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5 傷痕

/p>

洛景辰小心地握著雲中刀來回掃動,仔細地感受著下頭情況。/p>

這兒位置距離的腦仁核心的位置還差的太遠,想從上頭掏出晶核的想法徹底落空。/p>

他必須把金毛虎形怪的腦殼刨開,再鑽進去。/p>

然而當金毛虎形怪的威懾力隨著時間而不斷消失的時候,這兒肯定會引來其他一些變異生物。/p>

那時就算可以拿到晶核,他怕也冇命去繳納了。/p>

“既然如此……”洛景辰把目光對準下方那道猙獰恐怖的傷口。/p>

傷口兩邊肌肉在毒素的腐蝕下已經徹底糜爛,化作一股又一股腥臭的液體流下去。/p>

連最叫人頭疼的骨頭都開始微微泛黑。/p>

淡淡刀光往下方飛射,從骨頭上分離出一塊腐肉,露出了裡頭還未徹底變質的地方。/p>

幾道刀光飛射,洛景辰化身成的話叫他眼睛瞬間一亮,可城府極深的他瞬間想到了更多的問題,目光閃爍一會才緩慢開口:“千機,你這話說得不對了。那級彆的東西豈是你我能染指的?嗬嗬!”/p>

一邊說一邊視線在周圍掃動。/p>

朱小雅的隱身能力曾救了他一命,讓他留下深刻映像。/p>

由不得他如今不多想。/p>

左淵臉色一正:“淵哥,怕他什麼?他們兩人這會兒不曉得在哪兒撈好處,那還顧得上我們幾個,我說,我們不如乾一把!”/p>

淩千機沉默一會兒:“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你想去見識見識還行,可其他的事就算了吧。”/p>

左淵眼睛轉了幾圈,麵色一鬆,張開手臂把淩千機抱住道:“千機,看把你嚇成什麼樣子了,我隻是開玩笑的而已。”說著鬆開手在他胸口重重錘了一下,“我是白癡嗎?我隻是想見識一下這樣的大傢夥而已。”/p>

淩千機跟著嗬嗬笑起來,心中暗罵:“混帳,試探起老子來了,老子差點讓你忽悠了。”/p>

朱小雅色終於舒緩了些,悄然把武器插回自己腰間,繼續靜靜地佇立在那裡。/p>

兩人低笑時眼中不約而同閃過的意味深笑意被她忽略過去。

/p>

他們把身後拖著的個包裹打開,一些工具整齊地擺放在裡麵。/p>

兩人每人拿出一捆繩子慢慢摸到金毛虎形怪的下方。/p>

朱小雅總感覺有一些不放心,遲疑一會兒之後悄然跟在兩個人身後,這樣就算他們有什麼企圖也可以及時製止。/p>

不時滴落的漆黑液體把不少毛腐蝕的脆弱不堪,令兩個人的攀爬添了很大的麻煩。/p>

平常用起來很鋒利的匕現在鈍的就像冇開刃一般,得用儘全力才能刺入金毛虎形怪的一點表皮。/p>

近距離看那道恐怖傷口,兩人眼裡的驚懼一閃而逝,可以目光立刻給不遠處一個孔洞吸引。/p>

那兒冇有任何液化之後的血肉。/p>

兩人心照不宣地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裡的那道一閃而逝的光彩。/p>

“裡的屠龍勇士也就這樣了吧?”左淵擺了一個姿態,對旁邊還在心不在焉地尋找什麼的淩千機說道。/p>

“你這踩的又不是龍,不要彆玩了,快找洛景辰他們吧,好久了怎麼半點聲息都冇有。”淩千機麵色一正,擔心道。/p>

“那找找他。”左淵呆了呆,瀟灑地點了點頭,四下觀察著。/p>

朱小雅站在高處。/p>

兩人的舉動都被她儘收眼底。/p>

左淵見到這孔洞之後的表現更讓她清晰看在眼中。/p>

故意擺出這樣子引人注意,看起來他不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冇有其他想法啊。/p>

朱小雅悄然從另一頭躍下,迅跳到了那孔洞上頭,身形消失在那個地方。/p>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幾個字讓她詮釋的淋漓儘致。/p>

即使她冇隱身,稍不注意也不會有什麼人看到,何況是現在這個時候。/p>

可她忽略了由於角度原因一直側著身子的淩千機,雖冇看見朱小雅的蹤跡,可孔洞上頭的細微變化卻被他儘收眼底。/p>

他轉身向左淵走過去。/p>

洛景辰彎起手臂把雲中刀緩慢收回,右手已伸出,下一秒種這顆璀璨的晶核就會落在他的手裡了。/p>

一聲巨響忽然炸開,腳下的巨獸神經收縮起來,手裡的晶核飛向後方。/p>

洛景辰手裡刀芒暴漲,緊跟著返身砍向後頭。/p>

洛景辰感覺到後頭有人接近。/p>

朱小雅道:“是我啦!”/p>

洛景辰手裡刀勢偏轉,重重地砍在旁邊的腳下。/p>

朱小雅抱了晶核冇好氣地瞪了洛景辰一眼,把晶核扔過來:“快出去吧,外麵兩個麻煩該解決一下。”/p>

說完不理會洛景辰,轉頭向外走去。/p>

這兒的味道太難聞了。/p>

要不是擔心著洛景辰,她纔不會下來。/p>

剛纔那一瞬間洛景辰害怕晶核被人搶去,根本冇去分辨那人身體上的氣息,冇有想到是朱小雅。/p>

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p>

朱小雅怕是要被他氣死了。/p>

從孔洞裡麵鑽出來,洛景辰看見一大塊焦黑的痕跡。/p>

那就是之前生爆炸的地方。/p>

上頭接二連三的扔下幾個渾圓的球體。/p>

危險感覺刺激得洛景辰渾身汗毛倒豎,想都冇想就撲向後頭。/p>

一聲巨響在耳旁炸開,洛景辰耳裡失去了一切感覺,隻餘腦海裡不斷迴盪的轟鳴聲。/p>

他覺得有人在不斷的叫他,甩了甩頭,兩隻耳朵終於恢複了一些兒能力,就聽朱小雅急促地叫:“景辰!毒液流過來了。”/p>

漆黑液體正不斷填充那炸開的肉坑,滿溢後流向他的位置。/p>

液體越流越快,而朱小雅給那炸斷了之後自動收縮成一團的神經們纏繞起來,一時掙紮不出。/p>

這刻洛景辰腦中的所有意識都消失不見,眼裡隻剩下不斷在掙紮的朱小雅,加上不斷地接近的毒液。/p>

他身子動了。/p>

雲中刀光吞吐不定,在這一團緊縮的神經上頭不斷切割。/p>

外科手術一般精微的控製,很快把朱小雅從收縮的神經中分離出來,再抓住她擲向後方。/p>

送走朱小雅之後,洛景辰轉身揮刀猛然劈下。/p>

一道深深的溝壑出現了。快流動的毒液很快把其填滿。/p>

藉著那短暫的時間,洛景辰身子向後爆射,又是重重地一刀劈下。/p>

這幾層溝壑大大地減緩了毒液的流動度。/p>

洛景辰他們又重新回到了晶核壁障周圍,看著那層疊的神經組織,洛景辰也感覺自己的太陽穴不斷漲動。/p>

他砍斷了大段神經,可收縮成一團的神經組織冇多久又堵住那裡。/p>

洛景辰用力的一刀又無功而返。/p>

朱小雅指著個位置道:“往這裡劈。”/p>

連著劈了幾刀後,毒液又一次近在咫尺了。/p>

洛景辰心裡的求生本能徹底爆,順了朱小雅指出的那個位置,雲中刀悄無聲息地冇進其中,用力往回一拉。/p>

“嚓!”/p>

已經丈許長的傷口停止了再擴大。/p>

前頭一塊形狀奇怪的骨骼擋住了他們的去路。/p>

洛景辰根本冇多餘的考慮時間。/p>

那可惡的阻擋叫他本就緊繃的心絃再度拉緊,出離憤怒。/p>

擋我者死!/p>

迷濛光彩在雲中刀上不斷彙聚。/p>

刀尖凝結出一道尖銳的鋒芒,氣氛壓抑得叫人要窒息。/p>

身後快彙聚的毒液停頓了瞬間。/p>

洛景辰跨出去,手裡雲中刀閃過寒光,如同一個信號般,一切都恢複正常,毒液也重新張牙舞爪地飛濺過來。/p>

洛景辰感覺刀尖上凝結的刀芒不斷地給消磨。/p>

前頭那奇形骨骼上一道平滑的裂紋不斷擴張,可雲中刀前行的度卻越來越慢了。/p>

洛景辰的臉因為用力將咬肌的形狀清晰繃顯出來,嘴角蔓延開一絲絲血跡,額角大顆的汗珠滾滾而下。/p>

他暴喝了一聲,雲中刀裡重新注入了力量,剩餘3o%的骨頭應聲而斷,散出濃烈的惡臭味道。/p>

洛景辰來不及多說什麼,把朱小雅把推上前,雲中刀調轉,又是一刀重重砍下。/p>

腳下神經組織悄無聲息地斷裂收縮。/p>

此時朱小雅高佻的身材用一個讓人瞠目的動作從那個狹小的裂縫擠過去。/p>

洛景辰心中的緊迫感降低不少,雲中刀不斷地在下方神經組織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刀痕。/p>

毒液流動度終於慢上了那麼半絲,洛景辰這才掉頭向這已經重新收縮起來的裂縫跑去。/p>

一半身體已經擠過去,毒液已把之前的刀痕溢滿,快流向他腳下。/p>

洛景辰計算了一下,各種念頭在心裡一閃而逝,雲中刀再一次高高地舉起。/p>

掐好時間,風險算小的。/p>

洛景辰幾乎是瞬間做出了決定。/p>

他身體扭動起來,擠向另一邊。/p>

與此同時,又傳來一聲劇烈的響聲,伴隨著可怕震動。/p>

洛景辰本能地豎起刀擋在身前,下一秒鐘感覺到雨滴一般的液體不斷灑落,從雲中刀擋不住的那些地方打在他的臉上。/p>

洛景辰覺得自己臉上被人倒上了強酸,劇烈的麻癢伴著吱吱作響的腐蝕聲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不禁伸手去摸了一把,滿手液體是溫乎乎的,裡麵有小塊剝離的腐肉。/p>

洛景辰頭皮麻。/p>

有一點他知道得清楚。/p>

他毀容了!/p>

這認知重重地擊在他心底,臉上的劇烈痛楚居然遠離了他,心裡空蕩蕩的感覺再度出現,壓抑的氣氛籠罩在周圍,周圍收縮的神經好像被一張無形的大手撥開,透出微弱的光線,露出後頭這個有著平滑的截麵的骨頭。/p>

朱小雅顧不得洛景辰身上那古怪的氣氛,上前把他一把扯了過來,就如同塞過去個雞蛋,脹開的神經組織再一次合攏,把兩邊的世界隔開。/p>

朱小雅看清了洛景辰的樣子,全身血汙把他半邊身體覆蓋,一個又一個拳頭大小恐怖黑色傷口四處分佈著,流出了黑紅相間的有毒液體,流經處一個又一個個水泡接連鼓起。/p>

隱隱成型的氣罩幫他隔開了大部分的黑紅汙血,可那些恐怖的傷口中還在源源不絕的流出。/p>

洛景辰清楚知道自己的處境,那毒源不處理掉,汙血不可能停得下來。/p>

洛景辰把雲中刀交到右手,刀芒閃了一下,肩膀那兒出現一塊碗大,血水湧出來,劇痛叫洛景辰腦中一陣陣眩暈。/p>

盯著這些越來越大的傷口,他咬著牙又揮出幾刀。/p>

好幾團烏黑血塊掉在地上很快化為一灘毒液。/p>

“背後的也幫我切掉。”/p>

他用嘶啞的嗓音說著,調轉雲中刀柄,遞給朱小雅。/p>

朱小雅看著洛景辰那強忍著劇痛而扭曲的麵龐,銀牙緊,接過了雲中刀,快背後的幾大塊腐肉切下,剩下些星星點點的小地方,在不斷流出血液的稀釋下已經無法在繼續擴大。/p>

汙血流光以後,就留下了一個龍眼大小的坑洞。/p>

朱小雅看著洛景辰千瘡百孔的身軀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p>

“我還冇哭,你哭什麼?”洛景辰咧咧嘴想笑,但牽動大大小小的坑洞,痛得倒抽了口冷氣。/p>

“我帶你回去吧,包袱中還有些止血劑繃帶。”給洛景辰的動作提醒,朱小雅也起起現在不是傷心時,忙站起來就要揹著他向外走去。/p>

“等一等,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冇乾!”/p>

洛景辰掏出璀璨的晶核,自嘲地笑起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它我付出的代價也不小了,不曉得這一下會得到多少獎勵啊。”/p>

朱小雅眼裡哀傷之色一閃而逝,很快給閃閃寒光取代了。/p>

如今洛景辰的樣子讓她很心痛,這一切都因那兩個壞蛋而起!/p>

洛景辰默唸:“蘭蘭,我繳納能量。”/p>

晶核冇一會兒就變成了透明的樣子。/p>

朱小雅心神也給吸引過來,看著閉著雙眼的洛景辰,她在心裡暗道:“這就是洛景辰的那個秘密了吧。”/p>

喜悅之色在洛景辰臉上根本無法掩飾。/p>

那顆晶核給了他個大驚喜。/p>

居然有足足一千點的積分獎勵,叫他名次直接躥升到前百名,一隻腳跨入了第一梯隊的行列,距離第一名也不到千分的差距了。/p>

看著洛景辰眼裡的喜色,朱小雅問:“好了是嗎?”冇問彆的。/p>

洛景辰點點頭,朱小雅的體貼做法叫他心頭湧起一陣暖流,看起來是要找個時間告訴她係統的存在了。/p>

“我扶你。”朱小雅把他一條手臂搭在肩膀上,向上用了一下力。/p>

洛景辰視線在周圍掃過,忽出聲叫停,拄了雲中刀走向他們鑽過來的地方。/p>

那兒躺著一截平滑的截麵體。/p>

鼻端充氣的惡臭讓洛景辰當自己鑽進了金毛虎形怪的某個臟器,可這截斷裂的潔白截麵體卻讓他猛的明白過來。/p>

這兒明明就是金毛虎形怪的巨大嘴巴。/p>

腳下是它恐怖的舌頭,而洛景辰先前砍斷的那截出乎意料堅硬的物體,並不是什麼骨頭,倒是它的後槽牙。/p>

洛景辰把雲中刀提到了麵前,看刀上氤氳的紫紅光澤暗淡稀薄不少,有個大膽想法冒了出來。/p>

砍斷牙齒的時候,洛景辰有非常清晰的感覺。/p>

雲中刀的鋒銳程度是不會造成這樣的效果的,可以成功把這顆牙齒截斷,憑藉的是他在瘋狂之中凝結出來的刀芒。/p>

/p>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