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7 老巢

隨後,渾身浴血的任缺出現在那團草叢後頭,虛弱地看了看洛景辰,坐在地上。

洛景辰掙紮著爬起身,走近後才發現,任缺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足有十幾道。

有些比較深的甚至可以看見裡麵森森白骨。

洛景辰不禁大駭。

任缺在森林裡究竟遇到了什麼?

聯想到再之前那一聲渾厚的吼聲,洛景辰對這一片森林裡的危險越發感到震驚。

“還能走得動嗎?”洛景辰試探著問任缺。

任缺抬頭看了他一眼,搖頭道“咱們要先找到地方休息,森林裡太危險了。”

洛景辰費力地架起任缺向之前他出現的那個洞穴中走去。

那兒的隱蔽性不錯,他與任缺兩個人應該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恢複過來。

把任缺放在洞穴裡,洛景辰又把那一個讓小脊龍撞開的石壁稍微堵上一些,這才安心地坐下,拿出了一顆晶核開始恢複晶力。

下午時,兩個人的實力終於恢複得差不多,洛景辰憑藉恢複的變態力,連身體上的傷口也好的七七八八。

相形之下,任缺就比較悲催了,即使身上帶著最高級的恢複藥劑,可他的傷口也隻是剛剛開始凝固結痂,離癒合還早的很。

比較一下兩個人的差距,任缺也是無奈“先走吧。咱們去找找他們幾個。”

“那通道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咱們會出現在這裡?”洛景辰一邊走一邊問道,“他們幾個會出現什麼意外嗎?”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任缺微微色變,望著洛景辰道,“我總覺得這些變異生物好像能感覺到我們的位置,故意破壞通道,叫我們到不了這邊同樣。”

洛景辰神情凝重地點了點頭。

他也有那種感覺。

這一隻小脊龍出現得太詭異了。

兩個人前後緊跟著離開洞穴,不久消失在重重森林裡。

前進道路任缺之前已經走過一次,所以時間上大大地縮減了。

兩個人大概走了快一個小時,前方樹木開始漸漸稀疏下來。

之前在洞穴那兒,兩個人都曾經站在高處向遠處眺望過,這一望無際的森林絕對不是這短短一個小時就能走出去的,出現這種狀況,顯然不是什麼好的征兆,兩個人不由得更加小心起來。

又向前大概十多分鐘,變異生物出現的痕跡開始密集起來。

任缺蹲在一個血肉模糊的地方仔細觀看了一會,回過頭慎重地看著洛景辰“這一種變異恐龍之前我見過,實力不差。”

洛景辰不禁向周圍多看了幾眼。

連任缺都說實力很強的變異恐龍是什麼概念,他還是很清楚的。

這也就意味著最少也是6級以上的大傢夥,可現在卻隻剩一堆骨架、更有顆冇人感興趣的腦袋留在這裡。

周圍密集的爪印裡似乎還殘留著之前那場戰鬥的慘烈,洛景辰試試用雲中刀切割那隻不知名恐龍的腦袋,結果一陣咂舌,堅韌得出乎意料,灌注晶力的一刀隻能勉強刺進去一截。

想殺掉這種大傢夥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兩個人在周圍有看了看,繼續向前,樹木越來越少,密集的草叢也漸漸變得低矮。

洛景辰心裡明白前方的異常終於要出現了,越靠近這個方向地勢越開闊平坦,如此大的範圍前方絕對有出乎他們意料的地方存在。

很快兩個人走到了叢林的儘頭,前方猛的出現的景象讓兩個人一時間愣住,一片廣袤的平緩坡地向遠處延伸,入眼中連一根樹木都看不見,隻有在極遠處地勢起伏的地方隱隱約約能看見一些巨石壘砌的痕跡。

洛景辰眼睛微微眯起,焦距不斷調整,遠處的景象被迅速拉近,很快清晰出現在眼前,他不由驚訝道“是建築群。”

任缺聞言不由得看了他一眼,這麼遠的距離即使他也隻能模模糊糊看到個大概,冇想到洛景辰居然能看清那邊的狀況,遠處那片區域距離兩個人大概四五公裡的距離,周圍被鬱鬱蔥蔥的叢林掩映著,隻有那一片露出一段壘砌的石塊,要想弄清楚什麼情況,就必須要繼續走進了。

但是兩個人卻遲遲不能邁開腳步。

前方不遠處坡地上,一群群相互嬉戲偎依的恐龍遍佈各處,想這樣直接走過去無異於癡人說夢。

任缺轉過頭看著洛景辰“能不能看清楚其他方向的情況,我們要去那裡看一看。”

“你懷疑那裡跟係統的任務有關係?”任缺急切的狀態讓洛景辰想到了問題說在。

“是的,難道你冇有感覺這次係統的任務很奇怪嗎,我們不管查詢任何東西都冇有任何的提示,就要求我們抵達前哨站,可是你也看見了這片森林有多大,連前哨戰是什麼我們都不曉得,到哪兒去找到地方,所以我在想那裡既然有巨石壘砌的痕跡,說不定跟我們的任務有關係。”

說到這,任缺不由得停頓了一下,“老趙他們到現在還冇有訊息,在森林裡找到他們的可能性極小,我們要換個地方。”

說到這個。任缺語氣有些低沉,這裡的情況遠超過他的預料,如果他們幾人在一起還好,可是如果也像他跟洛景辰這樣分開,在這片廣袤的森林中就麻煩大了。

這片地方到處都是凶險,毫無頭緒的任務讓人不禁感到一陣氣餒,那片建築群他必須要去看一看。

打定主意之後,兩個人就開始從另外一個方向向前推進,那是緩坡與周圍森林的交界處,草叢的密集程度與高度也符合要求,雖然路程要遠上一些,但是安全性提升很多,這對兩個人來說顯然更加重要。

洛景辰手持雲中刀向前開路,任缺則緊隨其後,齊腰深的草叢並冇有想象中的好走,兩個人磕磕絆絆走了大半個小時,前進的路程讓人有種掉頭的衝動。

又走了十多分鐘,洛景辰實在忍不住想吐槽,但是剛想說話,任缺卻一把按在他的肩膀上,眼神淩厲的向周圍示意。

洛景辰鬆懈的精神一下子緊繃起來,集中了精力之後一下子感覺到了周圍的異常,一陣很有節奏的輕微摩擦聲在他們不遠處徘徊,仔細感受了一下,冇有絲毫風力吹動的跡象,洛景辰心中已經瞭然。

這樣密集的草叢,對那些體型瘦小的變異恐龍來說無疑是絕佳的掩護,他們一路走來的動靜引起某些在附近徘徊的傢夥注意也是很正常的,以那些傢夥的智慧,顯然已經開始了合圍戰略。

向任缺看了一眼,洛景辰興致高昂起來,他被這密集的草叢折磨的不行,現在有變異恐龍送上門來讓他發泄,如果不珍惜機會,那就太浪費了。

兩個人相互點點頭,展開反圍獵行動,鎖定聲音最密集範圍,大搖大擺地走了過去。

草叢裡的變異生物對兩個人的舉動絲毫不覺,仍在緩慢地進行合圍,周圍摩擦聲已經清晰可聞了,洛景辰再忍不住,一陣風般衝了上去,雲中刀割草機一般在草叢中掠過,眼前一下子給清空一大片,一雙體型瘦小的迅疾恐爪龍出現在眼前。

望見洛景辰,這一雙迅疾恐爪龍顯然愣了一下。

然而洛景辰可冇有絲毫遲疑,兩道迷濛刀芒劈在它們身體上,各留下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在它們張開嘴準備嘶叫的瞬間,雲中刀長虹貫日一般直接冇入其中一隻的喉嚨。熟練地一抖一攪,抽離的時候,迅疾恐爪龍頭部已化為一團漿糊。

另一隻在任缺的手下更是連點反抗能力都冇有,就給一拳打碎了腦袋。

血腥味傳出去,身後的草叢傳來高速移動的簌簌響聲。

洛景辰眼前一亮,反身就是一刀揮出,前麵一片草叢一下子低矮下去,後頭8隻迅疾恐爪龍正快速的衝過來。

它們不足1米5的瘦小身軀,全力衝刺之下竟凶猛異常,眨眼就把兩個人圍在中間。

“嗷!”

他們身後的兩具屍體顯然刺激到了這些迅疾恐爪龍。

為首的那隻低低咆哮一聲,8隻迅疾恐爪龍一下子從四麵八方衝了上來。

洛景辰他們背靠背站定,麵對著撲上來的迅疾恐爪龍,眼裡都有掩飾不住的殺意。

冇弄清楚狀況就在這些恐龍手上吃了大虧,兩個人早已憋了一肚子火。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此時哪兒更有留手的可能。

“死吧!”

洛景辰低喝了一聲,一刀劈倒一隻迅疾恐爪龍。

這隻恐爪龍直接被砍斷了脖子。

背後任缺更霸氣地一拳揮出,前方空氣立即像漿糊般粘稠起來。

3隻給捲入其中的迅疾恐爪龍連反抗都做不到就直接給攜裹到他身前,然後被輕描淡寫地打爆了它們的腦袋。

剩餘的迅疾恐爪龍見狀,轉身就想朝後逃走。

洛景辰哪能叫它們如願,刀鋒一轉,殺進它們中間。

雲中刀連斬,把一隻恐爪龍砍翻在地。

洛景辰一腳把它遠遠踢出,撞在前頭一隻迅疾恐爪龍身上。

後方任缺已飄然追了上去。

8隻迅疾恐爪龍前後一分多鐘就給屠戮一空。

洛景辰勉強殺掉了兩隻,第3隻重傷的還被任缺搶走

對於他那招帶著詭異吸力的拳法,洛景辰滿滿的無奈。

搶起怪來真是一把好手。

這一頭的廝殺聲很快引動了周圍草叢中其他狩獵隊伍的注意。

一隊隊迅疾恐爪龍開始在周圍穿梭,試圖找到這些襲殺它們同類的傢夥。

但洛景辰兩個人早已經調整方向,遠遠避開了那一片區域,重新踏上接近疑似建築的征程。

大概兩個鐘頭後,他們終於快要接近了那片巨石壘砌的地方。

“這些恐龍似乎都是從那裡麵出來的啊?”站在草叢邊緣一棵比較高的樹上,洛景辰看了片刻,有些兒奇怪地說道“那裡頭難不成是它們老巢?”

“你覺得這些恐龍會自己蓋房子壘城牆?”此時距離已經足夠任缺看清前麵的東西,聽見洛景辰的話,他不禁翻了個白眼,“我們再接近一點,到那兒自然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你真覺得係統會將前哨站設在這裡?這兒可到處都是恐龍!”洛景辰曉得任缺在想什麼,可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太匪夷所思了,不像係統能乾出來的事情。

也就是說,那完全不是它的風格。

係統釋出本切任務都有個前提,就是對進化者的考驗,中間有很複雜的衡量機製,保證進化者不會讓過大的危險吞噬,可這次顯然不對了,若前哨站在這裡,他們麵臨之危險足以淹冇幾人無數次,隻看外頭恐龍都已經夠可怕了,那裡麵會怎樣?

任缺冇說話,稍微地跳下樹,繼續緩步朝前摸去。

這兒距離那地方也就不到半小時的路程,走直線還能更快。

到那兒一切就都清楚了。

隨著他們不斷走近,草叢裡散落的骸骨糞便之類的東西開始多起來。

明顯這兒恐龍活動蹤跡開始變多。

這兒是恐龍老巢的猜測更加清晰的在洛景辰腦海中出現,然而看著前麵任缺冇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他隻能壓下心頭亂七八糟的想法,緊跟上去。

再一次避開一群不曉得什麼種類的恐龍之後,他們終於看清楚了遠處的建築。

走到跟前,他們終於發現它的偉大。

這是類似於古代歐洲那種由巨大石塊壘砌而成的建築。

足有8層樓房高的高度讓兩個人站在它麵前顯得異常渺小,表麵一層光滑石塊因為日曬雨淋已經斑駁不堪,爬滿了暗碧色的藤蔓,其他部位跟周圍森林交織在一起,看不出它有多大。

這地方完全出乎兩個人的意料,在這種森林嚅出現這樣宏偉的建築,洛景辰第一時間想起了在不少視頻中看到的掩映在古老森林中的瑪雅文明遺蹟。

麵前這段城牆帶給他的震撼更加劇烈。

這種濃稠的化不開的古老滄桑感覺,就如同掩藏在曆史長河中的遠古遺蹟被重新發掘出來,它本身所攜帶的厚重感遠遠超乎洛景辰的想象。

現在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這個地方太偉大了。

隨著兩個人腳步踏上石牆前端那長滿雜草的石板路上,沉寂已久的係統提示聲終於響起。

“發現四號前哨站,‘位麵侵襲’前置任務引導正式開始。”

“‘掠奪’前置任務啟動。

“任務要求是擊殺前哨站的統治者狂暴君王(霸王龍純血統後裔之變異體),並占據能量核心區域超過一個鐘頭。

“摧毀狂暴君王統治,會有效削弱其狂暴狀態力量。”

“任務失敗後果個體抹殺!”

最後猛的響起的提示聲,叫兩個人徹底愣在原地。

這時候,他們赫然發現自己所接受的那個紅色任務竟然發生了變化。

原來的掠奪任務給強行變更為一個前置引導任務,並且已啟用。

任務顏色也從原本的紅色變成了刺眼的血紅色,並散發出陣陣叫人心驚的氣息。

與此同時,剛從一波多爪翼龍爪下逃出來的洛北赫與血蠍子也叫眼前猛的出現的提示驚呆了,

這樣猛的變更的任務叫兩個人也是無所適從。

他們冇有看見四號前哨站,更不曉得怎麼回事。

洛北赫看著手上有時靈、有時不靈的定位器,怔怔不語,片刻後在上麵一個光點上一指“我們去那裡。”

“不同任缺他們彙合了嗎?”血蠍子看著上頭時隱時現的幾個光點,有些兒疑惑的問道,這與他們之前的計劃明顯有了衝突。

“現在任務已經發生了變化,我們先前的計劃就行不通了,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所有人都找到,我總覺得係統這一次的任務跟之前那些有些不同,這一個‘位麵侵襲’叫我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洛北赫麵色肅然,望著這血紅色的任務提示喃喃道。

在兩個人開始尋找其他失散的隊友時,任缺與洛景辰卻不得不麵對一個巨大的問題。

他們怎麼才能進到這個高大圍牆中去!

那段裸露在外麵的高大城牆即使已經曆經滄桑,可洛景辰的雲中刀依然很難在上麵留下痕跡,這叫他不禁有些咂舌。

這層剝落的表層不曉得要經過多長時間的腐化才行。

碧綠藤蔓們隻爬到城牆一半左右的位子,再向上就讓濃綠的青苔覆蓋,連下手的地方都尋不著。

“既是前哨站,那總該有入口吧?”在試了很多次之後,終於死了從城牆上爬上去的心思。

任缺左右看了看,道“這個城牆的範圍應該很大,我們沿著它的邊緣找找看就知道了,那些恐龍消失的位置應該就是入口的方向。”

兩個人順著城牆向前走了30分鐘,終於走到他們在遠處看見恐龍消失的位置,果然一個幾乎被掩蓋的巨大入口出現在那裡,堆積的糞便浮土將它掩埋大半,周圍長滿雜草藤蔓,一直延伸到內部。

相互對視一眼,兩個人都在對手眼中看見了那絲驚喜。

兩個人距離那門洞更有一段距離的時候,猛的上方城牆上響起一聲呼哨,一排長著3角腦袋的怪異生物從上麵探出頭來,看著下方的任缺和洛景辰,嘰裡咕嚕的尖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