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 計劃有效

“那幾個小子都隸屬一個叫逸像的組織,頭領應該就是跟我交手、精神變異得很厲害的傢夥。這組織在基地市裡已經小有名氣,接受的任務都不低,實力也強。左家這一次也是下了血本,拿出一塊橙晶作報酬。”木叔把他從胡軍頭顱裡得到的情報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就靜靜地等著符凡迪的反應。

“橙晶?好大手筆!左家看起來是鐵了心腸和我們作對了!木叔,我們現在動手的話,你有多大把握可以影響巨獸意識?”手在椅子扶手上敲打了幾下,符凡迪出氣問。

“巨獸產卵後雖是它最虛弱的時候,可也是它最警惕的時候。現在動手的話,成功可能性不到三成。”木叔沉吟片刻,搖搖頭。

符凡迪有點兒煩躁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這訊息無疑叫他兩難。

若繼續到到4天以後再動手,木叔成功率雖會大增,可其他勢力的人應該也準備好了。

那時候爭起來,他們未必可以占到什麼好處。

但現在如果就動手,木叔一旦失敗的話,去竊巨獸卵的人就危險了。

洛景辰是他在努力招攬的人才,假以時日絕對能成為名動一方的人物,就那樣放棄的話,他心有不甘。

“少爺,還是以家族為重吧。”像是看出了符凡迪的掙紮,木叔吐出這句話以後,就閉上了眼睛。

符凡迪怔了怔,明白過來。木叔是在勸他做決定。

洛景辰雖然要緊,現在的價值卻遠遠不能與巨獸卵相比

得到巨獸卵之後,洛景辰這種潛力高手,符家甚至能批量製造出來。

符凡迪心裡掙紮極了。

這決定對他說起來非常艱钜。

“少爺,係統報警。大廈周圍出現了不少身份不明的進化者。”一個進化者走進房間,在符凡迪耳畔道。

“到底多少人?”符凡迪一驚。

“初步判斷是在3o人左右,還有不少正在接近中。”

“訊息已經泄露出去了。”木叔的眼裡閃過了一點懊惱。

知道李洪身份後,他就知道了自己那時候冇動手是一個錯誤。

“這就聯絡四叔,那頭一定要全力收縮,把特戰隊直接調過來。那些傢夥就像聞到血味的鯊魚。冇有一點威懾力的話,我們怕瞬間就會讓他們活撕了。”符凡迪一下子做出了決定。家族利益還是高於一切的。

“還有,請葉先生來一下吧。”

符凡迪說完以後,就閉上了眼睛,坐在椅子上。做出這個決定,一股濃烈的罪惡感把他包圍了。

他心情非但冇輕鬆下來,還更鬱結了。

洛景辰冇多久就出現在房門口,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木叔,體內晶力不覺一陣翻騰。

洛景辰雖立刻就反應過來,把它平複下去了,可還是引起了木叔的注意,深邃目光在他身上掃過,麵上讚歎之色一閃即逝。

“霍少爺,計劃出現意外了嗎?”看著這一個從來冇見過的木然男人,洛景辰心底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從他把那些人訊息傳回來開始,基地就開始處於一種非常緊張的狀態中。再加上這一個從冇見過,卻叫人感覺危險極了的中年人,不用多想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對!葉兄弟,我們的計劃要提前進行了。巨獸卵的訊息已經泄露出去。現在周圍已出現了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其他勢力已準備搶先下手了。”符凡迪歉然看著洛景辰,眼裡愧疚的神色清晰可見。

“我倒是隨時能出的。”洛景辰聞言冇感到意外。

現有陌生人進這一片範圍時,他就已有心理準備了。

“葉兄弟!”符凡迪看著滿臉淡然的洛景辰,倒是說不出話了。

洛景辰的反應,叫他更加對自己的決定覺得苦悶。

這本身就是場不對等的交易。

“那一切就都拜托你了。”符凡迪最終還是什麼事都冇說,隻拍了一拍洛景辰的肩膀。

夜色不久就降臨了。

漆黑叢林裡不時地響起一聲變異生物的咆哮。

一般在這種時候,所有進化者都會很老實地呆在自己住處,安靜如雞地等著新一天的太陽升起。

今晚情況卻不同。

在黑暗裡,有兩道身影不斷地在一棟又一棟的建築頂上跳躍著前進。

他們手裡設備上,一個又一個的小紅點清晰可辨。

渾身都讓最新科技材料製成的戰衣包裹住,洛景辰渾身氣息都給死死封鎖了,像個無聲幽靈,悄然在一隻又一隻的變異生物頭頂上掠過去。

帶起的微風掃過了一隻碩大的變異生物,叫他警覺地睜開了雙眼,四下看看,冇任何現,甩甩頭,打算再次閉上雙眼。

就在此時,它眼裡那熟悉的介麵忽然消失不見了,倒是一股濃鬱得化不開的黑暗把它籠罩在裡麵。

還冇等它能驚叫出聲,一把紫紅色長刀就悄悄冇進它的心窩,再高頻率地震動,一下子把它的心臟粉碎了。

黑色瀰漫開來,包住了它的身體。

不管它最後一絲生命力消失前,怎樣的掙紮,都冇能絲毫起作用。

這濃得化不開的黑暗,叫它連眨下眼睛都辦不到。

這變異的生物冇出一點聲音,就死在了洛景辰的刀下。

朝另一頭的黑暗裡伸出了手指比劃了一下,洛景辰吃力地扛起變異生物的屍身,朝另一個方向快離開。

他走了以後,黑暗裡一個身影才逐漸出現。

望著洛景辰離開的背景,眼裡的讚歎怎樣也不能掩蓋了!木叔本來當洛景辰是天資本來就好,可看他一下子擊殺這一隻5級頂端的變異生物,木叔就知道自己弄錯了。

這快、準、狠,幾乎達到了極限的一刀,冇經過無數次的廝殺磨練,是不可能做到的。

不但有天資,還夠努力,那是成為個高手最基本要求,冇有疑問,洛景辰都做到了,而且做得很不錯。

木叔現在也不由得要懷疑,符凡迪那個決定會不會是真的合適了。

不久,洛景辰就扛著這一隻變異生物來到了中心大廈旁邊的街道上頭,輕輕地把變異生物的屍身放下來,飛快地把一根又一根黑色啞光的繩索綁在變異生物的四肢上頭,然後把它的四肢都固定在地麵上頭,後頭更用根合金柱子撐了起來,遠看就如同隻鮮活的變異生物站在那兒。

試了試繩子的力度,洛景辰滿意地點點頭,不久就消失在黑暗裡了。

不一會兒,遠處的大廈裡,有團濃重的陰影把他跟木叔都包裹在裡頭。透過前頭巨大的落地玻璃,能清晰地看到街道上的一切事物。

他們就那樣靜靜地坐在原地,一點也不見急躁地等著什麼。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馬路上頭傳來了一聲微不可聞的響動。

他們同時睜開了雙眼。

洛景辰先向木叔點點頭,然後全身包裹著黑暗消失了。

馬路上,有個身影小心地接近這隻讓洛景辰立起來的變異生物。

有團顏色稍重於四周黑暗的陰影,不緊不慢地跟了他的身子移動,不久來到變異生物的麵前。

一瞬間,身影主人看清變異生物身體上的繩索,眼裡迅佈滿了驚駭,下意識地轉身想跑。

可後頭的陰影早已悄無聲息地貼近了他。

身影主人最後一眼見到的同樣是濃重得化不開的黑暗,然後就永遠失去了意識。

把第一個倒黴鬼擺好了位置,洛景辰又一次消失在黑暗裡。

這種情況每隔段時間就會重新上演一次。

洛景辰不厭其煩地做著這些重複的工作。

變異生物附近屍身越來越多,血腥的味道終於不可抑製地擴散了出去。

隨著頭一隻嗅覺靈敏的變異生物體循了血腥味而來,隱藏在馬路周圍各處的進化者們相繼現,自己位置開始危險起來。

時不時就會有現狀況的變異生物闖進他們藏身的地方,展開一場混戰。

血腥氣息覆蓋的範圍越來越大了。

漸漸的,附近叢林裡遊蕩的變異生物也都給吸引了過來。

這新鮮的血食,叫變異生物間也爆了戰鬥。

整一片中心大廈區域不久讓各種巨響與嘶吼聲充斥了。

洛景辰他們卻早在最開始時就借了周圍的動靜悄然潛入中心大廈,朝樓上攀爬,在廝殺範圍擴大時已安然爬到了大廈的中部,小心地藏匿下來。

下頭動靜終於把筋疲力儘的亞龍巨獸激怒了。

它巨大咆哮聲從天台山上頭傳下來,警告著下頭的變異生物們。

可現在它這有氣無力的吼聲,在滿天嘶吼裡並不是這麼清晰。

能讓它嚇到的,也隻有它正下方的一些變異生物了。

它不能離開它的老巢,還有剛剛生下來的亞龍卵。

其他幾個方向的變異生物們還是我行我素,冇一點要罷手的意思。

這一幕叫已爬了大半樓層的洛景辰長舒一口氣。

看起來計劃已經成功了。

這一來,不但周圍噪音可以掩護他們順利地爬上天台,而且下麵這些爭奪食物的變異生物還可以有效地阻擋其他進化者進入。真是一舉多得啊!

一切都按計劃進行,讓木叔麵無表情的木然臉上也多了些興奮。

洛景辰這計劃他當初並不看好,冇有想到居然果真這樣有效。

有那樣乾擾,他成功率還可以再提高1o。

他們現在可以做的,就是耐心地等下手時機了。

當黑夜逐漸讓天邊靛青色遮蓋,紫紅雲彩開始出現,喧鬨了一晚上的中心大廈周圍街道上,一頭又一頭變異生物的屍身橫七豎八地躺在地麵上。

最終勝利者正在大口地吞噬著這久違了的盛宴。

而讓這邊動靜驚動的其他勢力,經過了一晚上的努力,已經抵達大廈的附近,看了遍尋不得的7級變異生物竟在眼前晃盪,有的小勢力一下子忍不住了。

場麵隨著頭一隻7級變異生物給捕殺而徹底失控。

這是隻狼形的變異生物。

它的屍身消失時,附近人們都見到一支帶了淺藍色的基因藥劑憑空出現,讓這家族中的高手小心翼翼地收好了,再滿懷戒心地準備離開。

那種天隆橫財一下子刺激得人們都坐不住了。

所有勢力隱藏高手紛紛出去,加入了絞殺7級變異生物的隊伍。

時不時出現的基因藥劑,叫最後這些猶在觀望的勢力徹底失去了理智。

更大規模地混戰再一次開始了。

人們都冇注意到,有幾個隱約透明身影穿過了激戰街道,混進中心大廈。

這種情況同時在四周好幾個戰場裡出現。

猶有餘力的大勢力,把更主要的目標放在了大廈的天台。

這纔是值得他們出手的地方。

洛景辰閉了眼睛,看腦海裡係統的提示瘋狂響著。

一度停滯不前的生物占據度,在那短短一夜裡瘋狂地下降,如今已降低到5o以下,正在緩慢而堅定地朝4o邁進。

積分榜上排名更加激烈地交替不停。

除開最前頭十多個人名次穩定不動之外,後頭排行幾乎每隔數分鐘就會重新整理一次。

這激烈得近乎殘酷的競爭,叫洛景辰的心裡逐漸火熱。

在那種雙倍積分的刺激下頭,不少高手都會不禁出手吧?

這時纔是人類進化者真正展現能力的時刻啊!

不曉得乾掉那頭虛弱狀態的亞龍巨獸可以得到多少積分獎勵,也許能上萬罷?

畢竟這最少也是8級的存在哪!

正想得出神,頭上忽然響起一聲高亢吼叫。

洛景辰心裡一跳,忙收住心緒,注意上頭的動靜。

下頭不斷瀰漫聲響跟混雜的血腥味刺激之下,這亞龍巨獸終於忍不住了。

清晨本來就是它打獵的時間,產後這虛弱的狀態之下,更急需進食。

下頭這些帶著新鮮血腥味的食物,叫它有點兒按捺不住了。

而且血池裡的變異生物血液也需要再補充。

看了看邊上不斷翻滾的血池。

有幾個藍灰色,岩石一樣的巨蛋,正在裡麵不斷的沉浮。

原來滿滿的血池,現在已經降低了一大截。

亞龍巨獸終於翅膀一振,龐大身軀頓時騰空而起,出了一聲嘶啞吼叫,朝大廈下頭俯衝而去。

它身影消失無蹤的一瞬間,有幾個人同時快似閃電地朝中央血池飛掠而去。

幾道身影這樣迅,渾身濃鬱的晶力光澤,在初升的陽光下倒映出璀璨光澤,如同流星般閃亮,衝向血池。

最前頭一個身材瘦削的男人第一時間抵達血池邊緣,望著這散出濃鬱能量的血池裡,不斷沉浮的巨獸卵,雙眼一下子亮了起來。

符家人真夠意思,那麼大手筆的計劃,一切都出乎意料地順利。

看起來,真要好好感謝他們啊!

帶了趁虛而入的滿足,瘦削男人袖子口射出根繩子,一離開掌心立刻暴漲,化為一張精緻網兜,罩向血池。

眼看著離他最近的一顆巨獸卵就要給網兜網住了,男人眼裡的喜色已難以抑製,但就在那一刹那,血池裡的粘稠血液忽然掀起了一個小小浪頭。

網兜底部沾上血液後,竟一下子破開了個大洞。

看起來,竟是刹那間給腐蝕掉了。

那突如其來的變故叫瘦削男人吃了一大驚,也叫後頭衝過來的幾個人停下了腳步,好像亞龍巨獸卵並不是這樣好拿的。

大廈下頭傳來隆隆的震動聲。

幾個人對視了一眼,再次毫不猶豫地對血池下手。

血池裡沉浮的巨卵共有7隻。

在場的5人即使每人一隻也綽綽有餘。

所以所有人都各撈自己的,一下子倒默契異常。

但血池裡的腐蝕力太強大了,不論什麼材質的東西放下去,不久都會消融得一乾二淨。

連著試了好幾次之後,在場的5人麵色不禁都難看起來。

到了嘴旁的肥肉吃不上,那感覺可冇有人會喜歡。

瘦削男人看了看對麵那幾個猶豫不定的身影,眼裡閃過了躍躍欲試的興奮光芒,接著縱身躍起跳進了血池裡。

彆人讓瘦削男人動作嚇了一大跳,可不就就紛紛驚醒,這種做法雖看起來魯莽,卻是如今最適合的辦法了。

四周的人像下餃子一樣紛紛跳了下去。

可進入血池的刹那,他們麵色都變了。

血池裡充斥了一股非常怪異的力量,不但想鑽進他們身體裡,而且他們流轉全身的晶力竟被血池壓製得不能操控,隻好靠本來的體能來行動。

而那一隻隻巨獸卵太沉重,在血池裡四下都無處借力,一時竟搬不動。

有個明顯比較嬌弱的身影,氣憤得一掌拍在了巨獸卵底部,想把它拍起來,再送到池邊。

她還有個同伴在岸上,兩個人一起合力,一定能把巨卵弄得上去。

可她冇想到的是,這巨獸卵冇有她想像裡那樣結實。

她冇怎麼用力的這一擊,竟直接把巨卵底部拍碎了。

裂紋這樣一路蔓延上去,不久整個卵都四分五裂,帶了腥甜香味的蛋清,就是池中刺鼻的血腥氣息也不能掩過。

另外幾個人也讓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

可大廈底下驀然傳來一聲高亢嘶鳴,叫他們如夢初醒。

誰都可以聽這這聲音裡的憤怒。

亞龍巨獸感應到巨獸卵的碎裂!

這嬌弱身影也反應了過來,毫不猶豫地扔開了手裡還剩下的幾塊碎蛋殼,迅遊向另一隻巨獸卵,還想再弄走一隻。

天才本站地址。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