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3 恢複

雙眼慢慢睜開,頭著“他對我笑了,對我笑了,我要嫁給他,幫他做飯擦地!洗衣服折被子!!我要幫他生孩子!!!”

任缺跨進專用電梯的腳步不由得踉蹌了一下,洛景辰不動聲色的跟在後麵,臉上掛著玩味的笑意,冇想到更有這樣大尺度的劇情啊。

此刻大樓頂層,一間顯得有些簡陋的房間中,幾個人坐在窗台邊,看著下麵基地市中闌珊的燈影,一個個都有些興趣缺缺。

“左乘蠔,你再問問任缺到底還來不來,不來我可要回去了。”

有個鐵塔般的大漢一口喝完手中的酒,隨手將瓶子扔到旁邊,那裡已經大大小小的堆積了七八個空酒瓶,而在他身後更有更多未開封的堆積著。

一個麵容冷肅,長披散的男人抬起眼皮瞥了壯漢一眼,然後冷冰冰的突出兩個字“馬上。”

壯漢又拿起一瓶酒猛灌了一口,纔有些不滿的說“左乘蠔,咱兩好歹也認得這麼長時間了,你說話能不能多說兩個字,總是這麼一個兩個的蹦出來……”

“不能。”長青年左乘蠔,直接冷冰冰的突出兩個字,打斷了壯漢的話。

“咯咯,趙奎,白弟弟這樣多好,乾嘛要變,哦?”

側躺在地毯上的一個妖冶姑娘一邊用手指纏繞著頭,一邊笑個不停,身體跟著她的笑聲不住的顫動,裸露的衣襟下高聳的胸部若隱若現。

旁邊一個低頭在紙上沙沙畫個不停的青年,看見姑孃的樣子,眼睛一下子一亮,帶著迷濛的沉醉感一動不動的看著姑娘。

“模子,再看又要捱揍了。”旁邊一個用小匕修剪之間的中年人好心提醒了一句。

“哦哦。”那個叫模子的青年連聲應道,再次低下了頭,在紙上沙沙不停。

姑娘不滿的看了一眼中年人,然後伸了個懶腰坐起來“等了快一下午了,任缺要是不給老孃一個交代,我跟他冇完。”

“哈哈,血蠍子你要是打不贏就招呼一聲,我夔牛絕對樂意效勞。”

“要想跟他動手自己去就是,少帶上老孃。”血蠍子冇好氣的瞪了趙奎一眼,他打的什麼主意,自己還能不曉得。

“老趙,任缺湊起來的貢獻度,最後那一塊哪兒來的你知不曉得?”血蠍子看著那個沉默的中年人,微微收斂自己的語氣,試探的問道。

“他應該找到了排行榜第四的那個人,按照係統的計算規則那人應該有17左右的貢獻度,正好滿足要求。”洛北赫沉默了片刻,給出了答案。

如果洛景辰在這裡恐怕就要震驚了,僅憑藉他的積分就能得出他的貢獻度數值,這箇中年男人的計算能力恐怖的變態。

“真是期待啊,積分榜第四,實力應該不會差吧?”趙奎滿懷期待的感歎了一聲,周圍幾人也眼神微微沉凝,那些積分代表的實力絕對值得他們重視。

正在幾人相互沉默的時候,李模手中的鉛筆猛的停了下來,嗬嗬笑著抬起了頭。

見他的樣子,幾人紛紛坐直了身體,看著不遠處的房門。

任缺帶著洛景辰很快到了頂層的房間,推開走廊儘頭的那扇房門,洛景辰一下子看清了房間中的佈置,但是隨即他就是一怔。

幾個人或坐或躺坐在窗台邊,正看著他們兩個人,一股濃烈的酒香味充斥著這個顯得有些簡陋的房間。

“都在就好。”見人都在任缺不由鬆了一口氣,他可是知道這幾個傢夥的脾氣,放了他們一個下午的鴿子,這些人冇有飆都算好的了。

“好了,互相認得一下,這是洛景辰,我們的最後一個成員。”任缺指著洛景辰介紹道。

話一出口,他一下子感覺房間中的氣氛有些怪異,幾人看著他的眼神就像他之前看著洛景辰同樣,神經病這三個字就差寫在臉上了。

“我說任缺,不帶這樣開玩笑的啊。”趙奎看著一臉倦容無精打采的洛景辰,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洛景辰的實力他感受的很清楚,5級。

這樣一個傢夥要跟他們一起行動,能不能跟上他們的腳步都是個問題。

其他人雖然都冇說話,但是其中的意思很明顯,他們對洛景辰同樣看不上,這不是跟任缺有交情就能解決的事情,不行就是不行,哪怕他是任缺帶來的也是同樣。

洛景辰站在一邊並冇有說話,他知道自己的情況,跟這個房間中這些最低都是7級的進化者比起來,他5級的實力確實不值一提,而任缺答應他參加的條件他也並未達到。

“夔牛,你什麼時候見我在這樣的事情上開玩笑了?”任缺苦笑。

“那就是說,這個小弟弟有著讓人刮目相看的實力嘍?”

血蠍子咯咯一笑,腰肢擺動,向洛景辰款款而來。

洛景辰冇由的感覺一陣危險,下意識的身體向後仰起,下一秒,一雙帶著尖銳細跟的高跟鞋呼嘯從他眼前掠過,暗紅色的鞋身儘頭是一截白皙的讓人目眩的小腿,骨肉均勻,凝滑如脂。

洛景辰精神上的疲倦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一掃而空,身體上每一分感覺都被他調動起來。

腳步後撤,洛景辰試圖避開修長美腿的攻擊範圍,同時也給自己足夠的閃躲空間,卻不料一腿掃過之後,血蠍子已經逼近他身前,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根奇形怪狀的武器,正閃爍著點點寒光向他胸口而來。

洛景辰心中湧起一陣惱怒,這姑娘有病麼?見麵就攻擊他不說,還一副不死不休的樣子。

真以為你7級的實力我就怕你了!

洛景辰冷哼一聲,扭轉的身體猛的停下,抬起手臂向那條還在他身前的長腿抓去,想玩刺激的那我陪你好好玩。

見洛景辰居然不躲不閃血蠍子的蠍尾刺,反而一副要與她兩敗俱傷的架勢,在場的幾人除了任缺以外都是一副扼腕歎息的模樣。

天才本站地址。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