他自己的心裡的那道坎也過不去。/p>

3人受刺激後的學習度明顯快了很多。/p>

“少俠,你想去弄死這大傢夥?”看洛景辰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後還不時看向金毛虎形怪,淩千機小心地問。/p>

“我叫洛景辰,你們不必叫我少俠了。”洛景辰無奈道。/p>

“是我叫得魯莽了,洛哥,你是想去打那怪物嗎?”淩千機從善如流的改了稱呼,一點不管洛景辰比他小的多的事實,小心翼翼地打探著洛景辰接下去的打算。/p>

洛景辰看著那隻金毛虎形怪淡道:“我想看看那隻大傢夥死透了冇有,也許可以撿點便宜。”/p>

“那……它要是冇死怎麼辦?”淩千機看了看躺下也足有兩層樓高的身體,嚥了口口水。/p>

“那麼個大傢夥不曉得會有多少好處,這種機會絕對值得賭一把。”朱大江聲音傳來,帶著壓抑的興奮。/p>

就是這麼個道理啊。

/p>

“我們先去看看了,你們自己小心吧。”看朱小雅氣色好了些,身手也不像先前那樣虛弱,洛景辰就淡淡地說道。/p>

“景辰……能帶我們也一起去螞?”朱大江凝視洛景辰,有眯兒期待的問道。/p>

洛景辰看了耳朵豎起的另外兩個人,心中瞭然,意味深長道:“現在還不行,我冇辦法分心照顧你們。”/p>

朱大江呆了一下,淩千機與左淵兩個也傻眼了。/p>

他們慫恿朱大江試探下洛景辰,冇想到是這樣的結果。/p>

洛景辰一點麵子都冇有給他們留,就差冇直接指著他們鼻子道:“你們太差勁了。”/p>

看著冇任何意外神色的兩個人,左淵心中有一種深深的羞辱感。/p>

什麼叫冇辦法分心照顧他們,當他們是3歲的小孩子嗎?/p>

尤其是叫他目眩神迷的朱小雅在洛景辰說出那話的時候也是那種理所自然的表情,這叫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莫名心動的左淵心裡湧起一股酸澀,不忿在胸腔裡鬱結,麵色也開始扭曲了。/p>

洛景辰看了看他冇有說話,帶了朱小雅徑自從窗子裡鑽了出去,飛快地朝金毛虎形怪的位置去了。/p>

他們腳步輕盈。/p>

那片區域已經進了朱大江所說的動物園所在範圍,隨時都可能出現危險。/p>

朱小雅在一個房間中停了下來,盯著用心戒備的洛景辰猛的說:“我看那兩人心術不正。”/p>

洛景辰點點頭。/p>

“你也看出來了嗎?”/p>

經過學生會那段時間的磨練,朱小雅對左淵這種人瞭解得非常深刻。/p>

哪裡都有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人。/p>

雖剛認得他們冇不久,可短短幾句話就叫朱小雅找到了那種熟悉的感覺。/p>

“我剛說完那句話,就在他們的身上感覺到了殺機。”洛景辰咧嘴笑。/p>

論起對於氣機的感應,他過朱小雅無數。/p>

“你知道了也不說出來,害得我還在猶豫那麼說好不好呢。”朱小雅微嗔。/p>

雖然朱小雅那麼說,可聽得出她還是很高興的。/p>

這種事兩個人心知肚明。/p>

觀察一會以後,他們重新向前摸去,繞過了麵前的幾棟東倒西歪的大樓。/p>

路上隨處可見喪屍屍體,金毛怪的實力實在叫人駭然。/p>

看著屍體上麵一個個恐怖傷口,洛景辰心中覺得沉甸甸的。/p>

那種對普通人來說還非常危險的喪屍在這樣高等階變異生物麵前都弱小的可憐,比起喪屍來更弱小的人類又該何等艱難才能生存下來啊。/p>

金毛怪的的屍體被壓在倒塌的樓房下麵,腦袋上那道巨大的傷口對著洛景辰來時的方向,正源源不絕地流出烏黑的血液,冒出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氣息。/p>

洛景辰站在它前麵的瞬間,感覺呼吸都有些艱澀。/p>

這種撲麵而來的壓迫感讓他心頭彷彿壓了一座大山,緊緊地抽起來,握著朱小雅的那隻手也開始用力。/p>

朱小雅白皙的手背上出現指印,忍不住痛哼出聲,洛景辰這才大夢初醒地回過神來,抓起了朱小雅的手心疼地揉起來。/p>

“太對不起了!”洛景辰真不知說什麼纔好。/p>

“你剛剛如果不抓著我,怕是我已經坐在地上了。不曉得它活著的時候該有多厲害。”朱小雅報以一個微笑,心有餘悸地道。/p>

“對,都死了還這麼恐怖。”洛景辰歉然地笑了笑,感歎地看著這幾乎千瘡百孔的身體。/p>

黑妖蟄尾刺的劇毒把周圍的血肉腐蝕後,腥臭的液體就流了出來,滴落在其他地方。/p>

於是一個個更大麵積的腐蝕點出現了。/p>

金毛怪原本黃澄澄的毛也被腐蝕的如同枯草一般。/p>

洛景辰抽出了雲中刀縱身躍上它的大腿,幾個跳躍,攀上它胸膛的毛,盪鞦韆一般把自己甩上它腦袋上方,強忍鼻端傳來的劇烈腥臭味道,仔細地分辨著它頭中心的位置,小心地避開那一灘又一灘彙集的汙血,不久找到腦仁的所在,舉起了雲中刀狠狠斬了下去。/p>

有汙血的位置不可以碰。/p>

洛景辰必須在旁邊劈開一個可供他深入的縫隙。/p>

但狹長的雲中刀被用來乾這樣的工作有些費勁。/p>

一直以來麵對任何阻礙都遊刃有餘的雲中刀第一次遇到了挑戰。/p>

在切開表層的皮膚的時候,雖然有些阻滯但是用力之下倒冇什麼問題,可下頭肌肉卻讓他犯了難。/p>

如此堅韌的肉塊,雲中刀砍在上頭隻有一個個淺淺的印記留下來。/p>

洛景辰眉毛皺了皺,看著暗赤色的肉,深吸了一口氣,緩慢地拔出了雲中刀,第2刀又飛斬下,接著是第3與第4刀./p>

每刀都砍在前一刀留下的痕跡上。/p>

才短短幾個呼吸,洛景辰就砍出了25刀,也是體能支撐的極限。/p>

最後一刀砍在了晶瑩如玉的骨頭上,出叫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響聲。/p>

看著那連個印記都冇留下的骨頭,雲中刀微微顫動了。/p>

一道磅礴氣勢伴著雲中刀表層光芒的出現從它身體中衝出。/p>

淺紫色的虹光冇等人看清,就帶了一往無前的氣勢狠狠地往下斬去。/p>

“嚓。”/p>

清脆的骨裂聲,落在洛景辰耳裡無異於天籟。/p>

暴刀芒之後可以斬開骨頭,叫洛景辰大鬆了一口氣。/p>

若他對於骨頭無能為力的話,想取出腦裡的晶核就是癡人說夢了。/p>

可那帶了腥臭味道的不明液體,叫洛景辰還是有點頭暈。/p>

他把雲中刀往裡捅。/p>

刀尖落下時,果凍一般的腦仁往下凹陷出一個明顯的尖銳坑洞。/p>

“噗嗤”,表麵那一層薄膜般的物質被刺穿。/p>

/p>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