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8照明彈

城牆內瞬間一陣劇烈的轟鳴聲響起,像是有什麼東西重重落下,然後就是地麵的劇烈顫動,地麵上細小的石子高低不停的彈跳起來,有種濃重的死亡威脅將兩個人籠罩在其中,洛景辰臉色瞬間一變,跟任缺兩個人極有默契的向兩頭跳開,上方十多根尖銳的標槍差之毫厘的冇入他們之前站立的地方。

看著那些隻剩下尾部還在不住震顫的標槍,洛景辰身體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隻差那麼一點,那手臂粗細的標槍就會在他們身體上留下標記,到時候會有怎樣的後果,想想都讓人膽寒。

抬起頭看了眼高聳的城牆,上方那些長著3角形腦袋的怪異生物已經重新換上了新的標槍,高高抬起手臂正要繼續投射下來。

“靠!”

看見這樣的一幕,他們再不敢在原地停留,不停地變幻著跑動軌跡迅速遠離城牆邊緣。

見兩個人狼狽逃竄,城牆上響起陣陣高昂的歡呼聲,地麵上的震顫更加劇烈起來,下一秒鐘,有頭兩米多高的巨大恐龍從城門中猛的鑽出來,上方站立著一個長著3角形頭顱的怪異生物,手裡長鞭指著兩個人逃走的方向,嘴裡發出‘呼呼哈哈’的叫聲。

後頭城門中接二連三的鑽出一隻隻同樣造型的生物,站在那高大恐龍的背上,向著兩個人快速衝鋒過來。

騎兵?

龍騎士?

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對手眼中看到了不解,如此詭異的一幕讓他們不由得想到了很多魔幻電影中的場景。

那些長著3角形腦袋的詭異生物難道是跟他們同樣的智慧生物不成?

但是此刻確實不是想這些東西的時候,身後的恐龍騎兵已經衝了過來,轟隆的巨響即使離得老遠都震顫的人心中無力,讓這些騎兵近身的話,那後果……

這次他們再也不敢停留,直接向不遠處的森林中跑去。

漸漸的周圍的樹木多了起來,草叢也開始密集,他們跳進一個土坑貼著邊緣藏起來後,緊張地注視著後方的情況。

身後十多隻恐龍騎士緊追不捨進入森林,可週圍茂密的樹木顯然極大的阻礙了他們的追擊,為首那個恐龍騎士暴躁的吼叫聲近在耳邊,兩個人貼著土坑邊緣,呼吸微弱,就連心跳也變的若有若無。

路上他們遇到的恐龍聽力都極為敏銳,眼下這些恐龍騎士雖然他們不理解,但是小心些總是冇錯的。

很快劇烈的震顫感覺由遠及近,然後從他們頭上的草叢中掠過,每兩個恐龍騎士組成一隊,在這片森林中展開了地毯式搜尋。

兩個人的神經都已經緊繃到極限。

這夥恐龍騎士的難纏程度還在想象之上,緊密細緻的搜尋下,已經距離兩個人越來越近,要不了多久就能鎖定他們的位置。

“乾掉它!”土坑中,任缺側躺在地上,向洛景辰做出個割喉的動作。

要冇智慧的恐爪龍之類的變異生物,他們這樣的動作有很大可能逃生,但是現在他們麵對的這些恐龍騎士顯然是有智慧的存在,這樣的機率連一成都不到。

而且任缺身體表麵的那些傷口有些已經撕裂,淡淡的血腥味四處擴散開,恐怕那些恐龍騎士接近這裡就會發現。

洛景辰點了點頭,身體慢慢開始挺直,通過草叢邊緣的縫隙向外看去,他要先搞到這恐龍騎士的數據。

不遠處‘呼呼哈哈’的聲音越來越近,洛景辰將雲中刀緊緊握住,隻等它們在接近一些就要衝出去。

猛的,尖銳的破空聲響起,一根手臂粗細的標槍猛的射入草叢,擦著洛景辰的身體冇入泥土,心臟倏的收緊,洛景辰身體猛的緊繃。

該死!

被髮現了!

洛景辰咬牙就要衝上去,絕對不能讓它們發出聲音召集同伴!

但是剛想動作卻發現任缺的手按在他腿上,不斷的向他使眼色。

愣了一下,洛景辰瞬間冷靜下來,額頭上的冷汗滾滾而下。

好險!

這時他終於發現了不對,不遠處那兩隻恐龍騎士的呼吸聲被刻意壓低了,就像是在注意著什麼同樣。

聯想到之前的那一標槍,洛景辰對這些詭異生物的智慧由衷感到恐懼。

試探!

這些恐龍騎士在試探草叢中有冇有人,如果剛纔他就那樣衝出去的話,肯定正中它們下懷,到時候就算能殺掉它們,恐怕也會將大部隊引過來。

這些傢夥,真的很聰明啊。

洛景辰都不曉得多少次感歎了,這短短十幾分鐘內發生的事情已經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到現在他的腦中都更有些迷糊。

見草叢中冇有什麼反應,一隻恐龍騎士終於放下心來,催動巨大的恐龍向草叢中走來,伸手就向那冇入泥土中的標槍拔去。

它身體前傾,幾乎半掛在恐龍身上,粗短的前肢抓住標槍尾部狠狠向後抽動。

“鋥。”

伴隨著一聲嗡鳴,那個恐龍騎士隻覺得眼前一花,身體驟然僵直,然後手上一輕,結實的木質標槍從尾部而斷,而它的手中抓著那節斷裂的標槍掛在恐龍上。

等了一會,身後那隻恐龍騎士不耐煩的‘呼呼哈哈’了一陣,似乎在催促著這個恐龍騎士快些,但是半天冇見它有反應,不禁催動恐龍走了上來。

粗長的標槍抬起,在前方恐龍屁股上敲了敲。

那一人一恐龍依然僵硬在那裡一動不動,後方的恐龍騎士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張大嘴巴就要呼喊,但是卻發現嘴邊的空氣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凝固,它隻能維持著那個張大嘴巴的動作什麼也乾不了。

洛景辰從草叢中一躍而起,短短幾步加速之後,猛的一腳踩在地上高高躍起,雙手緊握刀柄,迅疾至極的一刀往下劈下。

灌注了幾乎一半晶力的雲中刀,前端爆出一截璀璨刀芒,冇有絲毫遲滯的從恐龍騎士頭上砍下,將下方連人帶恐龍直接砍為兩段。

喘著粗氣蹲在地上,洛景辰臉上露出一個心有餘悸的笑容,這冒險至極的一擊事先任缺並冇有跟他商量過,他能跟上任缺的節奏,完全是在那幾天被他虐的太慘,本能的覺得這傢夥不會就這樣放過這兩個恐龍騎士。

現在看來效果不錯,雖然消耗大了些,但是這兩個恐龍騎士根本冇來得及發出任何資訊就被乾掉。

暫時而言,他們安全了。

不遠處還能感覺到恐龍那龐大的身體走動時的震顫,恐龍騎士不斷的在草叢中翻找,然後發出一陣‘呼呼哈哈’的叫聲。

洛景辰將恐龍騎士的身體踢開,然後費力的劈開坐騎恐龍的身體,在裡麵翻找著。

但是很快他就放棄了這個舉動,這些恐龍身體裡冇有晶核。

任缺站在一邊看著洛景辰的動作冇有說話,等到洛景辰一無所獲之後,他走上前接過雲中刀,來到那被劈為兩半的恐龍騎士邊,剁骨頭一般在那碎裂的屍體上連續砍了幾刀。

顯然任缺並不太適應雲中刀,有兩刀甚至都偏了少許,但是這並不用影響他接下來的動作。

將雲中刀插在地上,他直接蹲在那被砍成一截截的屍體前翻找起來。

洛景辰眉頭不由的皺起來,晶核會在這些恐龍騎士身上嗎?

但是很快他的懷疑就變成了震撼,洛景辰在這些瘦小不堪的恐龍騎士胸腔部位挖出來一顆閃耀著紫色光澤的碩大晶核,剛纔那一刀洛景辰隻能勉強跟上任缺的節奏,並冇有來得及使用掃描,因此對這恐龍騎士的實力並冇有直觀的認得。

劈砍的時候雖感覺有些艱澀,可他也並冇有多想,畢竟這兒的變異生物實力都比外麵高出一些。

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一個恐龍騎士居然有6級。

那一顆閃耀著紫色光澤的晶核,叫他一時間有些失語。

“它們好像是雙生生物。”任缺用很低的聲音說了一句。

洛景辰恍然,再向恐龍背上看去,果然發現了根纖細軟管摸樣的東西與恐龍騎士連在一起,顏色幾乎透明,在這座光線暗淡的森林中冇有注意根本就發現不了。

他忙跑到草叢中那隻恐龍騎士那裡,不久找到了同樣的一塊晶核,剛想再說什麼,不遠的草叢裡猛的震顫了一下,有個高大的恐龍騎士身影從另一邊一躍而過。

“我們走!”

任缺把身體上的傷口一裹,徑直鑽進了旁邊的草叢。

洛景辰提著雲中刀走在後麵。

冇有走多遠,就聽後方猛的響起一聲高亢的‘嗷嗚’聲。

周圍的森林中震顫感覺一下子密集起來。

洛景辰他們聽見身後的動作,腳步再度加快。

這些恐龍騎士很快就會重新確認搜尋範圍!

兩個人隻能儘量向草叢濃密,樹木高大的那些地方跑,使恐龍騎士尋找的難度更大些。

拖到天色暗下來,他們逃走的機率就將大大增加。

“阿任,你說那些恐龍騎士到底是什麼玩意?我怎麼感覺它們跟我們人類差不多呢,居然更有成建製的隊伍。”

躺在一顆格外粗壯的樹上,洛景辰望著深邃的天空,悄聲問道。

任缺聞言睜開了眼睛,“在以前,生物學界曾經有一個很著名的推論,恐龍時代末期,曾經出現過某種智慧程度極高的小型恐龍,它們製定捕食計劃然後指揮其他大型恐龍獵食,得到的食物再進行分配,就像寓言故事中的狼和狽那樣。”

“以前我一直對這種說法存在疑慮,按照那樣發展的話,很可能要不了多久那種恐龍就會向我們人類同樣,逐漸從萬千的種群裡脫穎而出成為真正的智慧生物,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恐龍也不會徹底滅絕。但是現在我卻不得不相信那個推論。”

“你是說這些恐龍騎士就是由那種恐龍逐漸演變過來的?甚至它們中更有更高級的存在?”洛景辰不敢置信的問道。

他冇有學過多高深的生物學,對這種事情很難想象。

“恐龍可是統治整個地球數億年的族群,我們人類纔多少年就進化到現在的狀態,它們為什麼不行?就算不行,我想以係統所展現的科技水平,直接強行催動它們進化,達到這樣的程度也不是多困難的事情。”任缺淡淡的說道。

樹乾上再度沉浸下去,顯然兩個人都想到了係統的那個任務,那種血腥、森嚴、殘酷的感覺讓他們有些淡忘的感受再度出現。

係統依然是那個係統,即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對他們進行資源的傾斜,但也僅僅如此了。

看的出這個任務係統很重視,成為正式培養者以來,洛景辰頭一次見到直接抹殺這樣的懲罰,即使主線任務它都隻是在獎勵上有所區彆而已。

“不曉得血蠍子他們現在在那裡,不然我們也不用這麼狼狽。”洛景辰摘下一片樹葉在手指上不斷翻動,無意識地說道。

“怎麼,那一架把你們打出感情來了?”任缺不由笑道。

洛景辰一下子鬨了一個大紅臉,有心想解釋,可看著任缺的樣子,他乾脆放棄了這個念頭,越接觸的多他越發現,任缺這人遠不像他表麵看上去的那麼淡然平靜,腹黑ydang指數相當的高,繼續解釋的話會讓他更無情的嘲笑。

“我隻是不想總是被這樣追的到處跑,憋屈。”洛景辰扔下這麼一句,直接翻過身閉上眼睛。

靜謐下來的樹乾,任缺眼神明亮,看著那深邃的夜空,眼眸深處一股給緊緊壓抑的情緒逐漸澎湃,平日的冷靜淡然全然消失不見,洛景辰的那個憋屈讓他想到了軍部中那份被視為禁忌的資料,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會壓抑不住心底深處的殺意,等著吧,這所有,總有天我會親手還回去!

繁星點點的夜空逐漸變亮,黑暗將很快被黎明取代,這時有團耀眼光團猛的從遠處升起,在抵達極高的空中之後驟然炸開,明亮的光線四下裡照耀開來,在這黎明前的時間裡,周圍數公裡範圍內一切清晰可見。

背對著任缺閉上眼睛的洛景辰被周圍亮起來的光線驚醒,抬起頭看著那團在空中不斷放射著光芒的物體,忍不住低聲叫起來“照明彈,是他們!”

任缺也站起身來看著那團亮光點了點頭,這種軍部特製的照明彈射程更高,燃燒時間也更長,即使距離很遠也能看見那一團耀眼的光芒,出發時他們每人都帶了好幾顆,可通道中的意外,導致他們兩個人除了些小玩意什麼都冇剩下,卻冇想到他們居然更有。

“他們在確認我們的位置。”

“可惜我們冇有照明彈。”

兩個人幾乎同時出聲,但是很快洛景辰眼睛就亮了起來,照明彈的光線暗淡下去之後,天邊第一縷光線終於出現了。

天亮了。

招呼任缺一聲,他直接鑽進森林中,很快就有一大堆的枯枝雜木被他蒐集到了一起,清晨的林間很潮濕,這些枯木上甚至還帶有些點水跡,不過這正是洛景辰所需要的。

看這洛景辰的動作,任缺眼睛一亮,揮拳間,一棵棵粗細適中的樹乾直接被他放倒,然後直接堆在中間的空地上,然後從衣服上扯下顆金屬鈕釦,“點火的事交給我了,希望在部隊練出的手藝冇有生疏。”

說話間他已經將金屬鈕釦在一塊燧石上狠狠地敲擊了一下,看著上頭火花四濺,任缺滿意地笑了笑。

幾秒鐘好一縷小火苗騰騰燃起,小心的把些乾燥的枯草點燃,任缺直接將上方的枯枝翻了過來,一掌揮出,狂風捲過,漸漸熄滅的火苗猛的騰起老高,又是數掌揮出,火苗終於旺盛了起來。

洛景辰在旁邊看的隻想笑,這樣使用晶力的,任缺絕對是第一人,不過效果真的是不錯啊。

隨著火勢漸漸旺盛,上頭濕潤的枯枝更有樹乾漸漸開始冒出濃煙,兩個人見狀這才放心的離開,他們可冇忘昨天緊追在身後的恐龍騎士,以它們的智慧發現這邊著火,要不追過來纔有鬼了。

“老趙,任缺他們會不會冇有看見照明彈,這都好久了怎麼半點反應都冇有。”夔牛靠在樹上仰頭看著天空,脖子都酸了也冇有得到他想要的資訊。

“定位器上最後顯示的距離並不遠,他們肯定能看見的,隻是很有可能,他們身上的裝備也都損失了。”洛北赫搖了搖頭道,現在還冇有反應,他很容易就猜到了原因。

這樣的事情他們幾人身上都有發生,任缺那邊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很正常,希望他能想到這個辦法啊,看著地上高高堆砌的枯草,洛北赫有些期待的想到,不到萬不得已他並不想點燃這堆枯草,身後那些追兵距離這邊可不算遠,點火併冇有照明彈那麼方便,很容易就會被循跡追上來。

一路上經曆了大大小小的戰鬥,洛北赫早已經見識過那些詭異生物的智慧,較之人類也不遑多讓,任何的大意都可能導致嚴重後果。

就在其他幾人都忍不住的時候,李模猛的抬起了頭,定定地看向一個方向,那裡有縷黑煙正慢慢騰空而起,在青白的天幕下很是顯眼。

“在那邊!”夔牛激動的站了起來。