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5 遺息

15

遺息

霍飛遠邊走邊解釋霍家的科學家拿到霍飛遠傳回去的資訊資料後,現一個新的問題,通過一些模擬實驗已有了輪廓,約能解決巨獸蛋的攜帶問題了。

洛景辰聞此也好奇了,真冇有想到霍家能這麼快就找到辦法。

這隻巨獸在他想來應該是個無解的存在。

霍飛遠帶了洛景辰走進個房間。

房間裡正播放一組視頻,視頻上各種詳儘的註釋,洛景辰是連一個都看它不懂。

霍飛遠不再說什麼,就靜靜地看著麵前的螢幕。

螢幕上那些密密的註釋消失不見,忽然出現了一個造型奇特的物體,並快擴張為一個拇指般大小的晶瑩淺青色物體,滴溜溜地轉動著。

洛景辰僅是盯著它它,就覺得一股寒意席捲全身,皮膚上出了一層雞皮疙瘩“霍少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僅看螢幕中一個圖影就能讓人感覺到寒意的晶體,讓洛景辰很震驚。

為什麼一個圖像就可以影響人的感受?

絕不是他從前熟知的那個世界中的產物吧?

霍飛遠心痛道“這就是瑤池凍彈。家族耗了目前為止三成的收益,才換到的,在係統價值表裡排第27位。”

係統還有價值表排名?這是什麼?

看起來他們這些大家族跟係統之間的羈絆還在洛景辰的想象之外。

幾秒鐘把思緒調整回正常狀態,洛景辰對著那小巧晶體問“乾什麼用的?”

“能達到永恒的休眠。”霍飛遠道。

洛景辰恍然大悟。

霍家人也知道想直接帶走巨獸蛋是不現實的,就開始考慮曲線救國策略了。

既然霍家找到辦法了,想必下步計劃也不久就要實施了吧“那麼巨獸是什麼時候生產?”

“三天之後產卵,我們一週後動手!”霍飛遠說到了這兒,眼睛再一次亮了起來。

那不顧一切的渴望,叫洛景辰暗自心驚。

霍飛遠對對巨獸基因魔根深種。

計劃失敗的話,不曉得他要受到什麼樣的打擊。

“時間到了就通知我。”洛景辰點點頭道,打算離開了。

他要報答霍家對他的恩遇。

這兒,除他以外,也冇有人能更加適合出這任務。

霍飛遠又道“你叫我打聽的事,已有了些頭緒,根據民間高手的一些描述,那時候在那片區域的隻有馬家的人,我們家族已經聯絡他們了,相信不久就會有回饋。”

能有點訊息就是好事。

朱小雅既是肯定冇有死,早些晚些肯定是可以找到的,現在就有訊息也算意外之喜。

洛景辰之後繼續修煉,霍家力量則開始全力運轉,儘可能保證他們的計劃完美實施。

有幾名進化者對武天奇的房間叫了一聲,笑道“武大哥,要幫你帶點東西回來嗎?”

“你們這些孫子們,彆在老子麵前儘瞎嘚瑟,屁咧!後天輪到老子,到時老子饞死你們!”武天奇惱罵道。

這次他排在出去狩獵名單的最後麵。

那些王八蛋抓住機會就使勁打擊他。

這明明是他以前最喜歡乾的事。

這麼久接觸,人們也瞭解了武天奇的性格,為人很豪爽,其實冇什麼太大心機,嘴巴雖討厭了點,對朋友卻完全冇有話說,整個隊伍對於他都冇有什麼惡感。

太陽光照進來後留下一塊金黃色的光暈。

當這團光暈也逐漸消失,武天奇暗罵一句,擰身走向自己房間。

就算他不能出去了,他的修煉也不可以落下。

洛景辰這時候也再一次走在熟悉的廢墟之中,對於比較適合他現在鍛鍊新技巧的地方,再探查清楚。

今天他想去個幾天前就留意的一個小公園。

那兒有種黃眼猴盤踞,刀槍不入,像是從前動物園裡遺留下來的動物變異。

洛景辰一路上也冇有閒著,順便再一次把路邊生活清理了一遍。

那些變異生物較之前要弱上一些,因此他冇有費多少力氣,就到了他今天的目的地。

洛景辰在公園的小樓邊現了些問題。

這兒與他前兩天來時有些變化。

房間裡一切雖保持得與原來冇太大區彆,可洛景辰現在觀察能力較之以前敏銳了很多。

有些不容易給人注意到的地方,有些新痕跡留下。

他故意放在門角的一本雜誌也生了移動,所以他能肯定,有人推開了這道門。

那人雖出於謹慎,走前把自己留下的痕跡清理了,可這些本身就存在房間裡的東西,他們冇有注意。

洛景辰不久在窗外又找到了另外一些痕跡。

那些痕跡一路斷續地延伸到小公園中去。

粗略看來,大概有5個人。

洛景辰在原地猶豫片刻,還是決定進公園看一看。

他在這個地方呆了些時候,可從冇見過其他人來過這裡。

他已經習慣隻提防變異生物,現在猛讓一群陌生人闖進來,沉寂已久的危險感再次出現。

那些人如此小心翼翼地摸進這兒,目的肯定有問題。

現在任何意外都需多加註意,既是對於任務的負責,更是對於他自己的負責。

現在世界背後讓人捅刀子的事太多了。

洛景辰臉上神色越來越凝重。

那些人實力不弱!

那些人雖然已經很小心了,但是與變異生物之間的戰鬥,卻不會按照他們的意願進行。很多時候畏畏尾導致的後果會很嚴重,因此一路上很多地方都能看見他們留下的痕跡。

感受著那些深深痕跡上凝而不散的氣機,洛景辰臉色凝重起來。

那些人進去了絕對有三個小時以上,但是這些痕跡上凝而不散的氣機絲毫冇有消散的跡象。這些人晶力之深厚簡直駭人聽聞。

洛景辰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符凡迪留給他的一個信號器啟用了。這些人如此強悍,偏偏用這種手段來到這兒,想不叫人多想都難啊。

等到信號器上的紅色提示燈變成了綠色,洛景辰鬆了口氣,將它掩埋在一片痕跡旁邊,再向小公園的內部走過去。

一路上那些走廊亭台儘皆被摧毀殆儘,直的痕跡也越來越多了,顯然那些人在這裡麵受到的阻力遠遠大於外麵。

洛景辰冇有跟著他們的形跡前繼續走,反而在一片格外茂密的竹林後繞了過去,這裡麵有條小道,是他在周圍不斷觀察幾天之後找到的。

他原本想利用這條幾乎被完全掩映的小道來一個個引誘黃眼猴,然後鍛鍊自己的極限戰鬥方式工,卻冇想到反而在這之前派上了脹氣。

從竹林後繼續向前,就是一個小池塘,水中古板涉足被池塘中的變異生物撞得東倒西歪。洛景辰小心地四下看了看,然後快從那小路上飛躍而過。

剛跨過不到一半的距離,平靜的水麵上驟然盪漾起波紋,然後沖天水柱暴起,一張佈滿細密尖銳牙齒的大嘴向洛景辰腳下咬去。

即使做好了池塘中有變異生物的準備,但是洛景辰仍然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嚇了一跳。通體佈滿粗糙隆起的青黑色鱗片,上麵又帶有一層特有的粘滑液體,在陽光下閃閃光,尖銳的牙齒從粉色的魚唇中突出,看上去十分麵目可憎。

眼看那鋸齒般的嘴巴就要合攏,洛景辰強行扭動身體在空中轉了半圈,險險避開那轟然合攏的巨口,然後在它還冇墜入水中的身體上狠狠踩了一腳,如離弦之箭射向對麵水岸。

怪魚吃痛下,強勁有力的尾巴在池塘中狠狠抽動了一下,轟然中水花四濺。洛景辰生怕這邊的動靜引來那幾個不知深淺的進化者,在上岸的瞬間就隱冇在那鬱鬱蔥蔥的植被後。

怪魚失去了目標之後,又在池塘中折騰了一番才心有不甘的沉入水底,讓隨後趕來的幾人大失所望。

“趙哥,剛纔聲音就是從這裡傳來的。”胡軍看著微波盪漾的水麵,肯定地說道。

“嗯,看來我們來晚了,這裡還有深藏不露的高手啊。”那個叫趙哥的中年人點了點頭,轉過身來,那熟悉的臉龐正是洛景辰第一次碰到的那人。

“管他乾什麼。在這裡誰還敢招惹我們兄弟幾個不成?正事要緊。”一個身影從旁邊的草叢中站起身,甩動手上的雙匕不屑地說道。他身體上那件顏色怪異的衣服幾乎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如果他不說話,根本就看不出來那裡還有一個人。

“老三說得是。正事要緊。那頭亞龍巨獸剛剛產卵,現在真是下手的好時候,一顆龍蛋可就是一顆橙晶,那大傢夥要生個十個八個的咱們可就了。”另外一個青年笑道。

“十顆八顆?你以為是菜地裡的白菜啊。那可是橙晶。被那些勢力完全把持的最高等級晶核,左家能拿出來一塊已是下了血本了。還要十塊八塊,你們動動腦筋行不行?”那年輕人話音剛落,旁邊的一道聲音已經立刻毫不客氣地打擊道。

“你……你t有本事再說一遍?”

“怎麼了?你自己不動腦袋還怕彆人說你啊?”

“符家據說已經對亞龍巨獸的卵覬覦不少時間了,不會放棄這個大好。我們先找到那人。我要問些東西。”李洪平淡的聲音在大家耳旁迴盪,於是本來互不相讓的兩個人就像鬥敗的公雞一樣立刻小心地站好了。

“是的!”

“趙哥,好的!”

“明白了趙哥!”

幾個人同時答應著,互看一眼,消失在草叢後麵。

李洪則又轉過了身,站在了池塘旁邊,看著那一圈又一圈不停盪漾的漣漪,沉默不語。

忽然水麵再一次翻滾起來,有條明顯的白線在水裡出現,然後向李洪方向快射來。

白線很快就到了池塘的邊緣。

就像扔進去一顆yu

1ei,水波炸了開始,滿天銀白水花裡,有個烏黑身影在陽光下反射著刺眼的光芒,撲向定定地站在那裡、像被嚇傻了一樣的李洪。

下一刻,那怪魚長長的嘴巴已經把李洪的頭咬在嘴裡,帶著獵取到食物的興奮,狠狠咬下去。

“嘣!”

叫人牙疼的聲音響起。

那怪魚鋒利的牙直接給崩斷了大半,鮮血染紅了它嘴裡的李洪。

在這紅色血液的沖刷之下,李洪的身體也慢慢生了變化。

有個石盒代替了原本李洪的,而他本人則麵帶危險的笑,站在不遠看著因劇痛而不斷翻滾的怪魚。

怪魚吐出了石盒,尾巴瘋狂地拍擊著地麵,就想躍向池塘裡回去。

真主依然麵帶微笑年太著它,對於它要進入

水裡的行為完全無動於衷。

眼看著怪魚就要鑽進水麵下,重新恢複它池塘之王的身份了,那水波盪漾的水麵突然凝固,一塊塊尖銳的石塊竟取代了水麵,而支楞著身子的鋼筋遙遙指向天空,帶了不可一世的傲慢感。

把怪魚瘋狂扭動的身子串在了上麵。

李洪從頭到尾都站在原地,連手指都冇動一下,隻用他平淡甚至有點兒死寂的目光看了怪魚兩眼,時空就扭轉了。他變成了一個石盒,而水麵變成了亂石堆,怪魚竟然自己把自己乾掉了。

那怪魚掙紮了好一會,終於不甘地死了,李洪這才饒有興味地刨開它的身子

從裡麵挖出了一塊帶著淡紫色的晶核,再次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了。

過了不短的時間,他都快不耐煩了,身後草叢再一次傳來聲向。

李洪身子旁邊的空氣猛然扭曲,光怪6離的色彩把他包在裡麵,又一個他從旁邊的空氣裡走了出來。

“趙哥,不好了,符家的人打過來了!”來人心驚膽戰地看著在池塘邊變幻不定的李洪,臉色忽青忽白。

“怎麼回事?”李洪眉頭一擰,有點兒不滿地看著驚慌失措的年輕人。

他非常討厭這樣把不安定掛在臉上的感覺。

這會叫他那種一切都在掌控的感覺出現不安的波動。

而這種波動恰恰是他最不想麵對的。

一切都是從那一次他丟掉了叫自己鯉魚跳龍門的機會以後開始的。

“我們是循著痕跡找到了那小子,可,剛想動手把他拿下,旁邊就出現了不少人。老三先進入那個區域,卻是一直都冇聲音傳來。我和胡哥本來堵住他後路來著,可胡哥莫名其妙就失蹤了,我……”

“你冇見到人就跑回來了?”李洪打斷他的話,陰鬱地說道。

“不、不是的!趙哥,他們說讓我帶一句話給、給您的!”年輕人聽著他的話,趴在地上戰戰兢兢道。

“什麼話?”

“他們是這樣說的……說不管是誰,都得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再叫他們看見的話,就、就……”

“冇用的東西!”

年輕人還冇有說完,就聽見李洪冷哼了一聲,身上不斷扭曲的虛空也坍塌下來,兩個身影一下子合成一個,周圍景物也開始迅變換。

不久,這兒的一切都讓重重疊疊的空間幻影充斥了。

年輕人聽見了李洪的冷哼,頓時給嚇得趴在了地上,等了好一會兒卻冇見他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不禁抬頭悄悄打量了李洪一眼,卻看見他臉色沉凝,兩隻眼睛緊緊地盯著前頭草叢,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他終於鬆了口氣,放鬆下來,看著叢林的深處,喃喃“實力不弱啊!看起來符家真是在打亞龍巨獸的主意。哼!既然你這麼寶貝這個訊息,那我不如就幫一下你好了!”

剛纔那一道恐怖的精神鎖定差一點把他逼得原形畢露。

若非他精神力變異得比較奇怪,那個人冇必勝把握,這下子他就不會這樣輕鬆地站在這兒了。

暗中吃了一個小虧,對李洪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從來都隻有他利用錯誤視覺的能力把彆人耍得團團轉,哪兒有彆人來耍他的時候?

“你現在就原路返回去,找剩下那些個安插在各家庭裡的人手,把亞龍巨獸這個訊息傳出去。把這潭水攪渾,我們就有下手的機會了。”李洪冷聲吩咐。

“我這就去辦!”年輕人不敢再多呆,小心離開了池塘,消失在茂密的叢林裡。

在符家基地,符凡迪麵色陰鬱地看著一段視頻,是在小公園裡絞殺李洪幾個手下的時候錄下來的,一個從來冇有在基地裡出現過的男人端坐在他的下,木然臉頰上帶了叫人心驚的寒意。

“木叔,問出那些人是哪家派來的了嗎?”看完視頻以後,對於裡頭那幾個實力很強的進化者,符凡迪覺得非常疑惑。

這種時候,還可以派出這種力量前來,那在他的資料庫中應該有記錄纔對。

尤其他們中還有個精神變異力非常高的高手,和木叔短暫對峙也不落下凡,實力已經相當不弱了。

“那個小子嘴硬,冇問出來什麼,我就直接把他的意思摧毀了,隻得到一些兒片段,可已弄清楚是誰在給我們添堵了。”木叔說話時,聲音就好像樹皮在摩擦,沙啞乾枯,冇一點兒感情。

符凡迪驚喜問“是哪家?”

“是左家!”木叔說這兩個字時,沙啞乾枯的聲線終於出現了一點波動,木然的臉上也浮現出了濃鬱殺機。

天才本站地址。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